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手串市场泡沫破裂!以前上千的串如今只能卖几

手串市场泡沫破裂!以前上千的串如今只能卖几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6月28日

  在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很多文玩摊点目前生意清淡。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周青先 摄

  如同股市一样,文玩市场也经历了一场暴跌。经历了不到四年的繁荣,济南市场上的手串价格遭遇断崖式下滑,生意惨淡。手串市场在供给增多、假货扰乱、炒作等原因共同作用下,恰似被迅速吹大的泡沫。如今,泡沫已经破裂,曾经繁华的手串市场又将何去何从?

  成立于1992年的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起初只有27个业户,主要经营图书生意。邵峰的店就在这里,其经营内容的变化是英雄山文化市场的一个缩影。

  “原先是做图书,最好的时候,疯狂英语在山东的总代理就是我。”邵峰说,之后电商兴盛,图书的生意不好做了,他的店转型成为玉器店。而现在,在邵峰的店里,靠墙的架子上摆放着玉质装饰品,两侧的柜台上则摆放着菩提、小叶紫檀、崖柏等文玩手串。还没卖完的疯狂英语则被高高地置于书架之上,满是尘土。

  “2012年开始卖手串,之前生意一直很好,从去年起手串生意变得冷淡。”邵峰的妻子朱美玲说,刚开始卖手串,她什么也不懂,市场上什么卖得好就进一些,而现在,似乎什么都卖不动了。

  邵峰说,尤其是在去年股灾之后,经济不景气似乎影响了各行各业,尤其是这种“花闲钱”的行业。“对面的玉器店两个月没开门了。”当天已过中午时分,邵峰只开了一单。

  不止邵峰一家,今年以来,英雄山文化市场卖文玩手串的店越来越少。老贺同样是在2012年跟着大浪潮开了家文玩店,他今年感觉“这行已经到头了”。打拼四年,他挣了不少钱,但脱身出来时却背负债务。

  山东省文物保护与收藏协会的马建国说,“如果之前鼎盛时期是一百度,现在也就三四十度。我有一个朋友之前是做蜜蜡手串的,现在也不行了。他的店光装修就花了两百万元,如今却面临着关门。”

  2012年全面火热升温,之后每年手串市场上都有那么几样文玩堪称当年爆款。能迅速“走红”的手串大都靠新的噱头来推高热度,在玩家还没搞清楚新概念之前,已经被暴涨的价格打晕在市场中。

  作为浪潮中的“弄潮儿”,崖柏算是个典型。崖柏被炒高之初噱头十足,“1998年世界保护联盟公布的名单中,崖柏被列为已经灭绝的中国特有山中植物之一。这种‘灭绝’的物种最近却‘复活’了,近年在重庆发现数个崖柏野生居群。”

  潘玉梅推测,“这肯定是市场上游的人在炒作。”“到了我们下游的人手里价格就很高,还不容易卖出去。”老贺坦言。

  没有文化作为支撑的手串炒作,泡沫破得也快。“崖柏之前都在三四千元,现在跌到几百。”蒋先生分析,“崖柏在历史上从未受到认可。名贵的材质都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如沉香的历史可推到唐朝以前,小叶紫檀在明清时就被用在皇宫里。崖柏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就是一股风被炒起来的。”

  “发现一种新的材质,在市场上强调它的噱头,由于原料便宜,价格炒上去之后,利润空间就很大。”蒋先生说,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济南市场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疯狂。“有段时间,济南山上的拓木被大量砍伐,甚至有人挖灌木树根做手串。”蒋先生说,这些行为都是受炒作稀有材质心理的驱动。“拓木只是区域性的树种,其价值很难判断。”

  2012年,潘玉梅在七贤文化城开了一家卖菩提的文玩店,从通货慢慢过渡到精品手串文玩。潘玉梅说,那时菩提在济南文玩市场上刚流行,“一开始我在朋友的推荐下进了几百块钱的菩提手串,一条十块钱,没想到很快就卖光了,三天两头就进一次货。”

  同邵峰遭遇相同,潘玉梅没想到市场遇冷会如此迅速,“我前年进的货今年也没卖出去,便宜些的就只能送人了。”潘玉梅感受特别明显的是,不仅各类手串文玩价格在下降,而且“越便宜越卖不出去”。

  朱美玲也说,这两年各种手串的价格可谓遭遇“滑铁卢”。星月菩提原先两三百一条,品相好的上千,现在也就一百块,甚至几十元就能拿到手。“十瓣的金刚菩提原先都得上万元,现在也就七千多。文玩核桃原先四五百一对的,现在一百元就卖。”

  对于手串价格的下滑,深潜于这行的手串爱好者深知其道。“2010年前后,谁要是身上挂着串星月菩提,再配上一个象牙佛头,那就感觉老名贵了。可现在满大街都是,谁还要啊。”老贺说。

  “前几年手串热得太疯狂,有的人去海南淘菩提原籽,原先都没人要的原籽,热的时候也得一两百元一个。”文玩爱好者蒋先生说,虽然济南这样逐利的人不多,但是淘籽的人越多,上游供货的文玩数量激增,而伴随消费者需求的满足,市场渐渐萎缩,这必然导致手串价格大降。

  老贺说,矿石类的手串价格相对稳定,因为其具有不可再生性,倒是一些木类手串,价格极易受到供求影响。

  在马建国刚开始收藏手串时,普通的菩提基本都几块钱一串,但从2010年开始升温后,价格从几十块到了几百块,老的菩提能达到几千块。“市场一大,很多造假的东西也出来了。有的是塑料压成的,有的是以次充好的,这些商家把市场做乱了,我作为收藏者感到很失望。”马建国说。

  马建国认为,最近文玩市场有所降温,重要的原因就是造假者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打击了消费者积极性。“很多人不懂,只有满腔热情,看着别人玩手串他也想玩。贪图便宜,买回来时间一长觉着香味怎么不足了呢,还掉颜色,甚至把衣服都染了。”

  马建国称,在2012到2014年间蜜蜡风靡大街小巷,当时很多打工仔手上都戴着蜜蜡手串,一问才知道一两百块就能买一串。“蜜蜡本来是古时一些树产生的胶体形成的,原产于波罗的海一带。这些胶体到了海里后,经过千年的石化成了蜜蜡。真正的蜜蜡手串,价格每克在几千块钱以上。”

  “蜜蜡非常容易造假,如今市场上98%的蜜蜡手串都是假的。”马建国说,市场上很多假蜜蜡,连商家自己都搞不清楚。“他们从批发商那里买来的原料本身就是假的,25块钱一克,他卖30块一克,再往外批发。”

  2012年,文玩爱好者张先生离开股市,入了手串文玩这一行,半收藏半投资,如今也累计经手了几百条手串,加起来价格上百万,且偏向高端材质。“我从不玩普通的,普通手串市场比较混乱。”

  张先生称,从2012年到现在,他玩的高端手串的价格至少升值三到五倍,个别甚至升了十倍,如海南黄花梨和新疆和田玉。“好的东西一直在升值,尖端的东西只要想出手就会有大玩家找上门,偏下等的一直在降价甚至无人问津,卖也卖不掉。”

  如今,普通文玩店主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那么,他们如何面对逐渐萎缩的市场?如今,许多文玩店主纷纷弃店经营,转为工作室模式,或在微信朋友圈中做些销售。“前几年我那店铺年租金50万元都抢着租,现在20万元都没人要。”英雄山文化市场一店主说。

  为了适应市场,如今马建国打造了一个香道馆,不对外经营,平时只有收藏爱好者和朋友来鉴赏。他们协会的成员也通过办民间博物馆、国粹大讲堂等方式,普及手串鉴定方法,告诉大家一些收藏的误区。

  对于文玩市场日趋冷静的局面,也有人认为这才正常。蒋先生说,“本来这就是个小众行业,玩手串反映的是社会状态、人们的心理状态。承载着文化符号的手串,更应该体现人们宁静的内心。”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