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手串价格 > 表面上 夫妻俩在老挝开超市 实际上 他们是走私

表面上 夫妻俩在老挝开超市 实际上 他们是走私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6月24日

  依托在老挝磨丁开发区的超市,马杰(化名)夫妇从当地卷烟厂、免税购物中心等地大量购入卷烟,伪装后通过多渠道向我国各地分销。云南警方历时3个多月,打掉了这个辐射全国的特大涉烟跨境网络走私团伙,抓获14名嫌疑人,目前已查证涉案金额高达1148万余元。

  近年来,卷烟犯罪活动更加多样、隐蔽,越来越多的不法人员选择规模不大的托运市场,采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将大量非法卷烟源源不断销往各地,已严重干扰了卷烟市场秩序和国家税收。对于消费者来说,很多国外产品和我省品牌卷烟外包装几乎一模一样,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出差别。

  8月12日晚11时30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公安局、烟草专卖局、公安边防大队设卡查缉,在小磨高速公路勐仑服务区查获一辆外地牌号的大众轿车。现场查获用15个食品纸箱包装的各种境外品牌卷烟551条。勐腊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解存俊说,货物价值11万元,包括卡斯特、健牌、七星、熊猫、阿里山和碧丝梦6个品牌的卷烟。

  涉案人员姜伟交代,卷烟从老挝购买,准备转手偷运到国内其他省市销售。专案组调取他的银行交易记录、通话记录和销售账本后,身居国外的案件上线马杰夫妇浮出水面。通过调取马杰夫妇出入境等记录,民警掌握了他们涉嫌违法犯罪的活动规律。

  虽然找到了突破口,但嫌疑人长期生活在境外,案件侦办困难,想要让其归案不仅要依托国际警务合作机制,还要有大量翔实而细致的证据支撑。案件引起省公安厅重视,得到出入境、网安等部门的全力配合。专案组先后3次前往境外了解嫌疑人的住所、仓库,获取嫌疑人的近照等资料。

  西双版纳州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罗强说,2013年底,州公安局和烟草等部门曾前往老挝,与老挝北部四省警方会晤,建立了国际警务合作机制。“为及时抓捕马杰夫妇,我们启动了国际警务合作机制,在老挝警方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周密的部署,马杰夫妇被抓获,移交中方。”

  民警告诉记者,马杰夫妇在老挝多年,妻子在磨丁经营超市,马杰在当地治安局当保安。夫妻二人多年经营积累了不少人脉,他们通常的手法是从当地卷烟厂和免税购物中心购入卷烟,拉回超市进行伪装,自己或是通过下线分销。

  马杰夫妇大约在2014年1月开始从事非法经营走私卷烟活动,从银行交易记录来看金额很大。目前已经掌握的省外下线通过网银、支付宝等方式的交易记录有1885笔,涉及四川、湖北、广东、河南、浙江等地,仅近期交易的卷烟就高达7461条。抓获当天,在其仓库和运输途中共查获走私卷烟 2614条。

  姜伟一度成为马杰夫妇最大的分销商。姜伟被抓后,新的分销人员挑起了“大梁”。除了赚下线的差价,马杰夫妇也会直接和快递联系,向国内多个城市分销。

  马杰夫妇在国外主要联系国内磨憨一快递公司,通过这条渠道将卷烟直接送到省外老客户手中。另一条线,姚某是姜伟的驾驶员,每次运输卷烟几乎都由他完成,在边境一带购买香烟后用车拉到景洪,通过打洛某快递、景洪某快递和姜伟的二姐大肆分销。

  负责广东、辽宁市场的吴某和女朋友也从姜伟处拿货。此前的7月10日,吴某因涉嫌同一罪名,被广东揭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其涉嫌从2014年1月至今年8月,分1727次向上线万余元,交易之频繁可见一斑。

  该起案件中,还有4名货车、夜班车驾驶员被另一条线的胡伟所用。胡伟自己有一家快递公司,除了联系业务单干外,他还有一名下线胡明,胡明平时通过网络、微信等渠道进行批发,不少人从他处批发到香烟后,就在景洪市一些景点、江边加价出售。

  民警告诉记者,尽管批发一条烟赚不了多少钱,但数量一多收入也很可观。经调查,该团伙销售渠道覆盖广东、福建、辽宁、四川、黑龙江、湖北、浙江、山西、重庆等多个省市,共涉及37个品牌卷烟,目前已有8人被刑事拘留,涉案金额1148万余元。

  “我起初担心烟被收了无法向货主交代,还在考虑怎么和他们说。但在看守所里看到一些法律书籍后,觉得这次麻烦了!”姜伟20岁,稚气未脱的脸庞和记者四目相对时显得惊慌,很难联想到他竟是团伙的重要成员。警方从姜伟手机上的记账单中,发现其经手卷烟5488条,案值113万余元。

  姜伟是北方人,9岁时父亲过世,跟着母亲改嫁到西双版纳生活,他曾在西双版纳做过洗碗工、服务员和餐厅配菜工,一直住在廉价青年公寓,偶尔回家改善伙食。

  “现在回想起来,在版纳摆摊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姜伟说,19岁那年,他觉得一直在餐馆打工没出息,便在朋友的感染下,自己进些货到景区出售,生意不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一名卖烟的男子,两人成了好友。“他以前就一直在做卷烟批发,估计能赚到钱,出手很大方!”姜伟说,有一次朋友突然有事,让他去帮忙发一批货(卷烟)到广东,他把电话号码留在托运单上,结果从此以后对方都和他联系,就是从这一次开始,姜伟的生意越做越大,许多外省客户都喜欢找他拿货,于是他专门雇了一辆轿车,从景洪到磨憨往返,每次支付驾驶员500元运费,慢慢成为比较有影响的分销商。

  景洪,澜沧江边。晚餐后顺江边漫步,你会看到出售卷烟的摊位零星散布。摊贩所出售的卷烟有蓝色的、白色的、红色的,各式各样,名字更是吸引眼球:“首长专用”“古惑仔”“碧丝梦”“沉香”等等。

  稍加观察你会发现,很多卷烟和国内的品牌极为相像,最让人吃惊的是一款名为“999”的卷烟,外观和国内大重九几乎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国内品牌标识为“99”。商贩告诉记者,该烟是国外生产的,零售价100元一条,买得多可以适当便宜。记者花10元买了1包,吸了一口,浓烈的味道呛得喉咙“不知所措”,连忙吐出,眼睛又熏得睁不开。“什么味道,这烟哪有回头客?”看到记者抱怨,商贩笑着说,“我们不需要回头客!”

  商贩说,景洪游客很多,大家看到新鲜的东西都喜欢尝试。一方面这个烟不贵,买了不好抽也不会心疼,另一方面,来旅游总想给亲朋带点小玩意,很多顾客都觉得烟很合适。另外,这个烟在娱乐场所也卖得很火。

  商贩说,若顾客需要货物量大,可以帮忙托运。记者看到,他们摊位上的烟虽然品种多,但每种只有一条。原来,因为当地烟草部门经常来检查,如果发现会被处罚,商贩身边不会放太多烟,但只要顾客需要很快就可以拿来。“碰到检查也容易抽身些,被没收就亏了!”商贩说。

  我国对走私卷烟管理很严格,但由于西双版纳特殊的地理位置,想杜绝走私烟进入极为困难。首先是和老挝、缅甸接壤,沿途便道很多,两国间人员交流频繁。其次,涉烟违法活动已有非法自运向非法托运迅速转移的趋势。民警告诉记者,在这起跨境走私案件中,物流行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由于托运隐蔽性强,查处和定罪难度大,已成为近年来涉烟违法犯罪的一种主要运输途径,且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态势。

  民警的说法在记者的暗访中得到印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记者对全县5个托运部进行了暗访。位于勐腊县新城区的圆通速递,铺面不算大,但内径很深,几名工作人员正忙着装箱打包。“我有些烟想托运到上海,可以吗?”“可以!”对方回答很干脆。接待人员介绍,他们这里全国各地都可以发,每条烟的运费根据目的地远近从10元至15元不等。“发货数量有没有要求?”“以前宽松一点,可以十件几十件地发,现在沿途查得紧,每次只能发2条,多了的话检查发现就会被没收。”

  如果一次要运多条怎么办?其他几家托运部给出了答案:可以多联系一些托运部,每家“走”几条;也可以多写几个收货人的地址,或者多找几个人来发货。“总之查得严,大家都要小心谨慎,我们以前就被处罚过。”

  勐腊县烟草专卖局卷烟市场管理网格责任人郑加平说,不法人员利用网络销售或变相销售烟草专卖品,主要通过销售网站、网络店铺、各类论坛、QQ、微信等信息平台打着所谓的“内部专供”“军需特供”“高仿真产品”“首长专用”等幌子,走私卷烟和雪茄烟,目前勐腊县涉烟违法行为有所增加。

  郑加平说,我国对邮寄烟草制品实行限量和邮寄证明制度,邮寄卷烟、雪茄烟每件以2条(400支)为限(二者合寄时亦限2条)。邮寄烟叶、烟丝每件以5公斤为限(二者合寄不得超过10公斤)。邮寄烟草及其制品,每人每次限寄1件。

  郑加平说,目前法律对网络涉烟监管还相对欠缺。虽然规定任何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通过信息网络销售烟草专卖品,但处罚难度较大。“单笔交易金额非常小,大多数交易在1000元以下,上万元的交易不到1%。人家一两百元的交易,你找人就很困难,找到了人家又不配合你,取证也麻烦。”

  西双版纳州烟草专卖局局长尤辉说,因为利益的驱动和托运行业的飞速发展,加快了非法卷烟的流通速度,涉烟违法分子利用客运车辆、物流公司,伪装、违法托运、邮寄烟草制品,实现人货分离,简单快速将非法卷烟流向各地区,隐蔽销售。托运售假越来越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很多物流公司相关人员在利益的趋势下,忽视了对托运物品的确认和检查,为假烟的流通提供了“绿色”通道。部分物流公司甚至以“有外包装的货物无法开箱检查”的行业规则为借口,帮助不法分子运输卷烟,使这些假烟明目张胆地通过物流快递渠道流向市场。

  另外,非法售假分子在向物流快递公司办理托运手续时,所交寄的卷烟都是经过精心改换包装的,有的分盒拆装化整为零,有的把假烟装在印有电器、杂货等其他商品标识的包装物内,有的把假烟同其他物品混装。检查人员不经过专业仪器测试或完全拆包查看,就很难查出其中隐藏的真正物品。

  另一个查处难点是,非法物流快递卷烟常跨区域作案,而烟草执法部门通常只能在本地执行检查。

  尤辉说,除了履行好烟草部门的职能外,还要进一步完善和公安、工商、交通、邮政等职能部门联合执法合作机制,相关部门应当加强将物流行业监管,加大处罚力度,鼓励民众积极提供线索,并引导大家从正当渠道购买卷烟。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