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人生同人–白月光(嫦娥向)

人生同人–白月光(嫦娥向)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7月31日

  那最后的一缕残余魂魄,终于永逝难追,重归了虚无寂灭。虚无中再没有了痛楚,也再没有了索寞和挣扎。

  银点灰灭同时,万道精光,从灰灭处直冲霄汉。暗紫的怨雾业力,内中缕缕淡素的白色,呼应般地暴涨扩散,与精光构连成一体。就听得连串霹雳声,天崩地裂般地从里中震出,灰暗紫黑等诸般死色,霎息间已褪得干干净净,但见一片皎如玉壶冰雪的洁白,如同浩森沧波,充塞了神台废墟所在的整个空间。

  玉帝目光凝住,深深地看着足下这片纯白,那是涤尽了宿业的诸业凝成,连三界最无暇的玉极晶冰,都不足以与之比美的壮阔美景。

  而纯白的正中,如棉如絮,飘渺翻腾,正在向内缓缓陷塌,有如封神台崩溃之前。但不同于那时愁云惨雾,恶业牵引,反倒是云蒸霞蔚,瑞气千层,说不出的令人赏心悦目。

  百丈金尘异彩,从陷塌的中央陡然迸起,照耀中天,高冲入云。无数祥氛瑞相,从金尘里电闪传续。但见下有飞瀑跳珠,琼花微薰,上有长虹浮影,青岚耸秀,衬着仙阙灵宫,碧云银霞,时而清辉流射,时而赫日光明,不过一弹指间,三界无边美景,竟俱在金尘之中,遍示得一无遗漏。

  又是一阵光明大作,金尘奇速无比地往回收缩,四下的纯白也随之向中合拢,激起万道霞光,弥天盖地,直剌得人双目欲盲。于是,玉帝的神色之间,竟微不可见地现出了一丝狂喜,自己合上双眼的同时,犹不忘举起金色大袖,遮住怀里正喃呢玩耍的小小女孩。

  巨震声动千里,有物向空延伸,庄严不可逼视。唯有飞檐凌虚,向风若翔,危阁崩云,崒然山出。缩拢的金尘纯白,正随了巨震声裂地耸起,化成一座巍峨无比的高大神台。

  这神台因高为基,突兀峻峙,简中有繁,繁中喻简,台顶不置一物,呈出了上古特有的磅礴威重。而台身之间,点缀了青琐丹墀,雕楹玉碣,绵亘连属,贵逾万物,却又极澄雅清和,不以势危,使觉其森竦。缕缕纯白雾霭,萦绕在台顶的平地。

  雾中传出簌簌的轻响,便有茂密的桃林,凭空现出在神台之上。根须扎进台顶,枝叶向空舒展,有极淡的微红,在白霭里时隐时现。枝繁叶茂,桃花早过了盛开时节。唯余微红飘渺,几不可辨出。

  “古神对三界的眷念,令无始恶业涤尽之后,执念化入业力,在这三界之外铸造了全新的封神台,默对着那三界众生的繁延生息。而你呢,戬儿,你已永逝无存,但最后的执念,却令你的挂牵,也终是留下了一分痕迹?”

  袖下的女孩化为一堆花瓣,玉帝不看,他早已料到。那只是那永逝无存的魂灵最后的执着而已。玉帝拎稳龙袍下摆,小心地兜起这掬花瓣,升上更高的高空。

  脚下,嫣红的桃林与华美庄严的封神台若隐若现,玉帝叹息一声。松开袖摆,绝美火红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向全新的封神台。漫天的花雨,但转瞬即逝,化为薄薄的白色霭雾。

  桃林再美,封神台再华美庄严,也不过是业力的余习纠缠。玉帝一个挥手间,就可以让它们消失无踪。但玉帝突然有不想做的事,比如说这件。

  杨戬不在了,谁还能设下那般完美的局满足他的好奇呢?玉帝眼里闪过一丝厌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苦思无果,玉帝偶然抬头,天上竟然挂着一轮圆月。天际洒落如水月光,穿过桃林,透射封神台,落到深处,莹莹白光闪烁。

  月光送行,玉帝心不在焉地离开了这三界遗忘之地。到底是什么样的机会呢?所幸,他还有这样一个值得探究思索的问题。

  忽然惨淡愁云,遮了那清冷月色,雾霭叆叇,那新封神台与那片桃林一瞬间都消失不见。

  看着脚下枯骨上缠绕着的,暗紫色如潮般卷曲翻涌的恶业,他长长太息:“唉!要是我的灵肉真能涤尽诸恶业就好了。”

  这样飘荡在这寂寥天地,不死不活的,有何意义?还有什么可做的呢?他忍不住想。

  看月亮,他抬头望天,暮霭沉沉。深知这浓浓暮霭再不会散去,那难得的清明已寻不回。他忍不住感慨:“如今,望月,也成了一种奢望。”

  他又低头看蠢蠢欲动的暗紫色恶业,再看看他周身散发着的淡紫色暗光。自嘲一笑,其实他也是恶业,如果匍匐其下,也与他们一般无二。

  本来该同他们一样,浑浑噩噩地匍匐在地上的。为什么没有呢?因为月亮高高在上,他想把她拽下来。一见月亮,他就会不由自主地飞向她,努力靠近。

  受到月华滋养,有了灵识,他才不愿意那样卑微地匍匐在地。总之,他是唯一一个站着的。想到这儿,他微微得意,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化作恶业也是如此与众不同。

  杨戬心里对嫦娥的恨,使他在杨戬永逝无存之前诞生,承载着那永逝无存之人的恨。总之,终有一天,他会飞到广寒宫,让那个女人尝尝自己种下的恶果。想想,都觉得畅快呢!

  小玉总是第一个出来迎接他的人。小玉留在华山照顾三圣母,并未和沉香到天上住进司法天神府。沉香的司法天神府是玉帝让鲁班新修的,玉帝并没有让沉香搬进前司法天神杨戬的真君神府。

  沉香和小玉两夫妻说会儿话,便去了厨房。果然看见三圣母杨莲在忙上忙下,准备酒食。沉香和小玉相视,苦笑一下,回头脸上又挂上笑容,过去帮三圣母的忙。

  不到一会儿,就有客人上门。沉香出门去迎接,是丁香和熬春。见到他们,沉香有点诧异:“来这么早?”

  “放心,四姨母不会有事。”深知自己的好友担心他在地狱里的姐姐东红四公主熬红,沉香拍拍他的肩安慰道。

  “姐姐越来越虚弱了,我好怕!”熬春涩然道。“我多想把姐姐带出地府,可是她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看过水镜里那一幕幕,那人为至亲至爱的苦心孤诣,忍辱负重,最终却落得众叛亲离,所爱之人的反目成仇,受到的伤害都来自最在乎的人,最终绝望到只求一死解脱。

  那肃穆庄严的神殿里,高高的神座上,那孤寂,彻夜不眠之身影,深深烙刻在所有人心中。

  只有一个人能把四公主从地狱里带出来。也只有他才能结束所有人的地狱。可惜他永逝无存了,而活下来的人,一个个将永远在良心的地狱里煎熬,没有刑期。

  “八太子怎么哭了?”见沉香和小玉久不归,三圣母好奇出来看。看到八太子在哭。缘由不难猜,当即三圣母就蹙紧了眉头,担心道:“四姐姐,她……”

  “父王答应我把东海龙珠拿到地狱。有龙珠护着,我姐姐也没事。”今天毕竟是杨戬的生日,八太子并不愿意因为他姐姐的事,宣了宾夺了主,强做欢笑,宽慰大家。

  “站在门口做什么,我们一起为二郎神庆生啊!”孙悟空落下筋斗云,见大家都站在门口,纳闷道。

  “对,为二郎神庆生。”八太子笑道。正说着话,梅山兄弟也赶到了,还拉来了一条黑毛细劝。

  “他还记得二爷。”梅山兄弟欣慰道。杨戬已经把哮天犬的记忆彻底抹去了,不留一丝余地。

  竹屋很是平常,衬着四下的环境,显得分外幽静,但门窗紧闭着,不留一丝缝隙。这竹屋是沉香用万年灵竹所筑,又镶嵌了无数的阵法和密术。三界之中,除了他刘沉香之外,便是斗战胜佛亲临,太上道祖强破,也断无可能突入屋内。

  沉香赶紧念口诀,开启阵法,放血打开翠锁。哮天犬迫不及待地扒拉开门,跳上玉质大床,嗅了嗅,安心地窝进床上之人的怀中。

  床上之人,白衣一袭,依旧是淡远得不食烟火的样子。沉香进屋,似有所感,微阖的双目突然睁开,准确地落在沉香面上。然后嘴角扯起淡淡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沉香看得不禁一楞,若不是一切是他亲手安排,他还真以为床上躺着的就是他的舅舅。当年刘家村的小河边的初见,这样温暖的笑容,他是多么沉醉。沉香自嘲地笑笑,那只是枚金锁,跟在杨戬身边久了,沾染了他的气息,记录了一些回忆。眼前的一切,不过是过去的倒影。

  笑罢,沉香过去把他抱起,抱到外厢,安置在垫了软垫的椅子上。哮天犬跟着出来,看了看众人,然后窝在杨戬的腿下,这是一个令它的安心的位置。

  “杨二哥。”小哪吒冲过去,上上下下地把杨戬检查一遍。松口气道:“果然好一些了。”

  “杨小圣,你何时才能恢复?老孙还等着和你打架呢!”孙悟空抓耳挠腮地抱怨道。火眼金睛,沉香的把戏又如何瞒过他呢!只不过,他已经习惯每年来看看他这个对手了。好像就不是那么寂寞了。

  “打架,你就只知道打架。”哪吒不高兴道。“你没看我二哥伤得这么重吗?你不能讲点别的吗?”

  孙悟空还真的认真地想了想,话再多,比不过各施手段,痛快淋漓得打上一场,就像当年那样。你是老孙最敬佩的人什么的,他也不习惯说出口。他使劲摇摇头,坦言道:“我和他就是打出来的交情。”

  “哮天犬回来了,我就不说了。”梅山兄弟凑上前,对杨戬倾诉。“想必你不知道,我们兄弟又回了灌江口。”

  “灌江口的日子比天上快活多了。常想起当年我们一起打猎,喝酒吃肉的那些日子。如果能回到从前该多好啊!”说完,梅山兄弟皆潸然泪下。

  东海四公主是因为守地狱受阴毒侵损,身体虚弱,来不了。然而,司法天神苦苦爱着的广寒仙子,早在十年前就不曾来过了。

  月宫,泠泠玉树下的一袭纱衣,轻软如云,飘逸如风,和着月宫独有的桂香,时而抚琴,时而纵舞。有销魂歌板,有细腰娉婷。她就这样跳了十年,也不顾不上播散月光。玉帝早就有意撤去她广寒宫宫主之位,只是因为玉兔代为播洒月光,并苦苦哀求玉帝,玉帝才勉强听之任之不管的。如今,广寒的一切,全赖玉兔仙子打理。嫦娥沉浸在过去,不愿清醒。

  杨戬的母亲瑶姬自被释放,重返三界以来,就没来看过她儿子一次。连当初在小屋外,也是过而不入。她还恨着他吧!

  她要是知道了,又该怎样面对呢?沉香心疼地看了看他的母亲杨莲。如母亲一般,活在虚幻中吗?

  去年,沉香携小玉送走了年迈的老父刘彦昌。他说:“他此生最大的痛苦便是认识了仙女,下世他要做个凡人,过最普通的生活。”

  最后弥留之际,三圣母也没来看他一眼,他惨笑了一下,说:“我配不上。”然后落气,死不瞑目。沉香为他阖上眼睛,终是说:“这不怪你。”姑且算安慰吧!

  小玉陪在他身边,用她的爱支持着丈夫。一起把刘彦昌葬回了刘家村的祖地,落叶归根。

  有时,沉香会想,母亲是不会再为这个人流下一滴眼泪的吧!她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忏悔过去,思量着如何补偿最爱她的二哥了。

  大家都说着自己的近况,也说些三界趣闻,有说有笑,热热闹闹。杨戬含笑,温和地看着众人。一直至深夜子时。

  吱呀!门扉轻启,月中仙子不淡不深,不寒不暖,如碧海皎月般,出现在众人面前,猝不及防。

  无视沉香的阴沉的脸色,嫦娥微微弯了下嘴角,点了下头,算是回应。然后,目光落在中间,众人簇拥着的白衣杨戬身上,再也没离开过,眼里也再也没别人。感应到她的目光,杨戬的目光亦落到她身上,眼睛亮了一下,淡淡的笑意加深。

  嫦娥不禁勾勾唇角,露出个比刚才更明显的笑容,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然后她径直走向杨戬,所到之处,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众人都楞楞地看着嫦娥,看着她当着众人的面,把杨戬抱进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轻声哼起了一支曲子。杨戬安静地仍由她抱着,闭上眼睛慢慢睡沉。

  众人的表情都很怪异,犹三圣母最甚,她死死地盯着嫦娥,一脸的不可置信。因为她听见,嫦娥哼着是以前母亲瑶姬哄他们三兄妹睡觉常哼的歌谣。

  三圣母恍惚想起,每当月圆之夜,母亲就会在院里置下一案,坐在中庭,明月之下,拨动琴弦,幽幽地弹起一首曲子。父亲和他们三兄妹,一定是会在一旁坐陪的。母亲弹琴,他们便抬头望月,想着母亲赞口不绝的月里的精灵是长成什么样的。

  “哪里?我怎么看不见。”大哥望着天上的明月,脖子伸得更长,眼睛睁得更大,看来看去,月亮里有暗影倒有几个,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不知是不是弟弟说的美人姐姐大哥怀疑道:“二郎,你又瞎说。”

  她也什么都没看见,哼唧道:仰得脖子都酸了,一定是二哥又作弄我们。真是太坏了。”

  三圣母脑中诸多从前的记忆一一闪过,早已泪流满目。怎么会这样?当初团团圆圆,幸福美满的一家人。

  一遍哼完,嫦娥突然回头对三圣母笑了一下。恍然大悟,三圣母眼睛大亮,差点脱口而出一声,母亲。

  太好了,母亲总算原谅二哥了。三圣母擦干眼泪,展露笑容。在众人莫名的眼神下,温声道:“嫦娥姐姐和我二哥有话有说,麻烦大家随我回避一下。”

  嫦娥和杨戬关系特殊,他们确实不好插在二人中间。都退出了竹屋,看夜色已深,都一一和三圣母,沉香作别离开。

  沉香和小玉守在竹屋外不愿离去,担心嫦娥疯病发作,会杀了杨戬。三圣母则踏着月色步入深山。

  三圣母看眼前,虚无缥缈散发着柔和月光的人影。“这么多年,你怎么不去看看我二哥?”她问。

  “寻水镜做什么?难道你宁愿沉迷在与后羿那段一厢情愿的爱情里,也不愿意接受我二哥吗?”三圣母气愤道。

  “寻不齐,还寻它做什么呢?最后一片……沉香。”恍若没听见三圣母之语,嫦娥自顾自地絮叨着。失魂落魄,嫦娥起身飞回月宫。

  三圣母目送她的魂魄入月,眼神惨痛,她的至交好友这般,已经许久了。开始,她是接受了与琴瑟和鸣的后羿是杨戬。

  但后来,她慢慢地又不相信了。总说是水镜弄错了,后羿不可能丢下她欲独自一人成仙,明明当初不离不弃的,承诺得好好的。一定是水镜弄错了,她要重新好好看看。所以她总是趁夜离魂来到华山,水镜与宝莲灯同归于尽的那片桃林,不休不止地找着水镜碎片。

  沉香虽站在竹屋外,但竹屋里的一切,他都看得明明白白。他看见,嫦娥抱着杨戬,唱了半夜的童谣。

  晨曦里,嫦娥怀里的人,虚化再虚化,最后化做一把金锁。嫦娥把它捧在手里,流下清泪两行,泪水砸在金锁上,一粒一粒圆润如珠,折射晨曦,五光十色。

  “怎么了?“小玉不知屋内情形,但看沉香突然又哭又笑,很是奇怪,她关切地问。

  紧接着,嫦娥步出门来,路过沉香身边,冷声道:“杨戬罪孽深重,但毕竟是杨家人,还是立个衣冠冢吧!”

  小玉不管嫦娥仙子如此说话如何奇怪,她跑进竹屋,空空如也,那白衣仙人果然不见了。小玉膝一软,跪地埋头痛哭。

  沉香稳住心神,看了眼前的嫦娥一眼,郝然是瑶池那个尊贵无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公主瑶姬娘娘。心里更加绝望,他涩然出声:“外婆,你亲自动手杀了舅舅吗?”

  “永逝无存,玉帝亲眼见证过的。可他为何还不放心?”沉香对天长啸。“连这点慰藉都不给留。”

  三圣母,沉香,小玉,哪吒,孙悟空,龙四公主,熬春,丁香,还有嫦娥一群人,一起把杨戬埋进华山的桃林之中。

  没想到刚参加完杨戬的生日宴,就参加他的丧宴。夕阳如血,大家心情如何惨淡就不赘述。

  三圣母同母亲瑶姬回了天庭。沉香亦带着小玉,住进了他的司法天神府。华山圣母庙空了。

  临走前,三圣母终于想起了她曾经不惜犯天条,也要与之厮守的夫,刘彦昌。沉香很悲哀地告诉她,父亲已去了。

  三圣母只皱了皱眉,却不见一滴泪。而后,到刘彦昌的坟前,点上三柱清香,长身一拜。

  “彦昌,一路走好。此生是三娘误了你,来生你我再无瓜葛,你大可安心金榜题名,娇妻美妾。”说完,奉上清香三柱,轻烟缭绕,不知地狱尚未转生的刘彦昌作何感想。

  而月宫的嫦娥依旧如故,醉生梦死,轻歌曼舞。不过不是在月宫,而换在华山那片千年不落的桃林里。

  沉香,小玉,瑶姬,杨莲三年下不来一趟,桃林无人打理,按理早该荒废,被疯长的野草淹没了。得亏嫦娥在月宫,每天掐着时辰,每夜子时,准时降临华山,有时见了草长,不好行走,一个挥手间就除了桃林里所有的野草。后来,华山月宫来回跑,实在太累了。嫦娥干脆在桃林里搭了间竹屋茅舍,直接住了下来。反正月宫玉兔替她包揽了广寒一切事宜,有她无她都是一样的。

  就此,嫦娥也算华山桃林的一个常住神仙,不说正主,半个主人还是当得的。毕竟这片桃林,如今全赖她的打理,才能常盛不衰,怒放如旧。

  桃林里的圣母庙供着三圣母。每日也是不少凡人来圣母庙求财,求子,求姻缘。嫦娥住进桃林,时常闲暇无事,帮帮附近村民,举手之劳,又可以打发时间,她何乐而不为。就这样,华山的圣母庙日益灵验,名声远播,每日慕名而来的香客如云。虽然香客如云,嫦娥也不怕惊扰。桃林里设了结界,结界里和结界外就如天上人间,两个世界,互不相扰。

  三圣母在天上看着,颇为不忿,向瑶姬抱怨。“也不见嫦娥对华山百姓如何用心,偏生他们怎地如此拥戴她呢?”

  “嫦娥其实生就这副性子,只是后来有些迷失了本性。”瑶姬看着人间的嫦娥悠悠叹道。

  每每沉香,小玉,杨莲他们回到华山,看到桃林一如昨日,丝毫未变,心底宽慰,对嫦娥也不无感激之情。是嫦娥守住了华山,让他们在人间有个家。

  除了打理桃林圣母庙,嫦娥还替他们照顾桃林里杨家的陵墓。有时清明,过年,他们来不了,嫦娥会替他们拜祭。摆花果,备酒肉,点烛烧香,拜祭英灵。

  违规贴吧举报反馈通道贴吧违规信息处理公示1233回复贴,共6页,跳到页确定返回戬娥吧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