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鉴定 > 浅谈古今沉香历史渊源

浅谈古今沉香历史渊源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2月22日

  在汉代,官员上朝要随身配香,向皇帝奏事还有人口含沉香,以出口臭;邻邦诸国竞相进贡异香。在汉代宫廷,还出现了能直接放在衣物中熏香的“香笼”,以及能放在被子里的被中香炉等。富贵之家以燃香熏染王孙公子的丝袍及高人雅士在隆重集会里所穿的贵重衣物,他们认为经香薰过的衣物,可以增加高贵的品质,并以香味留存在衣物上的时间长短来判断香之等级与价位。西汉至三国时期,熏香之风在宫廷和上层贵族中盛行,皇帝的宠妃和贵妇以香汤沐浴,并早晚在居室厅堂熏香;在各式宴会庆典场合中,也焚香助兴,还请专人负责焚香事务。不仅有熏烧的香,还有各式各样精美的香囊香袋可以佩挂;在制作点心茶汤、墨锭等物品时也会加入上等香。在古代,帝王登基或册封太子的典礼中都使用香祭拜祖先、天地与,尽显神圣庄严与虔诚。

  隋唐时期,国为强盛,香不仅用以佩戴、含服、熏烧,更出现以香涂抹墙面、构建楼阁等奢侈之举。相传梁武帝时,曾以沉香祭天。

  明代吴大震《广艳异编》有一个题为“奇宝”的故事:“有浙人下番,以货物不合,时疾疢遗失,尽倾其本,叹息欲死于海。客同行,慰勉再三,乃始登舟。见水濒朽木一块,大如钵,取而嗅之颇香,以为必香木也,漫取以枕首。抵家对妻子饮泣,遂再求物力,将为明年图。一日邻家秽气逆鼻,呼妻以朽木爇之,则烟中结作鹭鸶,飞至数丈乃散,大以为奇,而始珍之。未几,宪宗皇帝命使之求奇香,有不次之赏,其人以献,授锦衣百户,赐金百两。识者谓沉香水次,七鹭鸶日夕饮宿其旁,积久精神晕入,因而结成行云。”

  故事大体是说,浙江有个人到他国行商,因货物不合乎顾客的需要,又逢他自己生病,弄得本钱全部亏掉,他心情十分郁闷,差点儿投海自尽。同行的船客劝慰再三,商人才转过年头登舟返乡。上船前,见海边有一块朽木,大小如饭碗,闻起来挺香,以为是香木,便随手带上船当枕头用。他回到家见到妻子,还是悲伤不已,但也就只能再积攒货物,为下一年的生意做打算。有一天邻居家臭气飘来令人掩鼻,商人突然想起那块香木,于是叫妻子点燃那块香木以除臭气。谁知香木飘出的青烟中幻化出了七只鹭鸶,飞到数丈高才消散。于是商人大为惊奇,将香木珍藏起来。不久,宪宗皇帝名人寻找奇香,能献上奇香的人会得到重赏,商人就献出了这块香木,得到了皇帝赐的锦衣,官封百户,赏金百两。有识货的人说这香木其实是沉香,因泡在水中,有七只鹭鸶日夜都在它边上饮啄睡眠,时间久了,鹭鸶的音容笑貌便被这块充满灵性的沉香印记在心,因此才能幻化出七只鹭鸶的形象并显现出来。这个玄妙的故事展现了沉香的宝贵和神秘,也启示人们:只有皇家贵人,才用得起沉香。

  事实上,沉香自古就属皇家珍藏,多为皇宫庙堂和达官贵人所拥有,最好的沉香往往都归于皇室。

  魏晋时期,随着道教、佛教的繁荣及文人逸士清淡雅集的盛行,香文化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寺庙用香及豪门贵族、文人用香已为常事。隋唐时期,用香之学得以完备并形成了独立体系,焚香专用之炉具、工具、香仪等也相应成熟定型。五代、宋、元至明、清,流行烧香薰——熏香文化成为僧侣道士、文人墨客、皇室贵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雅事。

  唐宋文人生活中有品香、喝茶、插花、挂画四般雅事,品香排在第一位。唐宋文人留下了大量吟诵香的诗词,如王维的《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榜衮龙浮。”杜甫的《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白居易的《后宫词》:“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李商隐的《烧香曲》:“八蚕茧绵小分炷,兽焰微红隔云母。”五代罗隐的《香》:“沉水良材食柏珍,博山炉暖玉楼春;怜君亦是无端物,贪作馨香忘却身。”宋代欧阳修的《一斛珠》:“愁肠恰似沈香篆,千回万转萦还断。”黄庭坚的《帐中香》:“百炼香螺沉水,宝薰近出江南;一穟黄云绕几,深禅相对同参。”李清照的《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陆游的《烧香》:“一寸丹心幸无愧,庭空月白夜烧香。”文人雅士喜爱香文化,还缘于其另有一种精神价值,即他们更推崇一种清香四溢的精神境界、人格风标,也就是说在清净悠远的氛围中提升生命境界,心灵随着屡屡不绝的馨香起伏、盘旋,直入天宇。花香人影太匆匆,唯有心在香中浮动。

  在宋代,由于士大夫崇尚高标准的物质生活,又着力从精神层面倡导和提升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琴棋书画香酒茶等,故他们完成对沉香文化的奠基,同时也创造出很多诗词、文章、艺术品等文化瑰宝,不少品香楼宇成为上层人士的集合场所,尤其是文人雅士、达官贵族等频繁出入,相聚品香、赏香——以香会友、以香悟道,这些人士在品香过程方面大做文章,致使对香的认识成为这些人生活中基本必备的常识,因此品香在宋代真正成为文人雅士们静心契道、品评审美、励志瀚文、调和身心的必需。中国沉香的沿袭发展之所以能够拥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高度的艺术品质,宋代文人雅士功不可没,并且最能代表中国香文化整体特色的也正是文人的香。

  从宋时起,文人雅士不但品香吟香,而且广罗香方,并亲自研究制作合香、香丸、香饼等,形成了香学的研究,至今留存有宋代陈敬的《新纂香谱》、宋代洪刍的《香谱》、宋代叶廷珪的《名香谱》、明代文震亨的《花物志香茗》、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等香学专著及文人雅士品香之学。

  苏东坡与海南沉香,苏东坡虽然出生在四川,但他与海南沉香却有缘。缘起于他晚年被朝廷贬到惠州后,再被贬到当时被称为“南荒”的海南岛。因此,流传下来一段文化名人与沉香的佳话。

  沉香树是海南的独产,是珍贵的香料与药材。《舆地纪胜》说:“沉香,出万安郡(注:今万宁市),一两之值与百金等。”一两值百金的高昂价值,使沉香称为海南岛上的宝贝。苏东坡在《沉香山子赋》中赞道:“既金坚而玉润,亦鹤骨而龙筋。为膏液之内足,故把握而兼斤。”

  苏东坡发现海南香多,而且不少人以香为业。因此,他在《和劝农》诗序中曰:“海南多荒田,俗以贸香为业。”尽管当时沉香生产繁荣昌盛,“环岛皆有之”,但是沉香生产周期长,苏东坡以敏锐的目光,洞察到“贪人无饥饱”,狂砍沉香取利,一定会造成严重后果。

  海南沉香的高价使沉香为名所累,求者贪婪无度,在利益的驱使下,砍伐沉香渔利者不断,有的还重金贿赂黎人为之砍伐。目睹沉香被竭泽而渔,苏东坡坐不住了,他作为抨击乱砍沉香的行为,诗曰:“沉香作庭燎,甲煎纷相如。岂若注微火,萦烟袅清歌。贪人无饥饱,胡椒亦求多。朱刘两狂子,陨坠如风花。本欲竭泽渔,奈此明年何?”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