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鉴定 > 诏安沉香客期盼科技来添“香”

诏安沉香客期盼科技来添“香”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4月17日

  技术攻关过程中,王廷培发现,照搬传统茶叶制作工艺生产出来的沉香茶,口感发苦发涩。他请来了茶叶专家充当外援,重新试验生产工艺。为了给自家的沉香茶闯市场增添更多筹码,王廷培决定搭上诏安被认定为“中国海峡硒都”的顺风车,开发富硒沉香茶。

  沉香与沉香木不同,沉香由树体分泌的树脂聚集而成,沉香木指的是树体木质部分。图为沉香木制成的工艺品。

  所谓沉香,即沉香树树心等部位受到外力侵害,或真菌感染刺激后,树体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分泌出大量带有浓郁香味的树脂并聚集于伤口周围,天长日久,便结为沉香。

  沉香,向来是名贵的代名词,沉香树更被誉为“黄金树”。沉香不仅被广泛用作名贵中药材,还被用于保健品、高级香料、化妆品和工艺收藏品等领域。但由于野生资源日趋匮乏,人工种植又步履迟缓,沉香在国内外市场上始终是稀缺品。

  2008年,王旭聪与沉香结缘。当时,刚中专毕业的他,正在上海学做花卉生意。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走进一家沉香展览馆,领略到沉香手串、沉香酒、沉香烟丝、沉香筷子等沉香和沉香木制品的风采。更让他感到“活久见”的,是沉香高昂的价格:“普通药用沉香的市场价为每克300元上下,而品相好的高级沉香,甚至可以卖到每克5万元的天价。”

  历史上,国内野生沉香树在两广、海南等地广泛分布。但近年来,由于大量的人为砍伐,而沉香树的自然繁殖率低下,野生沉香资源日渐难以为继。1999年,我国唯一的沉香品种——白木香便被载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

  人工培育成为突破野生沉香树资源瓶颈的不二法门。由于沉香结香周期至少需要10年以上,回报周期漫长,经营风险大。在王旭聪引种沉香树之前,福建的沉香树人工种植几乎空白,仅有零散试种者。当前,我国70%以上的沉香药材依赖海外进口。巨大的市场缺口,让王旭聪看到了市场前景。

  闽南地区是否适合人工种植沉香树呢?2009年,王旭聪和父亲前往广东、海南两地,向当地“沉香客”取经。当年,他们从海南购进了1万多株白木香苗。为了试验适宜的种植环境,他们将这批树苗分别种在同镇的礤岭村与上洋村。前者海拔近300米,后者近600米。结果,礤岭村的沉香苗成活率超过90%,上洋村的5000多株树苗几乎全军覆没。

  “沉香树喜热怕冷,适宜种植在海拔500米以下的气候温热地带,一年中的霜冻期不能超过半个月。”摸清了沉香树的习性,王家父子有了底气。第二年,种植面积便增加至100多亩,如今,恩旺家庭农场种有500多亩沉香树。

  漫长的生产周期一直是制约沉香产业化发展的绊脚石。据悉,人工结香需要在沉香树生长8-10年后进行,要结出符合质量标准的优质沉香,又需要数年时间。这意味着,一株沉香树至少要12-15年的时间才可能给种植户带来回报。这让不少农民望而却步。

  “在沉香上市之前,这500亩沉香树需要投入上千万元的前期成本。”王旭聪和父亲王廷培算过一笔账。

  父子俩决定,在沉香树上寻找其他利润点。首先进入他们视野的,是沉香叶。“沉香叶资源丰富,一年可采摘两季,能否物尽其用呢?”王廷培在查阅资料时发现,沉香叶被认为具有抗炎、镇痛、降糖等多重功效,若将其开发成茶叶或保健品,市场前景可期。广东和港台地区,早有开发沉香茶的先例,只因受制茶工艺所限,市场认可度并不高。有着多年乌龙茶种植和生产经验的王廷培,决定发挥老本行优势,开发沉香茶。

  技术攻关过程中,王廷培发现,照搬传统茶叶制作工艺生产出来的沉香茶,口感发苦发涩。他请来了茶叶专家充当外援,重新试验生产工艺。为了给自家的沉香茶闯市场增添更多筹码,王廷培决定搭上诏安被认定为“中国海峡硒都”的顺风车,开发富硒沉香茶。

  2013年,恩旺家庭农场出品的“富硒沉香茶”成功上市,口感媲美传统茶叶,并拿到了国家专利局的专利号。去年一年,沉香茶总销量近1000公斤。按照规格差异,每公斤市场售价从1200到3600元不等。

  尽管如此,村民对规模种植沉香树仍然心有疑虑。为此,王旭聪采用茶园套种沉香树的模式,引导村民主动参与。

  “礤岭村全村乌龙茶园面积超过6000亩,每亩只需套种二三十株沉香树,既能够减少成本压力,又能够改良茶园土壤结构,促进茶叶增收。”王廷培表示,沉香树具有保持水土、涵养水分的作用,还是优良的绿化树,对于套种模式,村民大多乐见其成。

  目前,秀篆镇已有不少农户成为跟随者,全镇跟种沉香近500亩。按照王家父子俩的计划,未来几年内,恩旺家庭农场的沉香树种植规模将扩大至2000亩。

  最近,只要一有空,王旭聪父子俩便往海南,以及漳州科技与农业部门跑。尽管离沉香树结香还有多年时间,但他们已开始钻研人工造香与采香技术。

  “未来,我们主要瞄准沉香药用市场,只要能产出优质沉香,便不愁销路,但技术一直是个难题。”王廷培表示,沉香树自然结香的概率很低,只能通过砍伤、打洞、真菌接种、细菌输液等人为处理,树体才能够在伤口及其周围逐渐形成树脂,但技术难度大,技术普及度并不高。

  “虽然我们从事沉香种植已经多年,但还是门外汉,许多技术问题尚未解决。”王家父子俩希望能有更多的科技支持。

  沉香树被认为全身都是宝,能够实现“变废为宝”的不仅仅是沉香叶。比如,沉香种子含油率高达71.7%,出油率超过50%,可用于榨油,应用于制造肥皂、润发油和鞣皮革油。种子油脂亦有显著的药理活性,同样可开发成药用品和保健品。此外,沉香树的茬枝可做香料,花朵可做花茶,根茎也可入药……但由于新产品开发需要技术与资金支持,尽管心向往之,王家父子俩尚未对沉香树其他部位进行开发利用。他们认为,沉香树的综合开发利用,光靠农户行不通,这些都需要科技力量的支持。王廷培希望科技部门能够增强研发力度,并对农户给予技术帮扶。

  事实上,即使是作为药材,近年来,相关的研发也极其有限。业内人士认为,在大力发展沉香种植的基础上,也应该积极开展沉香药物制剂研发,开发药用沉香的新功效、新用途,研制出更多沉香药物制剂,让其真正物尽其用。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