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有哪些清奇的脑回路?

有哪些清奇的脑回路?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1月23日

  如同一缕春风,吹开一个脑洞 类似问题: 有哪些尴尬的脑短路? - 知乎 有哪些清奇的脑洞?

  我以为她掉牙了或者肠胃不好,问她为什么。她说,“煮完饭想想还要炒菜,太麻烦了,不想做,就煮了粥。”

  她就给我解释,“因为我洗头的时候拿错了,用了沐浴露。所以洗澡的时候就应该把洗头的补回来呀。”

  我小时候需要一个新书包,她拒绝给我买,理由是,“买书包还得上街,还得挑,多麻烦。我给你缝一个,半个小时就行。”

  然后过了会儿她要出门,问她干嘛,她说,“家里针找不到了,找就太麻烦,我去买一根。”

  女汉子(愤怒的嘶吼):我是YY(男生)的爸爸,你回头和你女儿说下,叫她不要老是缠着我儿子了!读书不好好读,老是想着早恋,太不像样了!

  一个恃才傲物的博士来买婚房,房子里有一个上锁的阁楼堆放杂物,他却非说这房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一度怀疑是凶宅,最后连警察都惊动了……

  但买房人的心思各异。有的是走马观花、货比三家。有的专门瞅是否有漏可捡。有的目标房已定,只须中介出面,代办手续。

  还有的人主意特别正,在他走进中介之前,心中已揣着一个固定的模型。这份执念刀枪不入、牢不可破,那是专业的房产经纪人甚至房产市场本身,都无法左右的。

  例会结束,平安房产的小伙们回到自己座位,刚准备干掉桌上的豆浆包子,只听玻璃门被倏地推开,来者像是怨气冲天的样子。

  阿泰第一个跳起来,眼巴巴凑近客户。来平安房产一个多月,他还没开过单呢,他得抓住机会。

  来者皱眉,瞟了阿泰一眼,抬手扇了扇鼻前的空气,阿泰韭菜馅的包子味熏到他了。

  「我姓李,是苍城交大的在读博士。你们叫我李博士好了。」李博士挺胸昂头,又扶了扶眼镜,目光掠过在座各位,仿佛在静候这句话的效果。

  看见一众小伙眼神里的崇拜,李博士很满意,他微微一笑,又抑扬顿挫地说道:「我需要一套小户型,做婚房用——」李博士故意顿了顿,提高了声调,「全款,一次付清。」

  「哎呀,李博士你算是来对地方了。」阿泰一拍手,眉飞色舞,「我们这啥户型都有,你看看这些资料,看看……」但阿泰手上没有现成的资料,他忙抬眼冲同事们眨眼睛。秦骁见了,拿了自己刚迅速整理出的几套两居室,递给阿泰。

  李博士不耐烦地翻了翻,紧皱的眉头一直没松开过,仿佛手上是一沓糟糕的学生成绩单。

  「看来你们还没理解我说的小户型的意思。」李博士叹口气,将资料扔在桌上,又扶了扶眼镜,「那我再具体说一下我的要求,30 平以内,不能超过 25 万。」

  还以为多大的来头呢,这么唬人。众小伙听了,嘴角一撇,松了一口气,继续吃包子。

  走到门口,李博士又转身叮嘱道:「看房的线 点以后有空,其余时间,别给我打电话。记住!」

  另一个插嘴:「听你说话就知道没念过几天书,那可是苍城交大哎,当然了不起。」

  阿泰在电脑上翻了一阵,挠挠头,一筹莫展的样子:「你们别说,这 30 多平的开间还真是不好找。」

  秦骁笑道:「我这刚好有一套,好几年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买主,刚好够你练练手。这可是我们店这个月第一单,就看你的啦!」

  晚 8 点,秦骁打扫了卫生,锁了门,8 点半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已经又累又饿,他靠在椅子上打了个盹。

  电话响起时,秦骁抬眼望了望车窗外,已到吉祥路,再有 3 站就到自家楼下了。

  「李博士就在咱店门口等着,说要再看一次上回那房。我在东郊呢我朋友过生日,这会儿赶回去也早过 9 点了,拜托你帮我带他再看一次,钥匙在我桌的抽屉里。」

  「可我……」秦骁本想说自己也快到家了,想了想算了,这一单对阿泰很重要,就帮他一下了。「行,我这就回去。」他说。

  秦骁下车,到马路对面再坐车往回走。他饿得受不了,便买了个牛肉饼,在车上一口气啃完了,噎得脖子伸得老长,才想起刚才赶时间忘了买水。

  「怎么这么久,我们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你们是怎么做服务的?」李博士抬腕看表,神情颇不耐烦。

  「我们 8 点下班,这会儿已经快 9 点了。」秦骁笑道。语调不卑不亢,只陈述事实。服务行业也是有时间点的,又不是 24 小时便利店,随时恭候。

  但李博士丝毫不在意秦骁的话,他只关心自己的时间。「上回那房我带我爸再看一次,你动作快点,我晚上回去还要赶论文。」

  在李博士父子的催促下,秦骁开门取了钥匙,又叫了一辆网约车,半小时后,赶到春江小区。

  房子在 18 层,1801 号,单间附带阳台和厕所,套内面积 28 平。因为一直闲置,房间里有一股子霉味。

  父子俩看房很仔细,几乎每一寸面积都没放过,李博士本着学究式的钻研精神,还用手敲遍了整面墙,仿佛在寻找藏着什么宝藏的暗格。

  因为房间面积小,没有储物间,房主便在屋顶下隔出个七八平的小阁楼,用来堆放杂物。几年来这房一直没卖也没出租,杂物便就这样堆放着,杂物间窄门的锁都已经锈了。

  但这会儿李博士的好奇心又上来了,「这阁楼里到底放着什么,还一直锁着?我作为买主,应该有知情权吧。」

  「就是一些杂物,因为你们看房突然,现在房主人在外地没办法收拾,如果你们定了,房主会第一时间将这里腾空。」

  「你们当然会说是杂物,但不亲眼看到,我怎么相信?我是买婚房的,如果这里藏着啥见不得人的东西,坏了这房的风水,后果谁承担?」李博士的镜片上跳闪着亮光,秦骁觉得他一定是刑侦片的忠实观众。

  「对。我们不亲眼看看,怎么放心?这房要是凶宅怎么办?」李博士父亲也在一旁附和。

  「你看房东不在,我们也没钥匙,所以这阁楼肯定是没法看的。」秦骁摸摸鼻子,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要不这样吧,明天阿泰再带你们看看其他的房,另几套房虽然面积稍微大点,但性价比很不错的,这房等房东回来……」

  「那怎么行?」李博士打断道,「我可没时间天天跟着你们跑。再说,我作为买主难道就没有知情权?我难得有时间出来看房,今晚我一定要亲眼看看这杂物间里放的到底是啥。」

  秦骁长叹一声,双手叠在脑后,往后靠在椅背上,「没有钥匙,房东又不同意找锁匠撬开,她说要看也得等她回来。」

  阿泰听了直皱眉,犹豫道:「骁哥,你说这房……不会真有什么猫腻吧?我人生第一单哪!」

  「想什么呢?」秦骁瞪阿泰一眼,「我的房源我还不知道?房东我也认识几年了。25 万已低于市场价,她压根就不满意,现在听说买主出价低又非看阁楼不可,还怀疑里面藏着什么,这不就杠上了?」

  秦骁想起昨晚那会儿,李博士逼着一定要看阁楼,不看不走,秦骁没办法,只得拨通了房东刘女士的电话。

  「阁楼钥匙早不知丢哪去了,他们就不能等几天?」电话里传来麻将的声音,显然刘姨正忙着。

  「李博士的时间比较紧,想尽快落实房子的事,刘姨您看,要是方便的话,我们能不能找个锁匠打开看看,但首先肯定必须征得您的同意!」

  「这样啊——」刘女士想了想,又道:「28 万他愿出不?这房低于这个价我可不卖,这个行情你比我懂。」

  经过前两天李博士在平安房产的言行,秦骁大概明白了他「恃才傲物」的性格特点。这类人对自己的智力通常有谜之自信,说话直来直去,不屑所谓的人情世故,更不懂「委婉」有时候才是达到目的最便捷的路径。

  但有些人,比如刘女士这类 60 多岁不差钱的,你若嘴巴甜一些,哄着她一些,少个两三万不是不可能。

  电话里,李博士用他一板一眼、抑扬顿挫的洪亮声音说:「刘女士您好,我姓李,是苍城交大的在读博士,您这套房我看过了,我认为 25 万已经足够,不能再多。另外,您房间的阁楼,我觉得我有这个权利要求查看……」

  「25 万?」刘女士的声音拔高,连珠炮般嚷开了:「这差价也忒大了,你开玩笑吧?算了不说了,这房少了 28 万肯定不卖。你还说什么?权利?这是我的房,你有什么权利?!告诉你,我杂物间的门锁要是有一丁点损坏,我跟你没完!」

  挂了电话,李博士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很明显,他认为自己所有的要求都在理,却眨眼间被人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这也在他自己的意料之外。愣怔了半分钟,李博士才咬牙叹道:「没素质,简直不可理喻!」

  店长章小刚推门走进,看见一伙子又在不务正业地扯淡,正色道:「又在偷懒,瞎聊什么?这月还没开张呢,干活干活!」

  中午时分,平安房产的小伙们刚吃完饭,正迷糊着,门被推开,一个身材笔直的瘦高个走进。虽然身着平常的夹克、黑裤,章小刚还是一眼认出此人是辖区派出所的民警。

  「嘿,陆哥,好难得,今天还有空上兄弟这串门!」章小刚立即热情地递烟,又示意秦骁泡茶,心里却有一点七上八下。辖区民警就没有串门一说,人家特意找上门来自有缘由。

  是不是哪个小子在外闯祸了?章小刚抬眼打量在座的小伙伴们,大家跟他一样神情错愕。

  「小刚你们别客气。」陆哥和善地拦住秦骁手里的茶叶袋,「甭忙乎了,我这事还多,不能耽搁太久。」

  秦骁一听,当下明白了几分。章小刚没经手此事,还蒙在鼓里,他挠挠头,一头雾水:「阁楼……阁楼能有什么蹊跷?」

  「这样吧——」陆哥从座位站起,「你们俩随我去一趟,看看,有没有蹊跷求个安心对吧。」

  电脑后的众小伙眼睁睁瞅着章小刚和秦骁随警察出门,一时瞠目,阿泰更是吓得缩在椅子里大气不敢出。他这人生第一单不会背上官司吧?

  章小刚开了自己的沃尔沃,秦骁坐副驾驶座,陆哥坐后排。虽然平安房产和辖区派出所的民警们一直相处愉快,偶有与客户的纠纷,他们也会及时出面调解,但像今天这般主动找上门要求「看房」,还是头一遭。

  章小刚拿眼瞟秦骁,秦骁只得白他一眼。目前说什么都不合适,还是等阁楼自己说线 的房门,一股不祥的霉味扑面而来,

  我高中的政治老师说过,她同事曾经在带着3岁大的孩子逛街时被一个乞丐拦住了。穿着破烂的乞丐把一个装着几个硬币的破碗伸到母子两面前,充满哀求的眼神落在他们身上。

  因为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孩子看到眼前的人有点不知所措,于是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妈妈。妈妈想起来今天给了孩子几块钱零钱,于是就鼓励地对他点了点头。

  收到妈妈鼓励的眼神,孩子像是得到了肯定,于是,伸手在乞丐的碗里拿走了一块钱,还非常有礼貌地说:“谢谢爷爷!我只要一个就够了!”

  2.小时候我总是问我妈,我是怎么来的。我妈说:有一天我身上掉了一块肉,这块肉就长成了你。

  有一天我抠脚皮抠下来了一大块脚皮,我突然想到,这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不同于别的父母千篇一律的“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话题,我爸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我爸说: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你妈觉得肚子特别不舒服于是就去拉屎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次倒是没拉出屎,拉出了一个小孩!

  嗯,说来惭愧,因为我对我爸的话深信不疑,我在上高中前都以为孩子是从肛门生出来的,以至于某天上课老师提到孩子是从阴道生出来我特别震惊,我感觉我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我编的有板有眼:“小时候我在你肚子里特别无聊,我没事干就扒开你肚脐眼,看看外面的世界,结果你猜怎么着?!有一天就看到了我爸!”

  2307/answer/183362093?utm_source=zhihu&utm_medium=social

  5576/answer/205982201?utm_source=zhihu&utm_medium=social

  我姐是个二逼青年,职业是口腔医生,前天有个病人抱怨,你们医院挂号太贵了,居然要五块钱!

  她在长久医患关系里憋屈出的情绪瞬间爆发了,你去公园看个猴儿都要30块钱,你来看我只要五块钱居然嫌贵?!我没有猴好看吗?!

  门口的商贩批发小奶糕,20个起批,一个一块五,我觉得要不了那么多,刚好一个阿姨在旁边也想买,我俩一合计,凑一起批一个人分10个,一人交15。给卖奶糕的大叔说了一下,大叔听了,死活不同意我们一人买10个,最后,我给大叔30块买了20个,随即旁边的阿姨给我15块拿走了10个。大家都很满意。

  去卫校给一班护理学生上药理课,由于全班都是一群高中年纪的女生对药理毫无兴趣,上课经常死气沉沉。终于讲到性激素及避孕药,心想想当年我老师给我讲到这些都是简单跳过!不如这次我就个性一点,扩展点内容吧!

  于是为了给广大学生提高点安全意识,我不仅从长效说到了紧急,还特地详细说明了避孕药什么时候该吃,以及它的不良作用。

  我:所以如果你们今后要是真碰到不得不用紧急避孕药的情况,那就尽快吃,偶尔吃一两次没事,但是如果经常!这个会导致月经失调,食欲不振,严重的还会引起不孕不育(虽然此点有争议,但异位妊娠几率确实大),很危险的!

  果然,讲到和她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连平常上课睡觉的人,整节课都认真地盯着我的ppt看。

  我心里暗爽,她一定要问什么书本上不理解的,我满意地点点头,让她站起来。

  不是和你们说避孕药本质是激素吗,男生长期吃当然会导致雌性激素分泌过多,阴茎短小,阳痿,乳房女性化等。

  那以后谁要是敢对我渣,我拿毓婷(避孕药)喂他一个月!

  不管发生多大的事,只要东京电视台还在放动画片,那日本就一定还有一线生机。

  宿舍浴室经常有蟑螂出没,观察后发现经常是从这条墙缝里出来的。(现在已经被脑洞清奇的那个舍友用塑料袋堵起来了)

  有一天进浴室,他特意瞄了一眼这条缝,发现从缝里伸出了两条鬼鬼祟祟的触须,又粗又长,还在探来探去。

  gc来了,我那舍友回头拿了把剪刀,趁大蟑螂不注意,把触须剪了。。。剪了。。。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