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鉴定 > 百万沉香失窃之谜

百万沉香失窃之谜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5月08日

  酒店监控画面显示:刘某正在用钥匙开门(左图),刘某带着挎包和密码箱走出酒店客房(右图)

  尽管它看起来就像坚硬黝黑的石头,其貌不扬,但古玩商家通过它散发出的味道,分析它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这块沉香的拥有者是江西古玩商家张某文,在海口古玩朋友王某友的牵线搭桥下,张某文来到海口,准备找买家出售这块沉香,出价两百万元。

  2014年1月11日,就在两人到饭店吃晚饭的时间里,放在酒店房间的百万沉香竟然不翼而飞,警方技术人员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破案线索。

  百万沉香是否存在?难道是张某文监守自盗吗?监控拍摄到一名男子曾在案发时间进入张某文的房间,他做了什么?留下一连串百万沉香失窃之谜。

  江西人张某文通过王某友得知,在海口有出售沉香木的机会,便将自己抵押借款买来的一块7公斤重的沉香带来海口。在助理的陪同下,张某文带着准备出售的沉香木、花梨木工艺品及玉器,于2014年1月9日凌晨到达海口。

  在海口给张某文牵线搭桥的朋友王某友事先为张某文订房——位于海口市龙华区华发大厦某宾馆2608房。张某文走访了海口东湖等古玩市场,两天内都没有找到买主。

  1月11日晚,王某友约张某文到酒店附近的饭店吃饭。当张某文酒足饭饱返回房间时却傻了眼:装着沉香、花梨木等财物的行李箱和背包已经不翼而飞。

  张某文当即报警,称“丢失了价值两百多万的沉香等一些古玩”。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民警迅速赶至现场,着手调查侦办案件。

  然而,技术人员在现场勘查后,竟然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线索:没有嫌犯的指纹,客房内物品也没有翻动的痕迹。

  当时专案组分析认为,这个案件的百万沉香是否真的存在,或是张某文监守自盗,报假案以掩人耳目?

  为此,民警分组展开调查。经过一番调查核实,民警确定,张某文交代的到达海口时间、航班都属实,而他的所陈述丢失的百万沉香也确实存在,他曾在江西将这块沉香木抵押用于贷款,而且张某文到达海口后,曾带着沉香到古玩市场找买家,几位买家都出言证实此物存在。

  “随机实施盗窃就恰好碰到百万沉香,这样的概率太小了,这是有目的的作案,最起码,这个窃贼应该知道有沉香,并且就在这个酒店,还知道在2608这个房间,按照现场财物失窃情况来看,对方盗窃目标明确,房间物品没有任何翻动,直接拿走财物,这说明窃贼知道沉香放在哪里。”专案组民警分析认为,按照张某文的陈述,知道他带着百万沉香来到海口的人很少,综合这些要素,嫌犯可重点锁定两人:一个是张某文的助理,一个是他在海口的介绍人王某友。

  张某文陈述,他到达海口后,基本与其助理同吃同住,同出同进,假设助理是窃贼,那么盗窃后他如何隐藏装着沉香、花梨木等财物的行李箱和背包?“案发当晚,我们一直在一起。”张某文的陈述,排除了助理作案的嫌疑。

  那么,最可疑的人就只有介绍人王某友。然而,案发时他正在和张某文一起吃饭,没有作案时间。

  有没有可能:王某友在吃饭中途离场,返回酒店实施盗窃?张某文回忆说,吃饭中途,王某友确实曾离开十多分钟。为此,民警做了一个实验,驾车从案发酒店到张某文等人吃饭的饭店,往返一个来回根本没有足够时间作案。案件侦破到此陷入困境。

  监控画面显示,这名男子在案发前一天曾到酒店,对着手机讲话,找房门,显然是提前踩点。案发当天,张某文和助手外出吃晚饭,不久就有一名身着橘红色棉袄的男子径直来到张某文所住的客房,用不到10秒就进入房间,男子两手空空地进屋,不到半分钟就走出来,肩上背着包,手里提着拉杆箱。沉香是不是这样被盗走的?

  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负责调查该男子是否已经在海南销赃,看能否找到被盗赃物;另一路负责调取海口各大车站的监控,逐一排查后发现,一名购买直达三亚动车的男子刘某(27岁,湖南人,挖掘机司机),与监控画面里的男子样貌及穿着均一致。

  专案组立即前往湖南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并现场突击讯问。刘某当即承认曾前往海口华发大厦2608房间实施盗窃。刘某称,2014年1月初,他接到王某友的电线日达到海口帮忙偷个东西。当日上午9时许,王某友让他到华发大厦某宾馆2608房间偷一个黑色挎包和一个黑色密码箱,还给了他一把钥匙,当日下午,他去酒店踩点。11日傍晚,王某友电话通知他动手。他用王某友给的钥匙,直接进入房间偷窃,得手后逃到三亚,几天后,他在三亚将偷来的东西交给王某友后返回湖南老家。

  犯罪嫌疑人王某友交代称,他是通过电话遥控刘某作案,他做生意赔了钱,借了不少外债。2014年1月初,得知张某文欲出售手里的百万沉香,他便起了贪念,利用同为古玩商家的便利,以牵线搭桥之名,精心设局盗沉香。他为张某文开好宾馆房间,同时配了房间钥匙,找到湖南的刘某联合实施盗窃。他邀请张某文吃饭,给刘某制造作案时间。

  在判决书中显示,经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鉴定,涉案沉香木不是沉香植物木材,为其他植物木添加沉香精油和其他化学成分后的加工品;经价格鉴定,玉器、翡翠等鉴定价格为人民币22950元;花梨木木枕为人民币2500元,花梨木佛像为人民币4000元,涉案财物总价值人民币29450元。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王某友和刘某均因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不等罚金。

  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天翔解释,本案涉及的问题是,对于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盗窃数额特别巨大”,是指行为人实际盗取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还是也包括行为人以数额特别巨大的财物为盗窃目标但最终没有得手的情形,司法解释未作出明确回答,该问题在审判中存在较大争议。在盗窃犯罪中设立了数额条件,达到该数额规定的,可以认定为犯罪,没有达到这一数额规定,则不能定罪处罚。尽管依照刑法总则的规定,犯罪未遂同样需要定罪量刑,但在司法实践中,由于盗窃未遂不仅难以确定犯罪数额,而且其社会危害性也因未遂而大为降低,因此对未遂情形通常不作犯罪处理。这种做法在司法解释中确立了下来,即盗窃数额是指盗窃得手的数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