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男主画风清奇 第54章 LLL

男主画风清奇 第54章 LLL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2月16日

  许是因为山茶花的体积并不大,花放做得很快,总觉得没过多长时间,手中的山茶花就成型了,她停下手中的刀片,将紫翡放在桌子上,揉揉有些发疼的手指,自己的身体到底没有习过武,又没有草药温养,这点强度就有些承受不住,看来还是要找到一些方子强身健体,也好过这一身肉感猛烈,肤色不明的躯体。

  “不过是将山茶花掏了出来,牛皮吹过了吧。”一旁的李老有些幸灾乐祸,只是隐在眼睛背后的阴寒确是越发深沉,对花放多了几分莫名的忌惮,他总觉得面前的小姑娘看破了他温和面孔下的狼子野心,会让他万无一失的计划失败。

  花放懒得搭理她,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慵懒的品茗,身上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雍容华贵,只是娇媚无骨入艳三分,端庄与妩媚奇异的融合。

  李老在玉的研究是最多的,家中也有几件成品是他强抢的原石掏出,请雕刻师傅做的,因此对于这方还算有些研究,他拿起放大镜准备放大细节,却听花放道:“用放大镜除了能看见花纹看不出什么,李老还是用手感触下比较好。”

  李老一怔,放下放大镜,仔细用手触摸,眉宇一皱,似也觉得手中的触感有些不对,山茶花有些像玉,他猛然想起刚刚花放说的话,脸上震惊!

  众说周知,翡翠和玉都是玉石的一种,只是软玉硬玉之分,可是现在硬玉竟然和软玉长在同一块原石中,这怎么可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看见李老的神情,张二爷和刀疤男人也有些好奇,他们一个对陶瓷紫砂感兴趣,一个对字画书画感兴趣,没有李老那么精通,这会心中多少有些急了,李老这人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对玉石的研究在阳城也是有名的。刀疤男人最初是在道上混的,脾气最为不好,道“李老,到底怎么了,您倒是说个明白呀!”

  “你们摸摸就知道了。”李老也有些感概,这紫翡,也算是奇石,本来以为只是玻璃种的紫翡,没想到竟这样奇特,足以当做传家宝传承下去,想到这,他心中对这块宝贝的渴望由一滴星星之火成了一把大火,烧的他嗓子难受。

  张二爷和刀疤男人都摸出了不同,却又不知道这其中代表的含义,苏豁接过,在手中细细摩擦,神情也有些变化,花放笑道:“如果说玉石是孩子,那么软玉是女孩,硬玉是男孩,同胞又有什么惊奇的?”说不定还不是一个爹呢,花放虽然也有些惊讶,却也没李老这么大的反应。

  李老摇摇头,“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软玉和硬玉长在一块原石中,更别提紫翡完全的包裹玉。我刚摸了下,这玉的质地不低,又是带有茶花形状,紫翡质地也高,真是价值连城呀!”他越发沉默,最后借口出去,在拐角处默默打通了电话,阴狠道:“我要那块紫翡毫发无伤的送到我面前价值连城五五平分一个瘸子罢了立刻。”

  挂掉电话,他转头看向洁白无瑕的天空,脸上露出一个温和慈祥的笑容,却又带着极深的凌冽。他可不是什么温柔的人,能凭借初中学历在古玩街混的这么开,可多亏了他心狠的手段,不然他手里那么多的古董又是从哪里来的?不管张二爷苏先生势力有多大,墙头不压地头蛇,他就不相信刀疤男人敢跟自己做对!

  苏豁却是看到了她的雕工,也沉默了下来。那茶花完全从玉佩中掏空出来,紫翡表面却是镂空的,这也是能感知茶花质地的原因,更别提紫翡上的花纹如何的轻巧美妙。他思索了一会,道:“你之前见过这类情况么?”

  花放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见过,后来的多数时间都用来做别的了,再加之时间久远也忘了七七,摇头道:“许是有的吧,我也忘记了。”

  苏豁默然,而后道:“按照行规,雕工应收取玉石价格原本的百分之十,只是这块玉石在你的手中翻值数倍,价格也没法估量,保守估计也要上亿这样吧,我便给你三百万,外加欠你个人情怎么样?”

  花放还没开口,张二爷便道:“姑娘可是家传的手艺?”既识紫翡,雕工出色,难道是阳城那些人中的徒弟?不仅他这样想,在座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我姓花,单名一个放字。称呼我名字就行了,至于我只是喜欢这些东西,多看了几本有关的网络罢了,可不是什么家传的手艺。”花放笑的柔和,这一动刀连带着心情都好上不少。

  花放歪头想了半秒,收下了支票,左右她现在缺钱,倒也没有矫情。只是说到底还是她承了苏豁的情,可花放向来不喜欢欠人家人情,她看到李老出去,说话也没有了顾忌,便道:“既然我占了你的便宜,那我也不是不识好歹的,苏公子明日有血光之灾,还是少出门为妙。”

  京城有苏家,张家,云家,秦家四大家族,都是开国将军的后代,在政要部门担任主要职责,政界、军界都有着不俗的影响力,苏家老爷子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将军,从上面退下来之后,便对古玩有了兴趣,还暗地里将国外流失的文物买了回来捐给国家。

  苏老爷子有两儿一女,苏豁便是苏家最小的孙子辈,他从小受老爷子熏陶喜爱玉雕,又因身体原因使老爷子十分偏疼他,来到阳城一是为了逃避与秦家的联姻,二也是老爷子有心让苏豁出来走走,放松下心情。

  张二爷是张家老爷子的小儿子,因对苏豁小姨痴心不许,便主动带苏豁出来玩玩,以此让苏豁在他小姨面前为自己说句好话,而刀疤男人以前受过苏家的大恩,对于苏豁的安全自然要上心许多。要是苏豁在阳城出事,老爷子年纪大了,也受不了那个打击。

  就连他这个张家的二爷,也别想再登苏家的门,更别提苏家还有个俩宝贝还没拐到手呢!

  “花姑娘说话还是当心点,小心祸从口出!”刀疤男人阴狠着脸,显然不相信还有人敢在他太岁头上动土。他外号刀疤虎,从道上混起来的,现在虽然洗白了,可手里还有一些势力,在这阳城地面上还有几分说话的权利,道上的人都知道这两位是他的贵宾,谁敢犯了他的忌讳?

  花放笑意盎然,点头称是,张二爷和刀疤男人提起的心放下了,以为花放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是我说错了,不光他一个人有血光之灾,你们两个也逃不掉!”花放画音一转,话语中的意思让刀疤男人眼睛直抽,他猛的站起来,朝花放走过来,看样子想对花放动手。

  张二爷伸手拦住了他,脸上温和的笑意只剩下冷峻,道:“我叔侄二人到阳城次数并不多,想来也没有什么仇家,花姑娘这话的意思是?天灾。”

  花放不禁翻了个白眼“什么天灾,财帛最动人心,你们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么?”也是她今天心情还不错,才能说这么多话,不过他们只是受些皮肉之苦,没什么生命危险,花放也就不想多管。

  “行了行了,人情还完了,我走了。”花放起身告辞,准备离开。出来一趟赚了三百万,心头的事情都解决了,她性子也就放开了些,居然还率性的甩甩手。

  还没等她离开座位,门就开了,李老深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走什么呀,花姑娘?”

  花放转头一看,便看到李老身后跟着七八个痞子模样的地痞流氓,皆从身上掏出了棍棒,少数几人还有刀匕。

  刀疤男人脸色一沉,气势全开,起身站在桌子面前,怒道:“李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毕竟人是他带来的,李老这样也是间接下了他的面子。

  “什么意思?”仿佛身后的众人给了他底气,李老嘿嘿一笑,向前走了几步,冷笑道:“刀疤虎,你也是在道上混的,应该知晓我的手段,这紫翡本就价值不菲,如今被这小姑娘动了几刀,更是无价之宝,你难道不动心?”新书推荐:太监武帝厨道仙途大数据修仙大道朝天滇娇传之天悦东方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品巫师重生之魔教教主他从地狱来神级奶爸世尊网站地图导航: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