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男主画风清奇

《男主画风清奇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2月21日

  她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想要关掉烦恼的铃声,却看见屏幕右下方信息上红色的数字。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打着哈欠捋捋自己额间的细碎,换上打底裤,悄声下了床,而后拿起自己桌上的清洁用品,去了楼道一边的洗漱池。

  江星瑶一边刷着牙,一边睁着朦胧的眼睛看着窗外白染蓝墨的天空,只穿着睡衣略显单薄的身子忍不住屈服在初春的寒意下,加快动作而后一溜烟跑回了宿舍。

  室友还在熟睡,拉的严实的窗帘却已经被拉开了一角,露出了一块天空的颜色,却是屋子最右靠墙的上铺王秀安已经醒来坐在床上,正满脸茫然看着进屋的江星瑶。

  江星瑶点了点头,踩上板凳从长狭的衣柜中拿出毛衣换上,轻声提醒道:“赶紧睡吧,别忘了思修课帮我答到。”

  看着时间还早,王秀安一口答应,末了还呢喃几句,“也不知你怎么想的?自己专业课不去上,反而去上什么摄影课。”

  她向后一躺,也不待江星瑶回答,拉了身上的被子盖过头顶,不一会又陷入了睡眠。

  江星瑶无奈笑笑,套上毛呢大衣,把手机钥匙和几张零钱放进宽大底深的口袋,缠好红色的围巾,背着自己的单反,拿起公交卡和水杯,悄声关上门。

  江星瑶拢了拢围巾,把热水杯放在手里捂着,走了十分多种,直到进了不远处的地铁口,周身才染上了几分暖色。

  这个时节是清德寺樱花开的最兴盛的时候,从古生物博物馆到和平门一线的两侧樱花小路颇具盛名,灿烂之时,如雪如樱,蔚云一片,甚为壮观。

  作为摄影爱好者,她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好机会,这才逃了课转而跟着摄影单老师去采风,好在班主任正在医院待产二胎,辅导员又事忙,班级正处于三不管地带,逃上几节课倒也无伤大雅,大不了事后补上假条便是。

  对于从小在父母规划中生长的女孩来说,她的一切不过是按部就班,包括为了所谓就业而选的会计专业,也不过是为了毕业后可以考取国税单位。

  自从上学期刚因为记错时间,无意中进入大一的摄影课后,她就沉迷其中,在摄影的世界里寻求一丝丝自由的慰藉。

  拍的多了,自然有了一些小经验,按照单老师的话说,糊弄糊弄外人也已经足够了

  就在她等候地铁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意外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着那串熟悉的手机号码,面露厌恶。

  “星瑶,你听我说!我们只是单纯的喝酒而已,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肯定都是误会……”

  地铁进站的轰隆声瞬间掩盖了后面的半句话,江星瑶只听见了那句“单纯的喝酒”,不禁悲从心来,这就是她的初恋啊!曾经憧憬过,甚至以为可以一直走下去的恋人,却在做错事后这么的卑劣!

  江星瑶一点都不想听他辩解,她只要想起那天在警局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这个女票女昌被抓的男生是她恋人,她就觉得自己的脸皮和自尊已经被踩到了泥土中,怎么都洗不清了。

  她看着地铁逼近,冷了声音,“王新文,你既然做错了事,就应该想到后果,我会把之前的快递拜托同学转交给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江星瑶挂掉电话,习惯性的走到列车第三车厢,被人群推攘着走进车厢,只是心情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

  现在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车上早已拥挤不堪。穿着校服的学生手里捧着本书认真地看着,上班族或是闭目休息,或是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狭小的空间弥漫着说不出来的味道,闷闷的。

  江星瑶手拎着水杯,艰难的走到另一侧的地铁门,把相机推到腹前,手抓住座位上方的扶杆,感觉自己憋得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周而复始,地铁的下一站很快到了,江星瑶感觉到身旁人去来往,也没有丝毫好奇,只是因为过度闷热而解开了外套的纽扣。

  但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抓住扶杆的手瑟缩又握紧,身体逐渐僵硬了起来。

  一双手不知何时伸进了宽大的外套里,手指有力沿着她后背脊柱和肌肤形成的勾勒中慢慢下滑,女孩的身体不自觉泛起颤颤的痒意,男人的手指冰凉,即便隔着打底的毛衣也能感受几分,她身子本能的对冰冷做出了抗拒忍不住,冷的瑟缩了一下,背部慢慢挺直。

  江星瑶没想到只是坐一次地铁,居然还会碰到咸猪手,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她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心里泛起了委屈,眼眶也慢慢泛红,却又不敢声张。

  女性羞耻的本能让她搂紧了大衣,手掌从外套侧摆进去,按住了游移的大手,有力而坚定的把他推开。

  男人的手染上她衣服的一些温度,逐渐变得温热,感觉到江星瑶按住他的手,却丝毫没有收敛之意,还反转过来抓住她的小手,握着摩挲。

  江星瑶本就不乐的心情更加抑郁,这种事情摊在谁身上,都觉得恶心,她一时气从心来,下了狠心,没有被握住的大拇指照着男人的手背狠狠的掐了下去,她跟着室友做了美甲,想必也够那坏人喝一壶的。

  江星瑶悄悄舒了口气,看来刚才的事情并没有旁人看见,只是身上仿佛还留有被男人摸过的触感,心中越发恶心,只得庆幸因为保暖她穿了厚厚的打底毛衣,要不然情况更糟糕。她看看四周,觉得有机会成为咸猪手的,就在她左右两个男人之中。

  江星瑶正准备观察左右,推理排除的时候,车子一个晃动,又不知是谁不小心推了她一把,脚下一时没有站稳,本能反应只让她护住了自己的相机,身体却是惯性向右一倒,钻入了陌生男人的怀抱。

  江星瑶羞红了脸,这才看到是手里的水杯砸到了他,忙抓好扶杆,低头诺诺的道歉,“对不起,是我没站稳。”

  男人穿着半高领套头毛衣,大衣敞开,灰色围巾,白净面皮,面目俊雅,清淡的笑意冲淡了身高距离上的疏离感。

  她素来喜欢这种斯文俊秀的男生,一时之间面红半染,略有羞意,不好意思的低头看着脚尖,却感受到心脏砰砰的直跳。

  男人隐蔽的把东西放进自己的口袋,低头看着江星瑶,嘴角慢慢扯出一抹奇异的笑容,不动声色的靠近女孩,将其虚空半揽在怀中,仿佛已经将女孩拥抱在怀。

  江星瑶悄悄舒了口气,看来刚才的事情并没有旁人看见,只是身上仿佛还留有被男人摸过的触感,心中越发恶心,只得庆幸因为保暖她穿了厚厚的打底毛衣,要不然情况更糟糕。她看看四周,觉得有机会成为咸猪手的,就在她左右两个男人之中。

  江星瑶正准备观察左右,推理排除的时候,车子一个晃动,又不知是谁不小心推了她一把,脚下一时没有站稳,本能反应只让她护住了自己的相机,身体却是惯性向右一倒,钻入了陌生男人的怀抱。

  江星瑶羞红了脸,这才看到是手里的水杯砸到了他,忙抓好扶杆,低头诺诺的道歉,“对不起,是我没站稳。”

  男人穿着半高领套头毛衣,大衣敞开,灰色围巾,白净面皮,面目俊雅,清淡的笑意冲淡了身高距离上的疏离感。

  她素来喜欢这种斯文俊秀的男生,一时之间面红半染,略有羞意,不好意思的低头看着脚尖,却感受到心脏砰砰的直跳。

  男人隐蔽的把东西放进自己的口袋,低头看着江星瑶,嘴角慢慢扯出一抹奇异的笑容,不动声色的靠近女孩,将其虚空半揽在怀中,仿佛已经将女孩拥抱在怀。


沉香手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