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鉴定 > 真假沉香木 线名被告人命运 同一批被盗沉香木价

真假沉香木 线名被告人命运 同一批被盗沉香木价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3月08日

  一批沉香木被盗后,几名窃贼悉数落网。对于所犯的盗窃罪名,几人表示无异议,可几人却对被盗物品的价值产生了怀疑。

  失主张勇报案称,失窃的沉香值两千多万元,从中缅边境购买。而价格认证部门鉴定,失窃的沉香价值500多万元。由于盗窃罪的量刑由犯罪数额决定,一心想为被告人“洗冤”的亲属们在案发后,将遗留在查案现场的沉香木小件送检,却得出了“沉香木造假、一文不值”的结论。

  家属们希望,法院对被盗物品价格进行重新鉴定,以便对几名被告人作出正确量刑。而一直以来,他们的请求未获允许。

  听说同村村民张勇购得一批价值连城的沉香木,价值两千多万元,今年初,想借此“发财”的大理云龙县漕涧镇村民杨杰和张震商议,准备邀约伙伴盗取沉香木。经过一番谋划,5月1日凌晨两点,张震、杨杰及3名同伙将张勇存放在仓库里的100多公斤沉香木窃取。发现财物丢失后,张勇向公安机关报警,没过几天,藏在杨杰家的沉香就被警察查获。

  几人也相继落网。10月13日,大理州检察院以5人犯盗窃罪提起公诉。由于盗窃罪的量刑由赃物价格决定,沉香的价值决定了几人的命运。而关于沉香的价值,各方说法不一,失主张勇称,失窃的沉香价值连城,值两千多万元,而在案发后,一心为被告人“洗冤”的亲属将沉香木残渣送检,却又得出一文不值的结论。

  在大理州检察院的公诉书中指控,由于持有人无法提供沉香木的来源,公安机关委托云南云林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盗的沉香木为瑞香科白木香,俗称“土沉香”木材,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经大理州发改委价格认定中心鉴定,被盗沉香木价值541万元。

  沉香木究竟值多少钱?被告人亲属将沉香木残渣送检,却又得出该批次沉香一文不值的结论。

  杨杰的妹妹杨燕说,沉香木偷来后,藏匿在哥哥家里。“被抓后,我在警方搜查赃物的现场找到了该批沉香木的遗留小件,并以做生意购买的沉香木为由,到西南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室(云南云林司法鉴定中心)请专家邱教授进行鉴定。其鉴定结论是:瑞香科白木香,俗称土沉香木材。”

  该“物种鉴定报告”上,明确备注着,送检样品为人工伪造,“送检样品未结香,经燃烧试验,无沉香特有香味,表层为一层油状物,为人工涂刷物。”“拿鉴定报告时,鉴定人邱教授告诉我,送检的沉香木未结香,一文不值,存在人工造假。”他说,沉香和沉香木差别很大,沉香贵比黄金,而未结香的沉香木在价值上来说就是一般的木材。

  事后,杨燕向云龙县公安局、云龙县人民检察院申请对被盗物的价格重新鉴定,但均被回复:“检材真实,鉴定程序合法,不予重新鉴定。”

  12月2日,大理州中级法院在云龙县法院对案件进行了审理。杨杰的辩护人栾律师说,庭审中,5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犯盗窃罪没有异议,但一致反复请求法庭对被盗物的价格重新鉴定。

  “盗窃罪中,数额认定错误,就会导致定罪和适用刑罚幅度的错误。”栾律师说,在了解到杨燕获得的鉴定报告后,他在案件开庭审理前,以“杨燕提供的鉴定意见书与涉案物品相关,以便法院查明案件事实”为由向法庭递交书面请求,提出杨燕出庭作证。但法庭以“鉴定意见书经调查鉴定机构不具备鉴定资质”予以拒绝。

  对比杨燕送检的及公安机关送检的两份鉴定意见书,其中鉴定结论中都有对两份送检品为“瑞香科白木香,俗称土沉香木材”的结论。鉴定地点也同样一致,标注有“西南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室”的字样,而两份送检鉴定,鉴定人都是由西南林业大学的邱教授鉴定且签章的。

  而两份鉴定报告看下来后,不同之处在于,公安机关送检的单位签章是“西南林业大学云南云林司法鉴定中心”,且鉴定结论当中指明“送检品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而杨燕送检的单位签章是“西南林业大学木材科学研究室”,当中并没有指明送检样品是否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此外,杨燕的送检结果中还多了项“备注”的情况说明。

  “我送检的沉香在公安查案现场收集,和公安机关送检的沉香属同一批次,并且,鉴定机构同为云南云林司法鉴定中心,且鉴定专家都是邱教授,怎么我送检的鉴定机构就不具备鉴定资质?既然未结香的沉香木一文不值,那么价格认证中心怎么得出了价值540多万元的结论?本案中所涉赃物还在公安机关,被盗的沉香木是否属于造假品?完全可以再次送检,作进一步鉴定。”杨燕说。

  “沉香木和沉香是两个天壤之别的概念。”栾律师说,被盗物品的价格决定了5名被告人的命运,但他认为,失窃物品为沉香木,没有结香,不能以沉香木的价格来估算价值。那541万元的价值如何作出?公诉书中指出,赃物经云南云林司法中心鉴定,经大理州发改委价格认证中心鉴定。

  在该份价格鉴定结论书中写明,“由于该木材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经咨询相关专家和经营人员,土沉香在市场上交易价格的综合取值为42500元/公斤,本案被盗土沉香木材总重量为127.3公斤,鉴定价格为541万元。”

  而栾律师说,大理没有沉香木交易市场,在庭审中,他向公诉机关指出,结论书中关于价格鉴定仅仅是文字性的描述,没有价值依据资料佐证,该鉴定结论纯属凭空推断,不可靠,不能作为该案的定案事实依据。

  而栾律师提出的辩护意见遭到了公诉人的反驳。公诉人认为,沉香木是珍贵物品,鉴定人员不仅在大理调查,还去瑞丽进行了解,综合各地价值后取中间价,其鉴定合法、有效,并且,大理州发改委价格认证中心具有价格鉴定的资格,其鉴定合法、有效,不同意重新鉴定。

  当天的庭审,公诉人没有当庭发表量刑意见,法庭也没有当庭宣判。而家属们表示,5名被告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关系到5个家庭将来的命运。“赃物的价值决定了5个人命运。”家属们无望地表示,“要是赃物一文不值,5名被告人就能少判几年。但如果赃物如检察院所说,价值几百万,那几人的下半生将在牢里度过。”杨杰的妻子说,决定审判结果的,是鉴定报告上对赃物价值的认定。“两份鉴定对赃物的认定天差地别,就像沉香和沉香木的区别,是差别巨大的两个概念。”她希望,法庭能够对赃物的价值进行重新鉴定。

  栾律师说,“在处理盗窃案件时,必须重视和注意数额认定这一重要环节,真正做到合理,准确,以对几名被告人作出正确的定罪量刑。”

  昆明一位李姓法官介绍:盗窃数额在定罪和适用量刑幅度上都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能否正确认定盗窃数额是能否正确定罪量刑的关键”。

  “如果公诉机关连赃物的价格都不能确认,就无法对几名被告人作出正确的定罪量刑。”可对于家属们提出的意见,李法官认为,由于本案失窃的沉香木在案发后已被公安机关查获,只有警方有权通过提取赃物,并将检材送到具备资质的鉴定机构,得出价值结论。只要送检程序不违法,鉴定机构、鉴定人具备鉴定资质,那法院一般不会启动重新鉴定。“况且,家属提供的检材来源是否合法?是否为赃物部分?是否属于同种检材?公安机关无法确认。”

  “重新鉴定申请一旦被法庭否决后,被告人及辩护人就很难启动重新鉴定。”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尹德周律师认为,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即会对赃物价值进行鉴定,侦查机关会将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也有权申请重新鉴定或者勘验,但须取得法庭的同意。

  “如果审判人认为重新鉴定无法影响案件事实,作出否定意见,那么除非被告人、辩护人能证明公安机关鉴定的程序违法,或鉴定机构及鉴定人不具备鉴定资质,不然,很难申请重新鉴定。”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