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沉香木手串 > 为什么说世界上最全球化的地方在公元1000年的中

为什么说世界上最全球化的地方在公元1000年的中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9月21日

  近几年,随着全球化愈演愈烈,有不少质疑的声音涌出:在这样的汹涌浪潮中,中国该如何应对呢?

  中国古代曾经非常开放,高度全球化,有着极为广泛的对外联系,中国商品、中国商人广泛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

  。在这本书中,她描绘了公元1000年全球化开启之时的图景,讲述了个人、社会、国家是如何被裹挟进全球化浪潮中的。

  在公元1000年的世界舞台上,中国在“全球化”中扮演角色之重、影响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街上到处都是顾客,他们购买来自斯里兰卡的珍珠项链,佩戴由非洲象牙雕刻而成的装饰品,使用添加了稳定剂(来自中国西藏和索马里)的香水、由波罗的海琥珀制成的小瓶子,以及各式各样的沉香木家具。空气中弥漫着外国熏香的气味。附近的一家商店出售着价格昂贵、工艺精巧的产品,而且该产品的样式是为当地消费者特别改进的。印度教徒、穆斯林或佛教信徒会聚集起来,一同庆祝节日。

  后来,你来到朋友家做客,她会端给你一杯散发着独特香味的冷饮。这家人炫耀着他们新买的东西:一张由爪哇檀香木制成的精致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只雕工精湛的犀牛角。屋里的许多小摆设看上去都是进口的,彰显着你朋友的国际化品位。

  泉州位于中国东南海岸,处在上海和香港的中间地带,直接面对着中国台湾地区,是当时世界上面积最大、最富庶的港口之一。泉州出售的所有产品,都是当时的普通贸易商品。

  泉州与附近其他港口的繁荣蔓延到了整个福建省,使该省居民摆脱了自给自足的农业,并能够为商业市场生产商品。就像东南亚的居民为供应中国人而获取香料一样,福建人也适应了生活在全球化经济环境中的挑战。

  他们不再种植自己所需的食物,因为他们发现,改种荔枝、甘蔗和糯米等经济作物,或种植苎麻、等当地纺织原料,就能赚取更多的钱;然后可以用挣来的钱,到当地市场上为家人购买食物。于是,许多人完全放弃了农业。有些人在银矿、铜矿、铁矿和铅矿工作;一些人选择捕鱼;还有一些人将海水引入池沼,蒸晒制盐。

  穆斯林商人用独桅三角帆船将这些香料直接从阿拉伯半岛运往中国。在早些时候,那些从波斯湾到中国的商人基本上都会绕过东南亚,不会在那里搭载或卸下多少货物。用现代贸易术语来说,终端用户主要是在中东和中国,而并非东南亚。

  随着时间的推移,商人们将眼光转向东南亚的产品。他们开始用一种生长在苏门答腊北部的松树树脂,代替从阿拉伯半岛带来的乳香。

  乍看之下,晚期转向东南亚商品的做法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为什么商人们一开始时是从遥远的阿拉伯船运货物,在几个世纪后,才转向了更近的货源?毕竟从一个离中国更近的地方开始销售商品,在经济上会更有利。

  这个问题的答案听上去很现代:在一开始,东南亚地区缺乏可支持国际贸易的基础设施和专业供应商。商人们需要有人来组织作物的收割、加工以及把它们运送到海岸,而停靠在海岸的船只则把它们运走。于是,不同的人开始一起收集那些树木和树胶。通常情况下,一组人会在高地森林收割某种作物,另一组人用小船把它们顺流运到某个港口,而第三组人则待在岸上,负责把它们装上远洋船只。

  来自中国的需求的增长,直接影响了收获香木的本地居民,以及那些向港口运货的人。在商人开始停留于东南亚以前,这些本地群体中有许多人以猎人和采集者的身份生活,他们采集不同的林产品,供自己使用。但渐渐地,这些人开始深深地陷入一个复杂的准工业化的农业系统。他们不得不全职工作,向自己从未见过的中国买家出口商品。是的,这种情况发生在蒸汽船或电力出现以前,全球化以这种方式改变了从未离开过家园的本地居民的生活。

  1004年与辽朝的战争,以1005年签订的澶渊之盟为结束。尽管盟约要求对辽宋边境贸易进行严密的监管,但实际上,边境线上的双方是相互渗透的。辽朝政府下令禁止马匹出口,但马匹还是进入了宋境内;虽然宋朝政府也禁止一些货物的出口,如盐、书籍、地图、武器和钱币,但它们也会被运往北方的辽国。

  宋朝之所以禁止向辽朝出口钱币,是因为含铜量高的铜钱仍然是宋朝境内使用的主要货币,财政官员担心这些钱币的流失会损害国家经济。中国的硬币是圆形方孔钱,可以被串在一起,容易清点。最初,是1000枚钱币穿成一串,后来因通货膨胀,变为700枚一串。硬币的缺点是重,因此很难长途运输,而且铜的供应也不总是能满足钱币的需求。

  公元993年至公元994年,经济的窘迫引发了叛乱,叛乱之后,当地商人采取了变革手段,即用纸面上的本票代替铁钱。到了1170年,宋朝政府建立了一个永久性的纸币体系,纸币背后的支撑则是白银。

  一夜之间,笨重的铜币就不再使用了,商人们抓住机会,向日本大量出口铜钱。日本人出口到中国的主要商品则是木材、硫磺、水银和黄金,这些都是原材料。

  起初,日本政府禁用中国钱币,但在1226年,政府改变了政策,允许这些钱币的使用。到了1270年,中国铜钱已成为整个日本列岛事实上的货币。12世纪和13世纪,中国钱币在爪哇广泛流通,爪哇人还对之进行了仿铸。

  公元1000年的世界能教给我们关于全球化的哪些知识呢?显然,我们当下的世界在无数方面都与之不同。

  其中最显著的不同之处是当下的世界远比过去拥挤。现在的世界人口已接近80亿,而公元1000年的人口数为2.5亿人,当时的人们享有很大的活动空间。今天的人们对地球上的其他人已经有很多的了解,即使是那些居住在遥远地区的人。但在公元1000年,人们第一次遇到生活在别处的居民。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充满各种精密机器的世界,而我们祖先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任何机械化痕迹。当下的高技术国家和低技术国家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且这种差距每天都在扩大;但在过去,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只占有微弱的优势。撇开所有的发明和技术,人本身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我们的祖先在公元1000年以各种方式回应了世界的变化,我们必须研究他们做了什么,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应对我们面临的未来。过去的有效策略今天应该仍能成功。竭尽全力去了解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那些学者们,帮助自己的同胞做好了与来自其他地方的人打交道的准备。带来创新产品的发明家以及那些带领发明家进入新兴市场的商人则开辟了新的途径,为自己国家的经济繁荣做出了贡献。

  公元1000年的全球化带来了利益,也像今天一样,产生了赢家和输家。公元879年,黄巢军攻击了居住在广州的外国商人,当时广州是中国最大的港口。公元996年,开罗居民发动暴乱,反对来自意大利阿马尔菲的外籍商人。1181年的拉丁大屠杀中,君士坦丁堡的居民杀死了数千名意大利商人。发生这些事件的根本原因都是一样的,即当地人忌恨外国人的财富,认为外国人靠损害本地人而获利。

  尽管存在诸多障碍,许多人还是抓住了伴随交流程度加深而来的新机会。中国人擅长制造纸张、丝绸和陶瓷,他们把这些物品卖到了欧洲各地。供应中国市场的商人们在东南亚发现了新的香料,取代了阿拉伯半岛昂贵的没药和乳香。贸易提供了持续不断的刺激。伊斯兰世界的陶瓷可能永远无法与中国高温窑烧制出的闪亮陶瓷相较,但伊斯兰工匠从未停止尝试。中东的“光瓷”在本土和非洲找到了买家,这让伊斯兰工匠保留了一些市场份额。

  没错,全球化并没有惠及所有人。但比起拒绝了所有新事物的人,那些对陌生事物保持开放心态的人显然得到更多。这在公元1000年是如此,在今天也一样。

  当时的中国人也像今天的中国人一样面临着全球化的统治:如何占领远方的市场?如何在一个全球化经济环境中调整自身的生产方式?如何面对外来商人对本地资源的争夺……

  看懂当时的中国人是如何应对这些全球化难题的,就能明白今天的我们该如何应对当下!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