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宝莲灯魔幻手机同人】奇遇

【宝莲灯魔幻手机同人】奇遇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9月20日

  不是没看见黄眉眼中的泪花,也不是没感觉到自己心中的不舍,可他们终是属于不同的时空,不能为一己私欲而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所以,分别再所难免。但就像游所为对黄眉的承诺——他这一生都是他的好兄弟!

  送走了黄眉,游所为回到了自己的别墅,坐在沙发上,脑中全是和黄眉临走时的对话。

  “……”黄眉没答话,而是像不认识游所为似的,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然后点点头。

  “不是我说的,是猴哥说的。而且二郎神不是普通的神仙,他是我们那的司法天神,还是三界第一战神。照道理,凡和仙不会长得相似的才对,而且……”

  “游总怎么知道?”黄眉很纳闷,他好端端的一只狼(某龙:U确定U是狼?黄眉:黄鼠狼也是狼!),怎么会长得像只狗呢?

  “没什么。黄眉你先回去,这事你听听也就算了。我这二十一世纪的人跟你那的神仙长得像也没多大影响。”

  “也是,说不定是猴哥看错了。他也只见过二郎神一次,两人还打得天昏地暗的,没准他就认错了。”一想到马上就要分别,而且是再也不会相见,黄眉眼中有泪花,抱拳行礼,“那,游总,黄眉告辞。”

  似乎有点了解为什么第一次见黄眉就帮他买单,应是自己早就“认识”这张脸,而当初窥视傻妞,还作出了有违自己道德底线的事,只因他嫉妒小千——被傻妞随便选上的人——凭什么可以拥有傻妞。

  ――――――――――――――――――回忆―――――――――――――――――――

  有一天(那时游所为还未认识小千),游所为下班回家途中——因忙了一整天,眼睛很疲劳,所以游所为的车速开得很慢——突然,他从车里看见一百米外从空中掉下一物。猛踩刹车,游所为下车后发觉掉下来的竟是两个人。近看,那两人穿的都是黑色衣衫,但奇怪是他们一身古装打扮。

  拍戏取景?从威崖上不甚掉落?不会啊,古装戏怎会在高速公路上取景?那他们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游所为边想边又走近几步,他发现他们是一下一上地掉在路上,看样子应该是在下的那人想护住他身上的人。那人面朝下因此他不知他长什么样,而当垫背的则身材瘦削,一头乱发,长得很是其貌不扬。

  他蹲下身,慢慢地把两人分开,而就在游所为把上面的那人放平在地时,他吃了一惊——那人竟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猛地后退一步,但不容他多想,那人身上涌出的鲜血迅速在地上酝然开来。游所为马上再靠近那人,扯开他的衣服想为他做简单包扎,可入目的伤口又让他愣住(从左肩至右腰有道很长的伤口,血还在不停的流向体外),这样的伤口让游所为打住了把他们送医院的念头,他尽量不触碰到那人的伤口而把他抱到车上,再把另一人也抱上车的同时,他发现他并无受伤,但不知其有没有内伤。弄妥后,游所为在把车开向离这里最近的别墅时,打电话给了他认识的一位家庭医生。

  抵达别墅,吩咐佣人如果张医生到就带他来一楼客房找他,为了便于医治,游所为还先把他们安置在了同一间房间。随后张医生赶来,游所为谎称那个长得和他很像的男子是他表弟,还有一人是他表弟的同事,两人拍戏掉威崖时不甚摔落,而他表弟在摔落前还不巧被混入道具中的真刀所伤。

  张医生认识游所为多年,深知他的为人,不然他肯定不相信眼前人的所言,为他们检查后,张医生发现他表弟的同事很幸运,除了擦伤外只是昏迷而已,但游所为的表弟就比较严重,他好不容易帮他止住外流的血,可伤口很深极易感染,他嘱咐游所为一定要不分昼夜地看护他,如果三天内没有其他并发症那他表弟就度过危险期了。之后,游所为果真照张医生所说,衣不解带地照顾他“表弟”,而在第二天的中文,另一个人有醒来过。

  “……主人……救救我主人……”那人刚从昏迷中醒来,就一把拽住游所为的衣服,急道:“救救他……”等他看清游所为的容貌时,那人一脸的惊喜,“主人,主人你没事了就好了……”心里一安心,那人又昏了过去。

  看着昏过去的那人仍旧拉着他的衣袖不放,游所为知道的他是认错人了,可他不解的是那人对他称呼。

  这个问题游所为本想那人清醒后总会弄清的,可不知在那人完全清醒后,游所为更加的不解了。

  “……”游所为观察了一下,那一本正经回答他这些问题的人,心想: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

  真的好像啊,连气味都很像,不过可以看出他没有法力,也确实是个凡人,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像……

  “哮天。”姑且就这么叫,游所为觉得相处在一个屋里,总不能没有名字,“你说什么?”

  “……”被叫到自己的名字哮天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把心里想的话都嘀咕出来了,偷偷瞄了眼床上睡着的杨戬,又看看游所为,“没…..没什么。”

  度过了张医生说的危险期,游所为也确实看出杨戬好了很多,便想回三天都没出席的公司把公事处理一下。而后,游所为只要有空就会来这别墅看看,可是那叫杨戬的人一直没醒,再来就是遇到小千,他渐渐迷失到了傻妞的事件中,这别墅中的人也慢慢被他遗忘。

  ―――――――――――――――――回忆结束――――――――――――――――――

  但又要他怎么相信,那可是只有电视和书上才会出现的神话故事中的人物,如果不是发生了傻妞的事,纵是游所为再聪明,也不会当真。

  不知杨戬有没有醒?还是已经醒来离开了?毕竟过了很久了,他是天庭上仙,没道理会伤这么长的时间,可他如果真醒了,应该不会留在他那个别墅吧?

  游所为没报多大希望地往那安置杨戬和哮天犬的别墅,按了门铃,开门的竟不是他雇的佣人而是穿着居家衣服的哮天犬。

  “……”游所为一愣,才想起因为自己救过杨戬和哮天犬,还长得很像杨戬,哮天犬便想认他作二主人。游所为纠正了无数次,未果,也就默认了,可之后很久都不曾来过,一时还真忘了他是有这么一个称呼,“你主人呢?”

  见哮天犬吞吞吐吐就知杨戬还没醒,游所为来到他睡的房间,见床上杨戬安静地睡着。他走近床边,俯身,轻轻拉开杨戬的睡衣,赫然发现那条从左肩至右腰的伤痕并没有退去。

  随着沉香渐渐用力,原本呼吸平稳的游所为开始呼吸急促,白皙的脸庞也开始涨红。游所为的变化全部落在沉香的眼里,看着他难受,沉香心里也很煎熬。

  手下的人慢慢和脑中的舅舅重叠——湖边那个笑着为自己打扇的舅舅;送自己金锁的舅舅;追杀自己的舅舅;释然地接下自己一斧的舅舅;染血的舅舅……沉香,你想再杀舅舅一次吗?

  想到这里,沉香一惊,立刻放开游所为。缺氧的肺部如火在烧,却因沉香地放手,突然被灌入大量冰冷的空气,导致游所为猛咳不止。

  乌云散去,明月高挂,柔和的月光洒进房间,呼吸还有点不畅的游所为睁开双眼,看见是脸上有着两行清泪,很担忧望着自己的沉香。

  “唉~”叹口气,游所为从床上坐起,举起右手为沉香擦干脸上的泪水,“既然你已经做好事后会让杨戬责罚的准备,为什么在最后时心软?”

  “游大哥,你果然一直醒着。”沉香看出游所为眼中没有刚醒的迷茫,而且没有人在生命垂危时不反抗的,“为什么是你救的舅舅,为什么你不自私点,为什么你人这么好,为什么…….是你……”泪又涌出眼眶,沉香很矛盾,“如果不是你,我可以下手的……”

  “你在我房外徘徊,不单单是今晚,可是有所行动的只有这次,我想你应该是时间不多了。”

  “是啊,道家至尊的阵法再加上小玉万年的法力,也只不过换得我来这里一个月的时间。”沉香不懂眼前的人,“你明知我想杀你,为何不逃?”

  是的,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大家都没有说破游所为是杨戬的复原的关键,但每次杨戬在休息时或者在全心全意地打坐自我疗伤时,哮天犬总是守在门口,坚决不让游所为进杨戬的房间。游所为从这很明显的举动中也不难猜出些什么,所以,沉香可以不问游所为是怎么知道他和杨戬之间的联系,可是,这个问题他却不得不问。

  “你是我舅舅的一抹元神,是被我用开天神斧劈裂的碎片,舅舅说,你已在世为人,此生就不再是‘杨戬’了。”

  “但我终究是他的一部分,而且经过二十八年的洗礼,我这片元神休养得很好,能回归本体的话,应该对杨戬的复原很有利。你时间所剩无几,相信也没有机会再过来,现在不杀我,你不后悔?”

  “你!”游所为的淡然的态度让沉香想起了为他和母亲牺牲的舅舅,“傻瓜……你们都是……”

  “…….他打算等到我寿终正寝吗?”沉香没有回答,等于默认了游所为的问话,“果然是个傻瓜。”

  其实,游所为没有在说笑,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死一个凡人能让天庭的司法天神复原,是产生效益的最大化了,再者,这个凡人原本就是那仙元神的碎片,更加是怎么算都“不亏”的事。

  “我不知道。说真的,开山神斧是上古神器,当时我又没手下留情,我没把握元神归位后,舅舅能全部复原。”

  因此沉香才急着想杀了游所为带杨戬回去,可他现在有点明白杨戬为什么要等,就像他自己说的,如果游所为不是这样的人,不用等沉香动手,杨戬也会亲自处理。

  “不。”沉香知道游所为想说什么,他打断他的话,“我相信舅舅,他可以的,所以我决定明天和哮天犬叔叔一起回去,然后,我们和母亲还有小玉会在华山等他回来的。”

  “你……”游所为没说完,只见房里银光一闪,沉香如同突然出现一般的又突然消失了。

  既然是冒着生命危险而来,就说明他是多想带杨戬回去,可现在却为了一个凡人……又是一个傻瓜……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