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宝莲灯之玩转三界

宝莲灯之玩转三界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7月29日

  在这中间,我会写一篇新文,该文将不是上次在作品相关中发出的那篇,而是完全崭新的构思。关于内容我想如果你希望狐狸的话,应该也会喜欢它。

  兄弟五人吹过,开始合纵连横另组织联盟,以便互相抵制。先生们也有在暗中操纵的,使某某几个人联合,以先生为盟主。家长们听说儿子与谁吹了,又与谁合了,也愿参加意见:“不用跟沈定好,他家卖米,咱们也卖米,世仇!听见没有?”天赐在这种竞争里,充分的运动着想象:和谁合起来,足以打倒谁。他按照着“木羊阵”等的布阵法设下毒计,怎用翻板暗箭,哪里该设下消息埋伏,又怎样夜走荒郊,探听消息。他想到的比作到的多,可是他自己觉着作了不少;有时候想到便是作到了。他想到去探听谁和谁又有新的结合,他心里便作成一个报告:他和他在操场埋下炸弹,或是他请了他摆下天门大阵。这使他自己很恐慌,也有头有尾的告诉别人,于是班中的空气时时紧张起来,而先生骂他“瞎扯!”他也学会怎样估量人的价值:班上有几个永不得志的人,屈死鬼似的永远随着人家屁股后头;他们没有什么可说,说了也没人听。他们永远当“下手”,因为他们的爸爸不高明。谁的爸爸钱少,谁就得往后站。天赐的想象中永远不为他们摆阵设埋伏。

  正这么一边收摊,一边闲扯,摊前过去个人,高身量,大眼睛,小黑胡子,提着两个点心匣子。他看了天赐一眼,天赐也看了他一眼,觉得面熟。他可是走过去了。走出没有多远,他又回来了,站在摊旁看着虎爷。虎爷以为他是买东西的,拿出收摊子不再伺候的劲儿,不去招呼。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宝莲灯之玩转三界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