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传说中的人物)

传说中的人物)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7月31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华岳三娘——三圣母。天旱,她呼风唤雨,遇涝,她施力排除,乡亲们有了难处前来求她皆有求必应,抽签问卜无不灵验,在她的关照下,这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们十分感激她,都尊称她为“华岳三娘娘”。为了报答她的恩德,便给她在西岳庙里专门为她修了一座庙宇(即:西岳庙的圣母殿)。西岳庙是为西岳华山兵神金天王而建的,三圣母在西岳庙的偏殿圣母殿享有奉祀。

  从唐代《广异记》就可知华岳神灵在唐就已很流行。并记载了一个非常明确华岳神系,三圣母为华山神第三女,与二郎神并无亲缘关系。见载于《广异记》的华岳神女篇,父亲华山神(金天王),兄长华山三郎。

  在《华岳神女》篇中这位神女与一位书生有一段恋情。书生在赴京赶考途经关西的一个旅店中,遇到了神女,并与神女结合。神女与书生同去京城,度过了七年,生下两子一女。之后神女突然对书生说:“我打算为你娶个妻子”,书生很惊讶。神女才说:“我不是凡人,不可能永远陪伴你,你应该有自己的妻室”。后来书生就娶了一房妻子。但新欢虽好,旧爱不变,书生仍与神女“往来不绝”。神女肚量大,容得别的女人来分一杯羹,新媳妇可不似她这般贤惠。于是趁士人酒醉,新妇“乃命术士书符,施衣服中,乃其形体皆遍”,请道人画符惩治神女。当士人再去见公主时,却吃了个闭门羹:“君素贫士,我相抬举,今为贵人。此亦于君不薄,何故使妇家书符相间以我不能为杀君也。”神女谴责书生放任新妇,于是“悉呼儿女,令与父诀”。士人自知难以挽回,哭丧着脸求公主临终时对自己道一句真心句:“贤妻啊,你到底是姓谁名甚?家住何处?今日一别恐怕今生再难相见,为夫实在不想到老还落得个糊涂啊!”神女云:“我华岳第三女也。”神女跟丈夫儿女临别前才告知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她是华山神的三女儿,即华山三公主。

  广异记中也载有华山神配偶华岳三夫人与凡间书生偷情的事迹:“赵郡李浞,以开元中,谒华岳庙。过三夫人院,忽见神女悉是生人,邀人宝帐中,备极欢洽。三夫人迭与结欢,言终而出。临诀谓浞日: “每年七月七至十二日,岳神当上计于天。至时相迎,无宜辞让。今者相见,亦是其时,故得尽欢尔。”

  此书中记载了华岳三公主还有个兄弟,叫华山三郎,在《广异记》的其它编章中有明确介绍,华岳神金天王的形象是“左右侍女数千百人,侍卫甚严,紫绶金章”。而金天王的儿子华山三郎也是“状如贵公子,服色华侈,持弹弓而行,宾从甚伟。”《广异记三卫》中写北海神女嫁于华岳三郎,自陈“己非人,华岳第三新妇,夫婿极恶。家在北海,三年无书信,以此尤为岳子所薄。”这显示,华岳三郎纯粹是个纨绔子弟的形象,父子一家都常抢民女的一家。

  同样是《广异记》记载,在《王勋》一则中,华岳三女还与叫王勋的进士有一段风流轶事。王勋“尝与其徒赵望舒等入华岳庙,入第三女座,悦其倩巧而蛊之,即时便死”。王勋的小徒弟吓破了胆,急中生智,找来个跳大神的巫师,“于神前鼓舞”,折腾了许久,王勋终于活过来。赵望舒那颗心还没有落回去,却见老师横眉竖目,冲着自己大吼大叫:“你这死小子,老师我正在快活着哩,你干嘛找个神巫来弹琵琶,冲破我的好运!”众人莫名其妙,只听王勋解释:“三公主本来已把我藏于她的香车之中,正想领我回府,不想望舒让神巫弹起了琵琶,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父亲,华山君他的黄门挨个搜查车子,三公主不敢再收藏我,忍痛将我推下地来……”

  韦子卿举孝廉,至华阴庙,饮酣,游诸院,至三女院,见其姝丽曰:“我擢第回,当娶三娘子为妻。”

  不过整个故事的剧情较广异记的《华岳神女》篇无甚改动,神女依旧热衷于给韦生娶妻,不知打哪儿来的道士也依旧热心地给韦生送来符咒,并亲自飞符召唤岳神(金天王)斥问……只是结局却是迥异:神女被罚杖击,受气不过,先使术摄死韦生那没过门的妻子,又将韦生勾了魂,“其夜遂卒”,结局却是神女杀了书生韦子卿离去。

  宋元之际的《异闻总录》中韦子卿遭受同样的结局,只是删去了华岳金天王的准婚,让故事更接近于韦子卿与神女为爱私奔。神女并无被困,故事自然也没有救母情节了。

  华岳神女思凡的故事通常被视为沉香故事的雏形。只是故事中神女并未被压在山下,未知后世衍变脉络。

  关于华岳三娘的传说由来已久,早在唐·戴君孚的《广异记》中,就记载了这位神女与一位书生的恋情:有一位书生进京赶考,经过潼关西部的时候,住宿在一处小客店里。不一会儿,有一群奴仆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辆华贵的彩车向客店走来,传话说公主要来投宿,让店家将客店立即用帷幕遮围,店内所有的客人马上回避。附近四五家客店的人也一阵惶恐。忙乱中书生还未来得及回避,公主的彩车声就传进了店门。公主进店后,客人们紧闭门窗不敢露面。唯有书生在一个角落里欲进不能,欲退不得。公主要梳洗打扮,命婢女查看四处是否有人,婢女说:“大概没有什么人吧!”谁知此时竟发现躲在墙角的书生。众婢女一哄而上,口骂狂徒,要行家法。公主令把书生带上,注视良久说:“此生仪表堂堂,举止文雅,绝非轻薄之辈,请不要难为他,就让他回自己房间去吧。”

  公主梳洗已罢,令婢女召书生来见,言谈之中,话甚投机,便互生爱慕,只恨相见太晚。随即便要婢女侍奉书生洗浴,并更换上宽松漂亮的服装,书生更显得英俊飘逸。按公主的旨意,书生的床前挂上紫红色的罗帐,床上也铺好了锦褥绣被,床上用品极尽人间豪华。公主与书生二人就此缔结百年之好。

  第二天,书生随公主来到京城,住进公主安排的怀远里府中。内外侍从多人,奴婢无数,其荣华富贵,当时没有人家能比得上的。府中的人都称书生为驸马。出入则肥马轻裘,前呼后拥,比朝廷里官高位显的三公四卿还高一等。

  书生的父母还住在老家故里,公主命侍婢常去照料他们的饮食起居,并不时送去很多金银财物。书生家因得到公主的资助,也成了当时显赫的贵族。

  时如流水,转瞬即逝,七年中,公主生下两男一女。忽然有一日,公主对书生说要为他另娶新妇。书生诧异,责怪公主为什么说出此种话来。公主说:“我本不是凡人,不能与君结为长久夫妻。君命中注定还有人间的婚姻,这不是你我恩爱所能代替得了的”。于是就为书生另择妻室,但二人来往依然不绝。

  新妇家人发现新郎官常出门数日不归,就派人悄悄跟踪他,终于知道书生经常出入于一处破废的宅院,他们怀疑书生被鬼魂所迷惑,故意劝酒灌醉他,请来精通法术的人画了符篆,藏在书生衣服的各个角落。书生回到公主家,公主令家人把书生拒之门外。书生自然不了解其中情由,只有倚在门外唉声叹气,惆怅满怀。这时,公主走出来面带愠色指责书生说:“你本来一贫如洗,是我抬举你成了贵人,我有哪一处对不住你?谁知今天你有了新妇,就忘恩负义,用符篆来我。”书生这才发现衣服内藏有符篆,满腹冤枉,溢于言表。公主说:“我也知道这不是你的过错,但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便说明你我情缘已尽。我们谁也无法挽回。”说完,便唤出儿女与书生诀别。书生非常伤悲,哽咽不止。公主令家人打点行装,准备立即起程离开这里。书生问公主姓名住址,公主说:“我是华山神的三女儿。”说罢使出门飘然而去。

  华山的西峰顶上,有一块十余丈长的巨石齐茬茬被截成三节。巨石旁边插着一把7尺高、300多斤重的月牙铁斧。相传,这就是当年沉香劈山救母的地方。巨石叫“斧劈石”,铁斧叫“开山斧”。

  有一年,王母娘娘寿诞,大摆蟠桃会,天上的各路神仙都来赴宴、拜寿。玉皇大帝的外甥女三圣母和殿前金童也来了。拜寿期间,他俩互相笑了一笑。庄严的蟠桃会,怎容得这种淡薄行为,众仙议论纷纷。玉帝知道之后,大发雷霆,把三圣母贬到西岳庙去了,金童却打下凡间。

  金童满怀烦恼,托生在一个姓刘的家中,起名刘玺,字彦昌。刘家十分喜爱彦昌,每天教他攻读诗文,20多岁的时候他便中了秀才。那年,皇上开科,刘玺上京赶考,路过华阴,闻听三圣母十分灵验,遂进庙求签,问问路程。他望着三圣母秀丽、端庄的塑像,不觉肃然起敬,便恭恭敬敬地摇签筒。事不凑巧,适逢三圣母外出赴宴,看门童子不敢贸然赐签。他虔诚地抽出第一支,还是空签。焦虑、惶恐使他抽第三签时,把签筒摇了又摇簸了又簸,久久不敢去取。最后一支签落在地上,不看则可,一看使他的满腹希望顿时化为云烟,全身瘫软。原来,还是一支白板空签。刘玺定了定神看了三圣母的塑像,提笔在墙上写道:

  三圣母赴宴毕,脚踏祥支,高高兴兴地回到宫里,看门童子侍奉之后,将刚才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她看了看墙上题诗,又羞又恼,不由得大骂道:“胆大的狂生,竟敢如此,不给他一点教训,怎知我的厉害!”于是她唤来风伯、雨师,兴起雷电交加的。刘玺正在赶路,忽然狂风大作,乌云四起,雷鸣电闪,大雨倾盆。一软弱的书生,怎经得住风吹雨浇?他踉踉跄跄,挣扎前行,终因雨大路滑,精力不支,倒卧在泥水之中。

  这时,三圣母透过云层,看见刘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便产生了爱慕之心,马上收了雷雨,点化一座“仙庄”,与刘玺结为夫妻。一天,玉帝的外甥,闲聊无事来到炼丹炉,老君送了些桃子给他。他来到西峰北面,边吃桃,边扔核。桃核恰好打在齐天大圣悟空的头上。悟空心想:这是谁来欺侮我老孙?仔细一瞧,是一个又小又粘的桃核。于是,他一只手遮眼向上望去:嗬!杨戬那小子正在贪婪地吃桃呢!他气冲冲地喊道:“咳!为何用桃核伤人?”杨戬听到喊声,朝下一看,原来瞪着一双红眼的孙悟空,还是大发脾气。他满不在乎地嘲笑道:“唔!我当是哪路大仙,口气不小!你这个猴子,被唐僧除了名,不安分守已地呆在花果山,来到这里做甚?别说一个桃核打着你,就是十个桃核砸了你又有何妨?”说罢哈哈大笑。

  “嘿嘿,不说就清楚,说了更明白,你听着:‘天上三圣母,配了凡间人,如今身怀孕,羞煞众家神。’

  三圣母见哥哥的来势猛,急忙施礼问安,端茶让坐,杨戬劈头便问孙悟空所讲之事。三圣母怎敢承认?这时杨戬拿出闪闪发光、寒气逼人的宝刀,让三圣母照刀上口吹一气。三圣母吓得魂不附体,颤嗦嗦地吹一下。杨戬一看果然怀孕,大骂三圣母不顾羞耻,私配凡人,违犯天条,有失仙体。马上把她压在华山西峰顶上的一块大石头下面。

  刘彦昌和三圣母结为夫妇,百日之后,上京考取了进士,做了洛州知县。可怜的三圣母在那块石头下,受尽各种苦难,生下一个男孩起名沉香。她怕二郎神伤害沉香,包好婴儿写好血书,交给丫环灵芝,让她送往洛州。沉香长到十几岁时,在南学读书。一天秦国舅的二子秦官保,讥笑沉香没有亲娘,是个私生子孙,沉香大怒,失手打死了秦官保,跑回家去,向父亲说了闯祸的根源,刘彦昌只得讲出真实情况。沉香听后,决心到华山救出母亲,便匆匆地逃出洛阳。

  那日,吕洞宾正在蒲团上闭目静坐,忽觉心中翻腾,屈指一算,沉香要来华山救母。心想这是一桩义事,我定要助他一举成功。吕祖便亲身前往山下等候。沉香到山下,见了一位道长,急忙施礼:

  “我母玉帝女儿三圣母,被舅舅杨戬压在山上的一块石头底下,故到此来救。 ”

  在原故事中,华岳三娘子的哥哥并没有出场,那个书生连个名字也没有,但有了她与书生相爱并生了儿女的情节。

  把华岳三娘子的哥哥称作二郎神应是后人的误传,华岳三娘子本是华山神女儿,与西蜀的灌口二郎(二郎神)并无关联。

  一年,王母娘娘寿诞,大摆蟠桃会,天上的各路神仙都来赴宴、拜寿有。玉皇大帝的外甥女三圣母和殿前的金童也来了。拜寿期间,他俩由于以前认识,就客气地互相笑了一下。可是,那是等级森严的天庭呀,庄严的蟠桃会,怎容得这种轻薄行为?众仙议论纷纷。玉帝知道后,大发雷霆,把三圣母贬到了人间。

  人们都亲切地称三圣母为三娘娘。她聪明美丽,心地善良,华美曲丽,雍容大方。天旱,她招风唤雨,遇涝,她旋力非除,乡亲们有了难处前来求她皆有求必应,抽签问卜无不灵验。在她的关照下,这里风和雨顺,五谷丰登。百姓们十分感激,都尊称她为华岳山娘娘。百姓们为了报答她的恩德,便合计给她修一座庙宇。消息一传出。各方工匠都自告奋勇前来修庙。然而谁也拿不出个旋工图案来,大家正在发愁之际,忽觉天昏地暗,寒风呼呼,大雪纷飞,就在此刻,不知何处跑出一只玉兔,在雪地上玩耍,大家纷纷前来捉拿这只玉兔,可也奇怪,那兔子忽然不见了。而在它跑过的地却留下了一幅清晰的宫殿的图样。于是,工匠就按此图修建了雄伟的庙宇。起名华岳庙。修三圣母雕像在西岳庙内的雪映宫,从此百姓求签问卜,异常灵验,所以宫内一年四季香火甚隆。

  有年春天,一位姓刘名玺字彦昌的举子进京赶考,路过华阴。听说西岳庙里的三娘娘慈怀普度,非常灵验,就恭敬地走进庙来,在雪映宫的香案前,他办了一些香表,理容整衣,诚惶诚恐地上了一柱香,叩了三个头。殿内香雾绕绕,三圣母的雕像盘坐在供台上,端庄秀丽,栩栩如生,他不觉肃然起敬,然而不巧的是刘彦昌连抽三签都是空签。想到十载寒窗苦读,九载的心灵煎熬,前程未卜,功名无望,不由悲从心生,便把一腔怨恨信口吟成一首打油诗,题在雪映宫的墙壁上。诗是这样写得:刘玺提笔怒满腔,只怨圣母三娘娘,安居神龛心如铁,枉受香火在一方。题罢,刘彦昌好像是出了一口气,就拂了拂衣袖上的尘土,昂首挺胸,扬长而去。

  三圣母驾着祥云回到宫中,听看门的侍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诉说一遍,又看了墙上的题诗,又羞又恼。随身丫环灵芝更是义愤填膺,忙安慰三圣母说:公主且莫生气,想那狂生去了没有多远,我一定给他点颜色看看,为公主报这侮谩之仇。于是主仆二人驾起云头,唤来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命令他们即刻作法。

  刘彦昌正在赶路。晴朗的天空突然间阴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就是平常人也会踉踉跄跄、站立不住的,何况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还没有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被淋成了落汤鸡。可怜他没挣扎几步,就跌倒在泥泞中。

  三圣母怨恨已扫,心中大快,一边令四位仙师收去云雨,一边站在云头向下仔细一望,这才发现倒在地上的竟是一位眉清目秀、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只见他蓝衫上沾满泥水,书箱一旁倾翻,文房四宝散落一地。一看就是一位赴京赶考的举子。一想到这场风雨说不定会断送这位书生的前程,一丝怜悯、几分爱慕油然而生。她与侍女灵芝把昏迷不醒的刘彦昌搀进了茅屋,煎药熬汤,沏茶煮饭,照料得十分周到。她见刘彦昌衣衫单薄,就把自己披的红纱盖在他的身上。朦胧中,刘彦昌觉得浑身温暖,醒来一看,美丽的三圣母就在眼前,他真是又惊又喜。

  人们看出了三圣母和刘彦昌的心意,就又说又笑地把他们拥到一起,摆酒祝贺,为他们举行了婚礼。

  人常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可惜这段故事很快传到天庭,玉帝恼羞成怒,立即派二郎神杨戬去捉拿三圣母。三圣母见哥哥来势很凶,急忙施礼问安,端茶让座。杨戬劈头就问是否婚配凡人刘玺之事。三圣母怎么敢承认?这时,杨戬拿出闪闪发光、寒气逼人的宝刀,要求三圣母在宝刀上吹一口气,三圣母吓的颤巍巍地吹了一看。杨戬一看,果然怀孕了,大骂三圣母不知羞耻,私配凡人,违犯天条,有失仙仪,罪责难赦。三圣母却表示,宁可除仙籍名,也要与刘彦昌两情相伴。二朗神恼羞成怒,命令天兵们拥上来要把刘彦昌抓走,三圣母连忙上前阻拦。二郎神斥责她犯了大罪。命令天兵把三圣母也一起抓起来。紧急之中,三圣母急忙拿出她的宝物宝莲灯。宝莲灯金光四射,把天兵们照得东倒西歪,一个个丢盔弃甲地溜走了。

  后来,三圣母生下一个男孩儿,他们夫妇二人真是高兴极了。好心的霹雳大仙得知消息后前来探望,还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沉香。仙女们和山里的梅花鹿、小白兔、喜鹊和小猴子也来祝贺。

  沉香劈山救母故事流传已久,在民间广为人知。最早记载是失传的宋、元戏文《刘锡沉香太子》、杂剧《沉香太子劈华山》《劈华山救母》,可惜这些戏剧均已亡佚。形成《宝莲灯》完整故事链的则是清代宝卷《沉香太子全传》所记载,定形是在小说《西游记》广为流传之后的清代。真正流行则是在新中国建国以后。而根据沉香劈山救母改编的《宝莲灯》最广为流传。传说流传至今,故事内容有所不同,但主题不变的都是刘沉香劈开华山救出母亲。

  嘉靖本《风月锦囊》是现今可以见到的有关刘锡故事的最早刊本,为明嘉靖三十二年,但只留存《茅店结合》一节,其他内容全部佚失。

  莆仙戏《刘锡》虽然年代未知,但与《风月锦囊》在乞火这一情节的相似点分析,大概可以推断莆仙戏《刘锡》是袭自《风月锦囊》,其中所提到的二郎神并非是我们熟知的灌口二郎神,而是华岳二郎,即华山神之子,武器为金锏。戏曲中八仙之一的铁拐李发现华岳三娘和凡人私通,向玉帝奏旨,华岳二郎奉玉帝旨意捉拿三娘,压在黑云洞,由三娘的大姐飞天圣母看守。

  而此戏曲版本中,并未提及兄妹二人姓名,仅以二郎与三仙娘称呼,可见此时的兄妹二人并非后来的所谓杨氏。

  而华岳三娘正式被称为杨氏则是在1959年河北安庆梆子戏宝莲灯中,这部戏曲里面;二郎神正式从赵煜变成了现在这位杨氏男子,并首次出现宝莲灯这个法器。

  而宝莲灯这个法器,纵观今人杜颖陶整理的《董永沉香合集》中“沉香集”里收录的曲艺,只有两篇提到她有件护身法宝宝莲灯——宝卷《新刻宝莲灯救母全传》和弹词《宝莲灯华山救母全传》。但就这两篇曲目里,此灯也没有《宝》剧所描绘的那样了不得。

  沉香劈山救母的开头,就明嘉靖三十二年莆仙戏《刘锡沉香太子》中,开头是孙悟空与华岳二郎说将来会有一个七岁小孩来劈华山,从而惹怒华岳二郎,在天庭赴宴的时候迁怒铁拐李,同时,人间的三圣母对刘锡偶动凡心但并没有要下嫁的意思,而铁拐李则借此向玉帝奏请,让三圣母嫁与刘锡。三圣母接旨成婚,三日后送刘锡离开。

  到这里,看三圣母对于这场婚姻的态度,颇有些公事公办的味道,可怜刘锡却是真的以为自己娶了佳人,等三天时间到了,三圣母跟他摊牌表明身份的时候,后面刘锡落第,归乡途中来到华山探望三圣母,对着其塑像诉说离别之情,但是他的身上带着三圣母送的宝物,差点被知府当贼抓了,后来三圣母说明详情,那知府就应着三圣母的话,把女儿嫁给刘锡。

  随后在天上守南门的华岳二郎知道这事火冒三丈,回来二话不说把三圣母一顿打然后关起来。紧接着降龙罗汉投胎,沉香出生,沉香七岁寻母,铁拐李觉得愧疚收他为徒,送他八岁让他长成十五岁的少年并且帮助他救母,最终救出三圣母。

  而清代十八世纪的沉香宝卷中,沉香救母的年龄则是十三岁。沉香劈山救母的年龄从最初的正太年纪七岁到后来的十三岁再到现在的央视版的二十岁,有种终于长大成人的感觉。

  沉香宝卷里面,收沉香为徒的不是铁拐李而是吕洞宾吕祖赠沉香宝剑与华岳二郎+孙悟空决战并且从一边协助,最终沉香被华岳二郎欺骗,与三圣母一同关进深井,险些被烧死。幸得吕洞宾及时相救。最终三圣母与沉香(金龙转世)救下刘彦昌,王氏母子以后,玉帝下诏让母子二人重返天庭。

  民间传说,西岳庙是为华山上的女神三圣母而建的。她聪明美丽,心地善良。天旱,她招风唤雨,遇涝,她施力排除,乡亲们有了难处前来求她皆有求必应,抽签问卜无不灵验,在她的关照下,这里风和雨顺,五谷丰登。百姓们十分感激她,都尊称她为“华岳山娘娘”。百姓们为了报答她的恩德,便合计给她修一座庙宇。消息一传出,各方工匠都自告奋勇前来修庙。然而谁也拿不出个施工图案来,大家正在发愁之际,忽觉天昏地暗,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就在此刻,不知何处跑出一只玉兔,在雪地上玩耍,大家纷纷前来捉拿这只玉兔,可也奇怪,那兔子忽然不见了。而在它跑过的地方却留下一幅清晰的宫殿图样。于是,工匠就按此图修建了雄伟的庙宇,起名“华岳庙”。

  某年,皇帝开科取士,天下学子纷纷赴京赶考。其中有个刘彦昌,他路经华岳庙时,天色已暗,本想继续赶路,得知庙里的三圣母十分灵验,便有心求签问问前程。他备办了一些香表,理容整衣进了庙门。殿内香雾绕绕,三圣母盘坐在供台上,端庄秀丽,栩栩如生,他不觉肃然起敬,烧香祷拜。然后十分虔诚地抽签,然而一连三签都是白板空签,没有分晓,他不由心头火起,一气之下,提笔在墙上题诗讥讽三圣母。

  其实,刘秀才一进庙门,三圣母就知他因何而来。她见刘彦昌年少英俊,风流潇洒,便一见钟情,动了凡心,但又不敢违反天规。左思右想她还拿不定主意,直到秀才恼怒题诗而去。她才着急,心想自己虽为神仙,却受天庭许多束缚,生活非常寂寞无聊,若是嫁了凡人,岂不自由幸福?哪怕粉身碎骨也值得。于是她施神法,布雷雨,使得这秀才头顶倾盆雨,脚踩泥泞路。之后她收了风雨,点化了一座仙庄,刘彦昌去投宿时,三圣母即现身相迎,盛情款待,这一仙一凡就这样结为了美满夫妻。

  西岳庙,在华山之下,最早建于汉武帝时,后经历代修葺,规模日渐庞大,建筑极为宏伟,它占地186亩,四周高墙相围,墙内外双砖包砌,经千年风雨仍极牢固,过了金城门,便来到庙中最主要建筑灏灵殿前,大殿给人的第一个感受是恢宏气魄。它是七间歇山顶,坐落在一个大月台上,其建筑风格与周围景色也十分协调。

  大殿的四周,有不少古柏巨槐,望之郁郁葱葱,有诗云,“老柏寒飕飕,清词昼寂寂。开门华山北,岚烟沉西夕。”描写了西岳庙肃穆清幽的环境。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