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暗香浮动 闲串时光

暗香浮动 闲串时光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6月24日

  王小丁曾经是一名播音主持,也曾当过老师;她现在是海口一家工程机械公司的老总,也是一家经营沉香产品的香舍主人。爱上沉香,纯属偶然,但已然不可自拔。闲暇时,她喜欢DIY穿沉香手串。她用一颗颗珠子,穿出了不同韵味的手串,穿出了一片沉静愉悦的世界。

  仿古架子上摆着各种文玩,墙壁上挂满了书画,落地玻璃窗外,雨水冲刷过的竹子青翠欲滴,焚在香炉里的沉香飘出舒畅和悦的香味。在这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里,王小丁坐在摆满配珠盒子的桌前,挑选要穿手串的配珠。这是她最喜欢的休闲时光。

  王小丁开始真正关注沉香,是从两年前朋友送她的一块沉香吊坠开始。“一块沉香属于谁,也是讲缘分的,就是你一眼看上,就觉得它和你有某种联系。”王小丁摸了摸戴在身上的那块沉香吊坠,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对沉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想去接触、去更深入全面地了解沉香。

  那个时候,她买了很多书,搜集了很多资料学习香文化。一个机缘,她认识了一位行业高人,这位从石家庄来的老师已经潜心研究海南沉香好些年了。刚开始王小丁跟老师不熟,但她很诚心地想跟着老师学习沉香,于是老师每次到海南来,她都抽出时间接送,向老师虚心地请教,更重要的是,凭着老师在圈子里的影响,她跟着老师学到了很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奇楠是沉香中的极品,当初像我这样刚入门的,想看到真正的奇楠不容易,就算是你跑到一个店里或是一个藏家那里,人家未必愿意把奇楠拿出来给你看。”王小丁很庆幸能接触到这样的老师,用她的话说,因为老师,她才有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到了许多很好的沉香,让她把书本上的理论变成了实际的认识。

  玩沉香的圈子里,有人玩原料,有人玩雕件,也有人玩吊坠。王小丁玩手串缘起和朋友们在北京的一次闲聊。当时一位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工作的朋友问起,海南有没有人做多宝串。王小丁的手机里恰巧就拍了海南一位朋友的手串,于是便拿出来给大家看。一位朋友对王小丁说,其实你也可以自己做手串的。这句简单的话就这么在她心里生根发芽了。回来后,她开始尝试着自己穿手串。

  开始学习自己穿手串,首先要准备做手串的材料,王小丁对材料的最基本要求就是要真的,而不是各种仿冒品、替代品。

  她去认识接触了很多做沉香原材料的人,到海口大大小小的沉香店里去寻找适合的沉香,甚至自己开车到广东电白买沉香。她说好的沉香不是一直都有,所以她还是认为遇到的沉香都是一种缘分。

  她对南红、青金石、蜜蜡、绿松石等配珠的要求则是不讲究最高品质,但要精致、特别。为了买到合意的配珠,她花费了大量时间在淘宝海量的配珠中寻找着,只要有让她眼前一亮的,当即收下。她说有一些配珠是唯一的,错过了可能就再也不会遇见了。除了在网上淘,她一有机会就去参加一些珠宝展,在展览会上淘宝贝。喜欢旅行的她,在旅途中也不忘去淘淘,去年在伊朗,她就想着怎么买点伊朗产的绿松石,可惜人生地不熟又言语不通,最后只买到了绿松石的饰品,没买到原材料。

  如果说准备材料享受的是一种淘的乐趣,那么开始穿手串,享受的就是搭配的乐趣了。王小丁转了转自己手上戴的手串,“这一串已经改了很多次了,有时候收到一颗新的珠子,就想加上去,换不同的方式穿,不同的搭配会出来不一样的效果。”

  她做的每一串手串都自己构思,有时候灵感来了一气呵成,有时候她会不停地换搭配,穿好了拆了重穿,一串手串会这样反反复复穿拆十几次,直到搭配出自己满意的样子。虽说麻烦,但她乐在其中。

  许多朋友知道王小丁玩手串后,都纷纷来找她为自己穿手串。王小丁又从中收获了另一种乐趣,她觉得好的东西要大家一起来玩,一起来分享,穿手串成了她跟朋友交流的又一种方式。

  “朋友找我帮他们穿手串,我会按照他们的特点来设计手串。”王小丁说她会根据朋友的外型、衣着服饰、职业、整体修养来为他们做手串,因为一串好的手串应该能投射出物主的情趣品味。让她感到开心的是,在这点上她做得很好,很多朋友一拿到手串就喜欢得不得了,觉得她设计的手串非常符合自己的个性和气质。

  有时候她会边做手串边跟朋友交流,穿好一段就先发照片给朋友看看,两人交流一番再继续穿。也有朋友带着配珠来她的工作室找她,两人一边商量一边穿。“前几天有位当音乐老师的朋友来找我一起玩穿手串,我俩就泡一壶茶,一边聊天一边串珠,说说笑笑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穿出来的手串朋友很喜欢,高高兴兴地戴着走了,我自己也开心。”王小丁说穿手串的过程是一种美的享受,又能给别人也带来美,真是一举两得。

  “每次给朋友做完手串,他们满意我就会很激动,因为你会感觉到,有人欣赏你的想法、你的构思,你会很容易从中获得一种满足,会有成就感。”王小丁说到这点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玩穿手串还能有修身养性的作用,这对王小丁来说算是意外收获。“以前性子很急,现在慢慢有了变化,因为穿手串都是把珠子一颗一颗地穿上去,急也急不来,就得慢慢做。”

  王小丁说起自己学习穿三通(三通就是一个珠子三个眼,通常用于穿佛塔)的故事。她说刚开始觉得三通很难穿,因为她没有掌握技巧,每次都是很侥幸穿过去的,有时候可能一分钟就搞定,有时候需要十分钟。有一次,她怎么穿也穿不过去,如果换成以前的她可能早就甩手不干了,可她不停地在心里提醒自己,劝自己不要生气,要忍住。她停下来,用手机百度穿三通的方法,后来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学习视频,终于掌握了穿三通的技巧。“简直难以相信,我居然能为了穿一个三通,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王小丁显然对穿手串能改掉自己急躁的毛病感到惊喜。

  穿手串还让王小丁在沉静中改变了思考问题的方式。有一次她帮朋友穿一串手串,她自己感觉设计、搭配都很完美,没想到对方的手粗了一点,戴上去短了,这种情况需要加珠子,但也许是她自己对原先的手串太满意了,怎么加珠子都觉得不好,都觉得多余,为了这串手串,她反复拆穿十几次,每一次都和朋友沟通交流怎么做更好,最后终于做出了双方都满意的手串。“以前做事追求完美,容易苛责别人,现在思考问题,我会静下心来想想,会更容易理解别人了。”

  因为经常帮朋友穿手串,朋友又在各自的圈子里对她的手串大加赞赏,来找王小丁穿手串的人越来越多,她干脆开了一家微店。她喜欢沉香,喜欢香文化,也希望通过不断地学习,创建属于自己的香品牌,用自己的方式来传播香文化。但眼前,对她来说,穿手串是实实在在的一种乐趣。“我经常在安静的夜晚,开着音乐,焚着沉香,一颗一颗地穿着串珠,让自己身心都放松下来,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