主页 > 沉香手串价格 > 沉香木金丝楠木堪比

沉香木金丝楠木堪比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4月26日

  沉香一直有着“植物中钻石”之说,资源的稀缺性致使沉香的价格飞速飙升,好的沉香已经涨到1000元以上/克,沉香中的奇楠价格已经达到平均万元每克以上,整体涨幅超过了30%,越来越多的收藏爱好者闻香而动,纷纷介入沉香投资收藏市场。

  沉香以油脂致密、点燃后香气浓厚为佳。沉香分为一、二、三等级,除此而外,有一类特殊的品种称奇楠沉香,是沉香中的极品。多数沉香不点燃时几乎没有香味,但棋楠不用炙烤就能散发清淳香甜的气息,点燃后,能让人从头到尾闻到5道不同的香味,而且穿透力强,飘荡在空中久久不会散去。如产自越南庆和、宁顺、林同三省交界的芽庄顶级白棋楠,目前国际市场的行情可达每公斤十几万美元以上,做成的串珠和雕件,更加珍贵。

  金丝楠是我国特有的珍贵木材,学名“桢楠”。将金丝楠切开、简单的打磨后,放在阳光下,从不同的角度看,它的表面会呈现金丝浮现、移步幻影的立体效果,同时还会散发出淡雅幽香的味道。而金丝楠乌木就更加珍贵了,它是金丝楠木生长几百、上千年后,由于地震、泥石流等地层变动,被埋在地下几千年、上万年而形成的特殊木材。它还叫金丝楠阴沉木。近些年,金丝楠乌木已成为收藏投资市场最火爆的木头之一。

  许多年前,乡民们挖出金丝楠木经常用来烧火,几千元一车都没人要。但2011年以来,金丝楠行情突然爆发,金丝楠乌木一度成为最疯狂的木头。到2013年高峰时,市场上一根金丝楠乌木的价格,已经从最初的几万元,炒到了几千万元的天价。

  3 有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长村民与记者攀谈起来,他们说,在上世纪打捞出水的大量阴沉木,当时并未引起有关部门关注,谁家打捞上来,就锯成板材使用,也有不少阴沉木被人买走,但价格并不高,仅仅几十块钱一个立方。

  “两年前发现的这批阴沉木,村民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说政府要收走,说是国家的资源。”一名村民说,至今还有几户村民不服,在与政府打官司。因为当时纠纷没处理好,所以有100多棵阴沉木没拉走,当时不少城里人和外地人纷纷来参观阴沉木。

  “2010年的下半年,还来了一位台湾人,听说是一家大公司的。他提出以5000块钱一公斤的价格买走这些古木,但因为村民与政府之间的纠纷没搞清楚,所以谁也不敢卖。”村民们说,按照台湾人的开价,当时每棵树平均都能卖一两百万。

  记者上网查询了阴沉木的市场价格,据网上公开的数字,真宗阴沉木市场价在每公斤3000-10000元。

  村委会胡主任刚上任才一年多,她说,知道部分阴沉木堆放在那片菜地,但具体有关情况她并不清楚,也没有过问,因为这些阴沉木并不属于村里所有。

  “之前我们使用了遮阳网,但后来遮阳网坏了,加上这些阴沉木是属于政府的,我们也就没有管,也管不着。”村委会治保主任张乾庆一直在处理与阴沉木有关的事情,他认可这些留存的阴沉木已经大量开裂和损坏的事实。

  张乾庆强调说,他们也很无奈,阴沉木具体由安庆市国土局负责,跟村里没关系。

  关于阴沉木的保护问题,袁江村的一名村官则认为,出水的阴沉木应集中在袁江村就地保护为宜。安庆长江段的阴沉木很多,袁江村又有着得天独厚的长江资源优势,在袁江村建一座阴沉木博物馆,便能更好地在原地实现整体保护。

  记者了解到,针对阴沉木的保护工作,中国矿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梁汉东等一批专家学者曾专程赴安庆实地考察,进行了分析研究。

  梁教授等人认为,安庆上岸和未上岸的古木总量可能是全国最大的,远超成都金沙遗址乌木林的体量,留在水下的阴沉木更为丰富,可考虑暂停打捞,留在水下同样也是一种保护。阴沉木对于研究长江中下游气候与环境变化意义重大。

  22日下午,记者来到该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科。就如何保护这批阴沉木,该科孙科长也感到为难。据其介绍,在这批阴沉木出水之后,市里曾提出让林业部门负责保护处理,但林业部门表示反对,理由是他们的职责只管活树不管死树。最后市里交由国土资源局来处理,但这也很尴尬,阴沉木明显不算矿产资源,也不算化石,矿产资源科实际上也无权管理。

  在中国民间,阴沉木即炭化木,蜀人称之为乌木,西方人称之为“东方神木”。 阴沉木自古以来就被视为名贵木材,稀有之物,是尊贵及地位的象征。我国民间素有“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的民谚。在古代,达官显贵、文人雅士皆把阴沉木家具及出自阴沉木雕刻的艺术品视为传家、镇宅之宝,辟邪之物。 历代以来,特别是明、清时期,阴沉木尤其成为各代帝王建筑宫殿和制作棺木的首选之材。在故宫博物院的“珍宝苑”就珍藏有阴沉木雕刻而成的艺术品,可见其珍贵的程度已远远不是一般木材所能企及的,应将之列为“珍宝”的范畴。

  阴沉木堪称植物界的大熊猫,可谓寸木寸金,被海内外誉为“东方神木”。两年前安庆打捞出水数量惊人的阴沉木,引起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在安庆市国土局登记储备的阴沉木数量是152棵,而记者在现场看到的阴沉木不足20棵,除掉已明确运往省博物馆的42棵,尚有近百棵阴沉木去向成谜。

  在现存的阴沉木堆放地点,记者看到了明显盗取的痕迹。一名居住在附近的船员告诉记者,不时发现有人将阴沉木锯走,但从未有人阻止。

  “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一年多前,村里就没再专门请人看守了,请人是要付工资的,这笔钱谁出?”袁江村治保主任张乾庆坦言,当时阴沉木打捞上来后,当地政府提出阴沉木属于国家,让村委员从村民手中收集起来。但听说政府要把这些阴沉木给拉走,村民们就提出要求给予补偿,因为当时没有拿到补偿,就没让拉走。为此村里做了大量的工作,陆续也花去了90多万元钱。

  提供艺术品鉴赏、收购、交易、收藏等综合服务,我们秉承“投资创造价值,价值引领投资”的理念,与50万高端用户共同领略文玩艺术之美。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