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手串价格 > “沉香树杀手”顶风作案再现罗龙涧(组图)

“沉香树杀手”顶风作案再现罗龙涧(组图)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4月27日

  沉香树被不法之徒滥砍已不是第一次,尽管10月晶报刚作了连续报道,但仍有人顶风作案,这些树被砍创面发白,明显是新砍不久的。

  讯 梧桐山画家吕绍武,在记者采访本上,总共写下了32个“正”字,一个“正”字代表5棵沉香树,32个总共160棵,其中15棵完好无损,另外145棵均遭盗砍。时间:12月3日上午。地点:梧桐山罗龙涧。

  今年10月,晶报曾连续报道了梧桐山马水风沉香树遭盗事件,市城管局、森林公安分局和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都表态要加大对沉香树的保护及对盗砍者的打击力度。

  但仅过了一个多月,梧桐山罗龙涧区域又有“沉香树杀手”再次顶风作案,而且破坏规模更大吕绍武记录下的,就是这一令人沉痛的事实。

  罗龙涧位于梧桐山东北部横沥口水库左侧,山脊上就是罗湖与龙岗的区际分界线年立下的界碑。

  从梧桐山横排岭村东南爬上横沥口水库大坝,其左侧山路边不时可发现被砍沉香树,但创口都被水泥封住,这种情况在马水风被盗砍沉香树处也多有发现。经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及森林公安分局证实,10月晶报对马水风沉香树遭盗砍进行连续报道后,森林公安分局及梧桐山管理处已对遭盗砍的沉香树采取了两项保护措施:一是对创面进行消毒,延续树的生命;二是用高标水泥封住创口,使树脂无法分泌,盗伐分子就无法得到其想要的沉香木,从技术层面斩断其利益链。

  从横沥口水库左侧上罗龙涧有两条路,一条路直通山脊,一直往前走,可达大梧桐山顶。这条路侧,偶尔可见被砍沉香树。另一条路在半山腰,入口处荒草齐腰,较难发现,行人较少。循此路前行,发现沉香树分布远较马水风一带密集,但遭盗砍情况也更令人触目惊心。

  梧桐山年轻画家吕绍武带着记者前行,一路指点着遭砍沉香树。记者拍着照片,吕绍武则在记者的采访本上,用“正”字记下遭砍沉香树的棵数。路边被砍沉香树有砍得只剩下树桩的,有砍成月牙形的,还有被砍成几段,抛在半山上的。据吕绍武分析,盗砍分子是要等沉香树被砍伤后,树脂分泌出来,与树身发生生物反应后变成沉香木再盗走。而砍成几段的,应该是准备用麻袋装了偷运下山。

  在一处路段,记者发现山坡上有五六棵沉香树被砍,这是记者发现的盗砍情况最集中的地方。

  一路走过,吕绍武在记者采访本上共写下32个“正”字,一个“正”字代表5棵沉香树,32个总共160棵,其中15棵完好无损,另外145棵均遭盗砍。其中创口发黑的,被砍时间至少在一年以上,属老创口。创口颜色较浅的,盗砍时间估计在数月之间。但有大约30棵创口很新,估计盗砍时间在半月之内,还有一些,创口及锯沫杂尘未染,估计就是近几天所为。

  前段时间,晶报记者采访马水风沉香树被盗现场时,是吕绍武给带的路。这次采访罗龙涧,带路的还是吕绍武。因为,这都亏得他的发现。艺名山子的吕绍武,是平面设计师,同时也是画家。他居住在梧桐山,也不断在这里汲取艺术创作的营养。“我爱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无法忍受坐视别人的破坏。”他说,“我知道自己力量有限,但我必须呐喊,必须尽一份力。”

  10月上旬,记者在吕绍武的引领下,采访了马水风沉香树被盗情况,并在10月11日、12日和25日做了连续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

  10月15日至16日,梧桐山举行艺术节。记者在艺术节现场看到,吕绍武将他所拍的沉香树遭盗砍图片,制成主题为《沉香》的大幅宣传画在艺术节展出,受到参观市民的关注。一位香港画家现场告诉记者,《沉香》是他在本次艺术节上见到的最有思想力度的作品。

  吕绍武告诉记者,他想通过《沉香》告诉人们,人与人之间需要和谐,人与自然之间也需要和谐。“梧桐山沉香树所剩不多,再这么滥砍下去,可能不久就要绝种了。”他说,梧桐山是深圳的母亲山,坐视母亲山被肆无忌惮地破坏,这是深圳人的耻辱。

  10月份记者就沉香树被盗砍进行连续报道,市城管局、森林公安分局及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加大了对沉香树的保护力度后,但事后盗砍分子依然猖狂作案,且愈演愈烈。

  作为职能部门的市城管局、森林公安分局、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在近一个多月里对沉香树都采取了哪些保护措施?日前,记者分别致函给三部门询问情况,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及森林公安分局已予以答复,市城管局到发稿时为止未予回复。

  “由于打击力度的逐渐加大,且时下并非土沉香的盗伐季节,目前尚未发现新砍伐的土沉香。然而,由于梧桐山上土沉香分布范围广、呈零星分布,大多分布在深山密林、人迹罕至的地方,且梧桐山风景区管辖范围较大,工作人员有限,给珍稀树种的保护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难度,不排除一些不法分子还会继续和我们打游击,我们将继续加大巡察、管理、查处力度,一经发现会立即报森林公安分局依法处理。

  为了更加准确地掌握梧桐山风景区范围内存在的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数量、分布等情况,我处已着手组织专业人员在原有记录的基础上,展开实地调查,摸清情况,力求更加翔实准确地掌握植物信息,以利于资源保护,为管理工作提供准确可靠的信息和数据。

  根据以上积极措施实施的情况来看,对保护好梧桐山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起到了较好的效果,防止了资源再被破坏的事件发生。”

  “在10月份晶报连续报道后,分局局长曾建金十分重视并亲自持帅,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一个多月来,分局民警在曾建金局长带领下,积极开展调查,并对树的创面进行彻底消毒,然后用高标水泥封住,阻止创面分泌具有经济价值的香脂,堵住盗伐分子的利益链。由于梧桐山上土沉香分布范围较广,且多在深山密林,人迹罕至的地方,给侦破带来一定难度。尽管如此,专案组仍继续全力排查线索,寻找证据。”(记者 吴建升/文 晶报记者/图)

  这线月份晶报连续报道了,且相关部门也都表示要加大对梧桐山沉香树的保护力度,可仅过一个多月,又有这么多沉香树被砍,盗砍分子摆明是向我们的森林公安叫板呢!盗砍分子的嚣张反映了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有关方面制定的措施给不给力?二是这些措施有没有真正落到实处?

  刑法为什么对梧桐山沉香树的盗砍者不能形成有效威慑呢?有关部门应该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市城管局除了10月25日那次官话连篇的答复外,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领导站出来就此表态,表现得太过淡定了些。

  按照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给记者的最新答复,一个多月来他们都在24小时值守,并派专人巡逻,目前尚未发现新砍伐的土沉香。那么为什么画家和记者,会在罗龙涧发现那么多可能近半月内被砍的沉香树呢?……你能抚着自己的良心说,他们都在真真正正地巡逻值守么?

  为什么会屡屡发生沉香树被盗,而管理处并不知情的情况?是因为作为最直接的责任单位的领导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当”有多少!我想问问风景区管理处主任,你一年上过几次梧桐山?你手下的管理站站长们又上过几次?你们有没有真正去山上搞过调研?

  记者近期就沉香树问题向几个职能部门发了采访函,惟独市城管局一直不予答复,这不是淡定是什么?对沉香树被盗砍这样的大事件,职能部门为什么敢表现得如此淡定呢?就是因为无人被问责。树被盗被砍,随便找个“山高林密难以发现”或“盗砍分子作案没有规律”等借口,责任就推得干干净净。城管局不会追究风景区管理处,也无人追究城管局。无人问责的可怕结局就是,从上到下,没有人真正为保护沉香树负责,最终让这一稀缺树种在梧桐山绝迹。

  沉香树屡屡被盗砍事件,反映了我们相关职能部门的麻木、不作为和责任意识的缺失。强烈建议市监察局介入调查,把沉香树被盗砍中职能部门不作为的情况搞清楚,对查实的不作为或有失职行为的相关责任人,依照相关条例严肃处理。如果能真正撤一些人,查一些人,不信拿不出保护沉香树的好办法!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