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泸溪公务员夫妇私用警车盗取国家稀有资源阴沉

泸溪公务员夫妇私用警车盗取国家稀有资源阴沉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4月16日

  11月16日,泸溪县潭溪镇小能溪村一组向明璞、李维志、向建华等数百位村民反映:9月21日(农历八月十七日,中秋假日)约17时左右,泸溪县公安局科员穆元发及其妻子——泸溪县安监局副局长邓发粮,驾着警车至泸溪县潭溪镇小能溪村行政管理区内的大坝接应其父穆世乾,将其父在大坝境内的稻田底下挖掘出的一根长6米许,木蔸部1.5米直径,尾部直径1米左右的阴沉金丝楠木盗运走(文章后附有图片为证)。

  小能溪村村民小组组长向显清说:9月21日(农历八月十七日,中秋假日)约17时左右,一辆警车行至该村口就开始鸣笛。他于是向小能溪村支部书记向昌鸾电话,“我们村里莫有那个出事情了?警车叫的这么急。”向支书回应说:“村里没有人出事情吧。”他随后分别向大坝小组向清太、千丘田小组符安好打电话询问:“组里是否有人出事。”回答是:“都没有人出事情。” (由于村里没有人有相机,故未拍摄下警车鸣笛的照片,但有相关证人可以作证)

  事发当天旁晚,小能溪村有数十位村民进行理性劝阻,但穆元发及其妻子一意孤行,不听村民好言相劝,并鸣笛恐吓老百姓。时隔三天后,该村村民代表到穆元发父亲家做其工作希望他们父子俩将该木上缴国家相关部门,并致电穆元发希望他做做他父亲的思想工作,通线分钟,但穆元发就是不听村民的建议,并在电话里扬言,“随便你们怎么去搞,上访也行!”

  小能溪村一组向明璞等数十位村民叙述了穆元发父亲挖掘地下阴沉金丝楠木的简要过程。“穆元发父亲穆世乾于2013年9月19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在小能溪村行政管理区内的大坝的田下面动用挖掘机挖取有限珍惜国家资源——阴沉金丝楠木。当天上午9时许,一台挖机开挖,至9月21日两台挖机进行开挖。当天下午3时许,该金丝楠木被两台挖掘机起出地面,并装上了载挖掘机的平板汽车上。

  该村村民向明璞说:“经广州一家鉴定机构初步鉴定,此木沉埋年段约800年以上。价值高达60余万元。”村民们认为金丝楠木属于国家珍稀植物,下午3点至4点之间,小能溪村村民也多次劝告穆世乾不要将此金丝楠木运走,最好上缴国家,但穆世乾的态度相当的嚣张,并口出狂言:“我儿到泸溪县公安局工作,我儿媳妇到县安监局当领导,我挖我自己田底下的金丝楠木,管你们大家个卵事啊!”

  村明向明璞说:“中央八条禁令和湖南省九个约束明确规定了,禁止随意动用,穆元发和其妻子身为公务员,在节假日期间动用公车,且同时还是警车,不但不劝告其父的行为,还为其父撑腰仗胆,一同盗取国家珍惜资源为己有。这难道不应该受到相应的处分吗?

  小能溪村村民请求泸溪县委、县政府、县委组织部高度关注此事,依据中央八项规定、省委约束九条及干部管理规定,对穆元发夫妻俩进行处分,并对泸溪县公安局、县安监局相关负责人进行问责,同时从严治警。”强烈呼吁:“请穆元发夫妻俩及其父亲将阴沉金丝楠木上缴国家,并要求将原物放至泸溪县政府大楼前坪,让全体村民亲眼为见方可放心。”

  村民们感到气愤的不仅仅是阴沉金丝楠木被盗取,而是穆元发夫妻假借公安的名义,在村民面前鸣警笛耀武扬威,试问,谁给了他们在群众面前可以如此作为的权力。

  此照片系从农田下面挖掘出的阴沉金丝楠木。建议湖南省公安厅从严治警。从严管理警车的使用权限。

  建议湖南省委政法委、省公安厅高度重视此事。从严如实查查此事。从严治警应该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基本要求之一,更应该有切实行动——规范警车使用权限,我们相信人民群众坚决拥护中国的领导,更相信党领导下的相关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首先是自己守法,遵法,遵规。而不是私用警车,恐吓百姓,盗取国家资源。湖南是历史大省、文化大事,更是政治家辈出的大省。一代伟人、新中国的缔造者同志曾说过:“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我们深信,人民群众是一切鲜活的源泉。尊重群众应该是公务员最起码应该具备的素质之一。

  有人证、物证、更有村民的签字,且有穆元发老师的求情信息为证。建议把求情宽容信息照片一并发到回复里。

  挖得好挖的妙,自己的责任田挖出的东西凭啥要上缴国家?恐怕是要上缴贪官吧!

  一、原文说“(由于村里没有人有相机,故未拍摄下警车鸣笛的照片,但有相关证人可以作证)”,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整个村里面的人都没有手机带相机功能的?后面原文又说“阴沉木(文章后附有图片为证)”,我没有看到照片,如果有,那阴沉木的照片是从哪里弄来的,莫非是电脑下载的,四川重庆有很多阴沉木可供拍摄。

  三、原文说“并在电话里扬言,“随便你们怎么去搞,上访也行!”,“我儿到泸溪县公安局工作,我儿媳妇到县安监局当领导,我挖我自己田底下的金丝楠木,管你们大家个卵事啊!”这两句话是不是特意被添加在文章里蒙骗读者。

  四、原文说“该村村民向明璞说:“经广州一家鉴定机构初步鉴定,此木沉埋年段约800年以上。价值高达60余万元。”村民们认为金丝楠木属于国家珍稀植物,下午3点至4点之间,小能溪村村民也多次劝告穆世乾不要将此金丝楠木运走,最好上缴国家”,难道在穆世前挖掘之前小能溪村村民向明璞就已经挖了一块,还非常热心的跑到广州去鉴定了。

  六、9月21日挖掘的事,现在都11月16号了,为何现在才发表文章说穆世前挖掘阴沉木的事,可见挖掘时村民认为穆世前挖掘阴沉木很正常,只有向明璞知道是阴沉金丝楠木。之后向明璞找穆世前购买,生意没谈拢,才于11月16号联合几个合伙人威胁诽谤。

  你们两口子节假日开着警车鸣笛进村是真实的事实,请不要再狡辩了;你们说遇到“拦路敲诈勒索”,请问是谁敲诈了你们,你们两口子到底给了别人什么?我再问一句,你们的每月工资是多少?年底奖金是多少?你们到底那里来钱进行对他人进行贿赂。

  要不要把你老师向他人求宽恕你的信息照片发到红网里来?要不要把小能溪村村民及开警车的相关证据都发到红网上?就凭你私用警车且鸣笛进村这一条就够的处分你的。大家为何一直这么容忍你,是觉得你是潭溪人,潭溪能走出去一个工作人员不容易。事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希望你的成长之路顺畅,无论你是松柏潭人还是小能溪人,我们都是对你百般的宽容,请你的心态放平和些,也请你理解乡亲们为何这个时候才揭发你。国庆期间有村民代表到你父亲家也与你通了电话,这些都有录音的。你是学刑侦的吧?但村民中更有学法律专业的。有人举报你买了12条烟准备送给个别村民,但小能溪村的村支部书记是坚决不允许个别村民抽的,并极力不允许村民这么做的。你作为公务员哪里来这么多钱买12条烟?你们两口子的工资加起来都不够买12条烟吧?所以说,你应该从你的内心深处向村民道歉,向你的所做所为进行忏悔。请你不要藐视你自己的所为。潭溪镇小能溪人可以宽恕你。

  第五、小穆父亲一介农夫在与村民争吵过程中说出这样的话更不足为奇。湘西人、特别是湘西部分人有个鲜明地特性,就是说话喜欢带个——“卵”字。这一点或许是湘西人血性的一个侧面写真。小能溪村民与小穆无冤无仇、更无爱无恨,更不会拿语言来蒙骗读者。

  第八、小能溪村民不存在对小穆有任何的威胁,更不存在诽谤。要谈及威胁,我看是小穆威胁小能溪全体村民,小穆节假日期间驾着警车进村一路鸣笛至大坝,这些事实天地可鉴、小能溪村民更见。更有村民代表签字的举报信可鉴。一个青年公务员,你怎么就没试想一下,小能溪村与你所出生地松柏潭村可谓山依水相连音相同,你从县城回潭溪松柏潭村探亲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开着警车大呼小叫地吗?你的骨子里还有人民,百姓、农民这些字眼吗?干吗非要在乡亲们面前耀武扬威呢?无论一个人走多远,但永远不要忘记了故乡,更不要忘记自己来时的路,你的爷爷你的父亲和很多人一样,他们都是农民、更是百姓。中央三令五申:严禁警车私用。你倒好,节假日开着个警车大呼小叫,还帮着你父亲一起盗取国家珍稀植物,更为气氛地是,你还把自己的老婆也拉上。真是团结的一家人啊!

  第九、我想追问七楼所说的:“9月21日挖掘的事,现在都11月16号了,为何现在才发表文章说穆世前挖掘阴沉木的事,可见挖掘时村民认为穆世前挖掘阴沉木很正常,”我只想提醒七楼一句,请你不要在这里强奸民意,不要搞被认为。

  第十,村民的要求很单纯,只要你把树交出来给国家,至于你开警车鸣笛进村的事情,村民可以谅解你,毕竟你还年青,你的成长之路还很需要走很远,潭溪镇难得出你这么个大胆、有勇气地的公务员,大家还是可以原谅你。

  第十一、我理性地回复你,不存在对你有任何地诽谤,更不存在威胁你。我一介百姓,我不敢若你,你是“官”,我们这些老乡们都盼望着你光宗耀祖,坐大轿子回来的那一天。好好干,小穆,你是潭溪人民的骄傲!大伙盼望着你早日当更大地官,好为乡亲们谋求点福利!

  “9月21日(农历八月十七日,中秋假日)约17时左右,泸溪县公安局科员穆元发及其妻子——泸溪县安监局副局长邓发粮,驾着警车至泸溪县潭溪镇小能溪村行政管理区内的大坝接应其父穆世乾,将其父在大坝境内的稻田底下挖掘出的一根长6米许,木蔸部1.5米直径,尾部直径1米左右的阴沉金丝楠木盗运走(文章后附有图片为证”

  个人觉得,现在当官的都仗着自己有权有势,麻木不仁的滥用私权,一年不晓得那些当官的要往自己口袋里报发票报大几万!近几年私家车也越来越多,那些买私家车的子女基本上都是那些当官,乱报发票,请省纪委、监察组好好查查泸溪县各单位经费开支。

  纯系炒作、八卦,劝各位莫受误导。理由:一、民警请示领导驾驶警车,潭溪政府干部也知情,何来“私驾”;二、潭溪派出所有报警登记,自然是执行公务;三、阴沉之木出自自家田坎,自己农民父亲处置,怎言国家公务员夫妇盗取?四、即便老婆不在也无法改变穆某积极化解农村族际间群械群斗的出发点,其行为正义,值得肯定,又并不违背《人民警察法》、《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五、老婆出于担心置身现场,焉能改变事实的本身;六、此事无论本质或形式,无非一起报警而已,是绝对公务行为。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二、潭溪派出所有报警登记,自然是执行公务;”17楼所言。我请问,潭溪派出所为何当天没出警?这是质问1.质问2:小穆是老穆的儿子,亲自驾警车并鸣笛进村,此事,我认为是欠妥的。3.既然小穆驾警车到了现场,也就是说知道其父挖掘其树,小穆为何没给老穆就树一事处理意见?4、按照17楼所言意思理解,老子遇到困难,儿子就可以以公权进行处理自己的私事对吗?按照17楼的逻辑去理解,假如某公安局局长的父亲遇到一些事情,公安局局长是否可以带着全公安局的警车并鸣笛,亲自去往现场呢?小穆在这起事件中,存在以公权谋办自家私事的行为。咋听起来,像是在执行公务。实则,支持其父将国家珍稀植物盗卖。这棵树到底去哪里了?5、按照17楼理解的,你今后在你们家承包地下挖掘得国有珍稀植物或者文物是否都应该自己处理呢?我看你是费尽力气在狡辩,费尽心思在说自己有理。

  质疑回复1。第一点:存在讲假话,且大白天地向全省人民讲假话。我于近日专门就此事作了明察暗访。小能溪村一组小组长向显清看到并听到警车鸣笛进村,时间大约是下午2点左右。他专门给村支部书记向昌鸾打过电话讲到警车进村一事情。本人对调查情况作了录音。回复讲:“事发当日,穆元发本人接到其父受20余名无业青年拦路敲诈的电话,当时穆世前情绪失控,要叫亲戚朋友过来帮忙,穆元发极力劝阻其父亲。”此处存在讲假线点前小能溪村民并没有拦小穆父亲的路。这个我专门电话询问了村民。事情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当天上午大坝村民向某的儿子知道穆世乾要于当天下午将树运走,于是不允许老穆将树运出该村。何来20多个无业青年拦路?就算把小能溪在家的未出门打工的青年加起来也没有20多个,这不是讲假话是什么呢?回复讲:“以正规程序向领导汇报之后,经过领导同意才去事发地了解情况,不存在私用警车一事。”那么请问,既然你们是向全省读者作回复,向湖南日报旗子下的华声在线作回复。为何不客观交待清楚,穆元发向局里那位领导汇报了,那位领导同意了,这些为何不提及?是以正规程序汇报,请问节假日期间是以电话汇报的吧。那么向领导汇报的通话时间是何时起,何时止。?讲假话,请讲像一点好不好?元发,你怎么看呢?穆元发作为穆世前的儿子,又是公安局的刑侦人员。本就应该回避此事情,为何还派遣穆元发开着警车亲自前往,且警车一进村就大呼小叫。是否存在以公权办自家私事的过失。另外,穆元发如果当天是从泸溪白沙开着警车出发去小能溪村,那么县公安局为何只派穆元发一人驾着警车前往?了解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派两名公安人员前往,既然只派穆元发1人前往,难道就不担心老百姓讲你们仗势欺人吗?开着警车鸣笛来村里处理家务事来了。

  村民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讲了,“你们开警车来吓人,觉得气不过,小能溪孩子莫那么好欺负,才于晚上8点左右拦路不允许你们把树运出去。”我相信我党的优良传统,“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不会讲假话。喜欢讲假话的往往是一些芝麻小官。所以说,你们回复的第一点存在天大的漏洞,自己讲假话前都没好好打打草稿。

  第二点:回复1讲:“之后,穆元发向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领导汇报了此情况,队领导让其先去把情况了解清楚,掌控事态,防止事态恶化,并及时反馈情况;。”回复3中:“穆元发到现场了解情况之后,即向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领导以及当地潭溪镇政府领导汇报情况;县刑侦大队领导联系了潭溪镇派出所人员、潭溪镇政府领导也安排了村干部赶过来。”笔者调查取证:潭溪镇政府一位干部是晚上7点多钟打村里一位干部的电话,村干部也证实了有政府一干部打电话问他:“有警车进你们村,莫出什么事情了。”(有电话录音为证)从这一点及村民接受调查的发言,可以证实:村民在穆元发开警车进村前并没有威胁其路,更没有拦路。而回复中讲:“事发当日,穆元发本人接到其父受20余名无业青年拦路敲诈的电话。”这纯属于颠倒事实,讲假话。从回复来看,小穆是接到其父的求助电话才采取这些行动的。但是,泸溪县安监局的这份回复与真实的事实及村民所说的存在很大的出入。真实的情况:穆元发开警车鸣笛进村前,没有任何人威胁他父亲。村民说,穆元发是冲着这棵树的价值及私利,开着警车而来为其父壮胆的。存在以公权谋求私利的行为,且节假日动用警车进村处理家务事,实在不应该。村民在接受笔者调查时还说:近些年来,小能溪村人更文明了,更懂得用法律意识保护自己,维护家国利益,在是非面前看的清楚,立场坚定。但小能村人更有血性的一面,容不得他人利用公权徇私,为其父亲撑腰,盗取国家珍稀植物。所以他们晚上的拦路行动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们更爱自己的家园,更热爱我们伟大的国家,英明和伟大的中国领导下的干部应该更比村民懂法纪,然而事实上令他们失望。于此他们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采取拦路,其本质目的保护国家珍稀植物,不落入某些以公权谋求私利之人的手里。

  质疑回复2:第一点,举报信中说:“约17时左右,一辆警车行至该村口就开始鸣笛。”笔者对举报人进行了调查,举报人称因笔误将14时左右误写成17时左右。关于这一点,笔者在对小能溪村主要干部进行调查的过程中,也电话证实了——“小能溪村一组组长向显清给村干部打电话讲警车进村鸣笛的时间是基本一致的。”笔者已经委托律师及新闻记者保存了此份调查取证的相关录音。所以回复中讲:“二、去了解情况的穆元发所开警车自始至终没有鸣笛。”是一句特大的假话,写回函的人简直一派胡言。

  质疑回复3:第一点,回复原文讲:“穆世前是一个十分老实的农民,年年都要来此种自家田地,迫于压力,怕了那些无业青年,才妥协给他们五千多元买了二十多条芙蓉王。20余名无业青年收了烟,同时也知道敲诈是不对的,怕被追究责任,在政府派的工作人员到达之前就放行了。”我想请问泸溪安监局,穆氏父子给无业青年烟是什么时间?为何不作交待?这是回复的最大盲点所在。另外,我也向村民及村干部作了取证:村民讲你们只买了12条烟。其中有一个人拿了2条。那么你们在回复中居然讲——“才妥协给他们五千多元买了二十多条芙蓉王。”你们所言与村民所言存在说法不一致。村干部在配合笔者作证据取证时讲了,“奉劝那些孩子们不要抽你们送的烟,退回你们的烟。”(有电话录音为证)你们一家三口这么做,其实是变相行贿,贿赂部分青年。国有纪,家有法,当地有党委、有政府、有派出所,你们理应走属地管理原则,先由潭溪派出所出警来处理和协调此事。而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你们讲假话,讲有人威胁你们父亲,那么威胁的时间是何时?你们是真正履行了请示而从泸溪白沙出发来小能溪村的吗?村民讲了,拦路是晚上7点左右的事情。你们在回复1中,何来先有拦路一说。

  质问回复4:笔者对到穆世前家的3位村民进行了取证,并进行了电话录音。他们并没有恐吓老穆。那么请问泸溪安监局的回复:“说他们还要挖穆世前家的田,不然的话就要找他儿子的麻烦。”到底是谁说的?其中一位村民与穆元发通了电线分钟左右。村民只提一个要求,请将此树上交国家。何来恐吓一说。至于小穆在电话中还是讲了:“爱搞,你们可以去告。”

  质问回复5:回复原文讲,“实际情况是:之前他人多次到穆世前责任田中挖树至田提塌方,十几年来,田根本无法耕种。万般无奈之下,在经过多次向镇政府汇报此情况后,镇政府建议穆世前自己将树挖除并恢复田提以便耕种。”我特别和仔细阅读了这88个字。真可谓大有文章啊。

  大家仔细读读泸溪县安监局高才生写的这些回函吧。回复3讲:“年年都要来此种自家田地,”“回复5讲:之前他人多次到穆世前责任田中挖树至田提塌方,十几年来,田根本无法耕种。”时间概念的荒诞,叙事前后的矛盾。简直让人想骂大街。

  回复5:“在经过多次向镇政府汇报此情况后,镇政府建议穆世前自己将树挖除并恢复田提以便耕种。”这里注意一个关键时间词语:多次。这说明三个问题,一是镇政府不作为,二是穆世前是向镇政府的国土负责人汇报还是向书记或者镇长大人汇报了?没有作交待。三是别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挖你老穆家的田?有文章吧。为什么别人不去挖其他村民的田。这说明你田底下有宝还是有黄金甚至远古的妃子们大墓在其下呢?笔者想,你们一家三口比谁其实都更清楚这些树对于你们的价值利益所在。否则要是仅是一根树,一根毫无用处的树,你们舍得请挖掘机挖3天吗?

  质问回复结尾:“邓发粮从未向任何人借过警车、更没有用过警车。”未借警车是真话,也是真命题,真结论。但“更没有用过警车。”属于自己先承认事实,而后又狡辩事实。为何这么质疑。请看泸溪安监局回复1中的原文:“二、安监局副局长邓发粮作为儿媳,公公受威胁被敲诈,担心公公人身安全,去现场看一下也是人之常情。”请问她有什么资格乘坐警车去现场?既然是乘着丈夫开的警车去现场,是否属于间接使用警车,更说明泸溪对警车使用的不规范性。仅以她是老穆的儿媳这一身份,以情以私乘坐警车去处理家务事情吗?

  1、要追问这棵树去哪里了?穆元发开着警车为其树进行押运,这实则违规哟。从大坝一直押运到村口,乃至……,因为泸溪安监局的回复并没有交待清楚,8点后,警车是回泸溪白沙了,还是去了其他地方?这些不得而知,更没见回复有足够的说明。请问此树去哪里了?为何没有一个给人说服的理由和交待,是用作煮饭的材料烧掉了,还是卖掉了?如果是卖掉了,请你们把钱吐出来。

  一是穆元发开警车并鸣笛进村存在违规,穆元发与穆世前是父子关系,由小穆出面了解此事情,欠妥。同意小穆开警车进村更是欠妥,因为村民当天早上至晚上7点多前都没有拦路或者是威胁老穆的行为发生,仅仅只是个别村民上午不允许老穆将树运出。村民的行为是正当的,因为有村民知道这棵树价值不一般,且是国家珍稀植物,村民们的行为是爱国爱家更爱这个村的表现。

  1.综合管理和宏观指导安全生产工作,对安全生产行使国家监督职能。2.拟定安全生产考核目标,并实施监督和考核工作。3.负责组织安全生产大检查,开展安全生产执法活动。4.指导、协调有关部门承担的专项安全监察、监督工作。5.负责伤亡事故统计分析,组织协调重大事故的调查处理,负责安全事故的批复结案。6.组织重大危险源、重大事故隐患评估,监督重大事故隐患治理。7.负责新、改、扩建和技术改造项目(工程)安全设施的评价、设计审查和竣工验收。8.开展安全生产宣传教育工作,组织指导安全生产新技术的推广工作。9.监督管理劳动防护用品。10.组织、督促各企业法人、负责人及安全管理员,参加安全生产相关培训及考取相应的资格证书。11.承办上级交办的其它事项。

  三是小能溪村的近10个村民为何要拦路。他们也讲了自己的理由:“他们大白天的进村,大呼小叫(指鸣笛),吓我们小能溪村人,欺负我们小能溪村人。”村民说:“他给我们大家买12条烟,是向全体村民道歉的一种表现形式,他向大家在道歉,在向村民认错。”在笔者看来,部分接受烟的村民此说法有失偏颇。党有纪,国有法,家有规。有问题,可以向潭溪镇人民政府反映,可以向属地派出所反映,可以利用正当渠道进行说理。完整地保留下当天所有证据。当天晚上小能溪村的一位干部受潭溪镇人民政府一位干部的委托,到场劝阻部分村民不要收下这些烟。村干部在接受笔者的调查过程中也讲了,“他坚决不允许部分村民收烟,假如在这种情况下收烟,与受贿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甚至会让穆元发反过来咬一口——说你们敲诈他。”笔者在调查过程中,感到欣慰,欣慰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在我国广袤的农村大地上村民的觉醒意识、民主意识越来越强,集体主义精神越来越好,他们视国家利益至上,他们甚至为保护一棵国家珍稀植物,敢于与拥有公权的泸溪县公安局刑侦支队的科员穆元发及泸溪县安监局副局长邓发粮进行“斗争”。这种民主意识应该称赞,但村民拦路的行为有些许欠妥。希望他们在日后的保卫家园及家国利益方面,多一份成熟,多一份砥砺前行的勇气。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