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第十一章 极品沉香

第十一章 极品沉香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2月08日

  如果说,孙哥第一次带我过来,我就肆无忌惮大挑特挑,恐怕下次孙哥就不会带我玩了。

  虽然孙哥是管理储藏室的,不过,他也是公司最底层,在公司内想要晋升,那必须不定时购买一定数量的古玩,然后再到公司去鉴定。

  符合公司的要求,那么,就可以轻轻松松晋升,倘若不符合,即使在公司呆的时间再长,恐怕永远都是最底层。

  至于那些高级场所,一件物品动辄几千,如果鉴定水平比较低级的话,恐怕单纯在实习期内,个人每个月亏损几万,甚至十几万,那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要知道,公司也有明文规定,实习鉴定师的补贴是有限的,也就是说,超出亏损底线,那全部由员工自己承担。

  秦淮河畔,人来人往,倒也算是一个繁华地段,那几处地摊也很明显,不过,却冷冷清清,基本无人过问。

  我孙哥在几个地摊上仔细看了看,也没什么值钱玩意,孙哥倒是买了几样认为有价值的物品。

  眼前有佑七杂八许多古玩,包括鼻烟壶,玉佩,花瓶,木料等等,而我却被七八根木头给吸引了。

  据我所知,现在的沉香市场异常火热,但却出现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很多收藏爱好者喜欢资源稀少之下现有的高品质沉香,比如奇楠沉香;

  另一种是拍卖市场经常拍以天价的具有历史文化的老沉香,而且一般而言,这些具有历史文化意义的老沉香制品多以迦南沉香为主。

  我先看了紫砂壶,又看了其他玉佩之类的,到了最后,随意抓起一根沉香木,仔细看了起来。

  单纯从外表,最多和沉香有两三分相似,我稍稍擦了擦外表,刹那间,我瞳孔一阵收缩,木头深黄褐銫,通体散香,质地致密,气味淳正,清润甜圆,层次分明,我心猛烈地跳了几下,釢釢的五六不离十,即使不是沉香,也应该是其他珍贵木料。

  “这可是唐朝敦煌窑烧炼出来的极品紫砂壶,少说也价值上千,这样吧,你也算是我开张第一笔生意,五百块卖你!”老头笑眯眯地说道。

  “你这纯粹瞎胡闹,赶快一边去,别耽搁我做生意!”老头吹胡子瞪眼,直接挥手让我走人。

  “这样吧,五十块,顺般把这几根破木头送给我。”我随手指了指那几根小木头。

  “你傻呀,我听说紫砂壶泡茶,第一次最好用木火烧烤紫砂壶下方,你这些破木头正好派上用场,所以,我破格给你加点钱。”我慢慢悠悠地开口道。

  当然,我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用袖子小心翼翼地擦拭紫砂壶,至于那几根沉香,我完全当作没看到。

  我小心翼翼地把紫砂壶捧在手心,又随手把几个小木头揣到口袋里,最终哼着小调离开了地摊。

  “总共估算出来,孙长安你购买的东西价值五百块,和你所报出的四百二相比,没多大区别,可以直接到财务报销!”鉴定师陌默然很快给出了结果。

  听到这样的答案,孙哥无奈地摇了摇头,距离成为公司正式员工还有很长一段路啊!

  “几样加起来总共价值为一百六十块,和你报出的两百二差距不大,可以直接报销!”陌默然同样给出了判断。、

  听到沉香这两个字,我鏡神一振,先前我也仅仅是估计,并没有把握,如果陌默然说这就是几根木头,那我哭都来不及。

  “你稍等,我们公司沈总可是各种木料鉴定高手,让她瞧瞧,肯定能轻松鉴定出来。”

  听到沈总这两字,我内心顿时有点忐忑不安,毕竟,昨天似乎把沈灵给得罪狠了,女人嘛,最容易记仇了。

  “这应该是沉香,一般的老奇楠沉香不沉水的还是保持着软滇澵杏,沉水之奇楠沉香会变的比较硬,如果用刀切,不沉水奇楠沉香依然是软,沉水奇楠沉香就要比不沉水棋楠硬许多。无论老奇楠沉香沉不沉水,两者在刀感上有这样一个共同滇澵杏,就是缺少了在切新奇楠原料时,对刀的反作用力的弹杏感!”

  沈灵仔细看了看,那就侃侃而谈,并且,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可以断定,这应该是老奇楠沉香!”

  “沈总,您太厉害了,我看了半天,那都没敢断定这是沉香,更不用说是什么特质的沉香了。”陌默然一脸崇拜,还不经意地拍了个马芘。(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回书页][下一章](快捷键→)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