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我家偶像画风清奇

我家偶像画风清奇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1月20日

  他的脸上贴上了浓密的假须,贲张的毛发把大半张脸堵得严严实实,展露在外的眉眼也没能逃过化妆师的毒手,经过修饰后变得苍老干枯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当柳问琴刚化好妆站在镜子前,发现连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时,不由得感慨导演说得对极了,真的连脸都不用露。

  喜好整洁的柳问琴有些浑身发痒,事到如今对他来说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这些服装都是做出来的效果而不是真的脏成这样,至少他闻不到半点异味。

  等在一旁的顾曲还仔仔细细端详了他好一阵子,最后眨巴着眼睛信誓旦旦地表示:“君仪,就算你是流浪汉,也一定是流浪汉里最帅的那个!”

  他模仿着记忆里流浪汉的样子,懒洋洋地倚在小巷墙边开始打盹。半眯着眼睛,他能从周围人的屏息静气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他一动不动地等着,打盹的流浪汉是不会注意脚步声的,或者说,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在意。

  突然一阵强大的力道猛然袭来,柳问琴被按倒在地,突如其来的双手像两只紧盯着猎物的毒蛇,吐着信子猛扑过来缠绕上了猎物的脖颈。

  不得不说顾曲的演技极其精湛,在缺少亲身经历的情况下,他却能靠着模仿和技巧表现出杀气这种玄妙的感觉。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现在已经双腿发软无法动弹了,这也正符合剧情的进展,可柳问琴并不是一般人,他偏偏还就对这种感觉十分熟悉。

  柳问琴浑身的毛孔瞬间炸开,随着记忆疯狂掀起的危机感几乎把他的脑海挤爆,他的眼神转为冷冽,本能地想要推开对方起身反击,却在下一刻停住了动作。

  柳问琴带着几分茫然和愧疚地对上顾曲的眼睛,忽然神色一惊,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住了。

  他的瞳孔是琥珀色的,原本放在顾曲脸上显得极其纯粹无暇的一种颜色,在这双眼睛里却似乎有很多污垢一点点沉淀,像被凌乱脚印无情踩烂的新雪,最初的纯白蒙上了一层坑坑洼洼惹人厌恶的灰。

  顾曲,或者说是姜安,他也停住了动作。直直瞪着柳问琴看了一会儿,他的眼里突然涌上了点浮沫似的怜悯。

  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表达,那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眼神,任何一个正常人看到垂死挣扎的落魄男人或者哀哀叫唤的流浪猫狗都会露出这种眼神的。

  可是姜安并不是一个正常人,他精神残缺,应该是残忍无情到丝毫不知同情为何物,一丝人性的出现让他眼里的浑浊被洗刷一空,显露出了新生般的纯净。

  可下一刻姜安的脸又痛苦地扭曲了起来,他猛地站起身,跌跌撞撞地向巷外跑出去。

  顾曲仿佛有能力在自我和角色之间搭上一根丝线,将双方的特质丝丝绕绕地分割出来,而凭着这根线,他恰恰能如臂使指收放自如。

  不知为何到现在导演才出声叫停,虽然和剧本上不甚相同,这一幕戏结果却意外地被通过了。

  亲身体会过顾曲点到即止却精彩至极的转换后,他已经隐隐约约抓住了那跟连通戏里戏外的丝弦。

  柳问琴回忆起自己的前世,走马观花般的场景在眼前一幕幕显现,原来铺天盖地的窒息感荡然无存,现在看来却仿佛只是可以随手摘取的材料而已。

  幸好最初遇见了顾曲,如果没有对方,他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演戏产生如此之多的感悟。

  想到顾曲,柳问琴又感觉到熟悉的火苗在他内心蠢蠢欲动,他能清楚地体会到,自己不但想更多的欣赏顾曲身上的美,他也渴望像顾曲那样学会创造美……

  “君仪你快起来吧,地上坐着冷。”响起的熟悉声音打断了柳问琴的思绪,他微微抬头,看到片场特意调暗的光线里,顾曲眼神关切地向他伸出了手。

  感激与喜悦,追逐与渴望一同在心口翻涌,柳问琴握住顾曲的手站起身,坦然直视着他的双眼。

  顾曲的眼神亮晶晶的,明明还是黑夜,他的瞳孔中却仿佛有阳光透过,折射出晶莹剔透的明亮光彩。

  这一双眼睛好比一汪清泉,因为有着清澈的活源,因为长在顾曲的脸上,所以流转之间才会显出无与伦比的美丽。如果失去了这份独有的生命力的话,充其量也不过是一滩死水,两只眼珠而已。

  柳问琴凝视着他,释然地微微一笑抛弃所有羞赧,他无比诚挚地说出了自己内心所思所想:“子麒,能遇见你,我感到很幸运。”

  顾曲微微睁大了眼睛,好像在努力忍耐着什么,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柳问琴又看了几秒,突然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抱歉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可是君仪你一脸大胡子地说这种话真的很搞笑啊哈哈哈哈!!”

  除去某些并不怎么和谐的小插曲外,愉快又充实的时光流逝的飞快,当柳问琴抽空将自己满溢而出的灵感写成曲谱,写满数量可以召唤林蕴和时,顾曲的电影也补补修修终于拍摄完成了。

  “小顾啊,那几个家伙说的没错,跟你合作真是让人身心舒畅。”杀青宴上,乐正海一脸欣慰地看着顾曲感慨。

  平时请教得很勤快,但就算把他扔在一边不管不问也能涨经验,要是再骂他几句吧,他还可能灵感一闪给你玩个大爆发。

  而顾曲是典型的被夸就得瑟,一听这话就兴冲冲问哪位导演还夸过自己,乐正海笑眯眯地三言两语把他绕了过去。

  柳问琴坐在一旁看着他们欢声笑语,心里也很为顾曲高兴,但听着话锋一转又指向了自己。

  “我也要谢谢小柳,你这几天可帮了我们剧组不少忙啊。”乐正海笑着冲他晃了晃酒杯。

  “我这几天也在各位身上也学到了很多,应该是我道谢才对。”柳问琴恭恭敬敬地回礼。

  乐正海啜了口酒,打趣说:“看你天天带着把古琴,小顾又成天夸你琴弹得多好,这可把我这个也爱听琴的馋的不行。小柳啊,你看我们这也是缘分,不知道今天我有没有这个福分能听你弹上一曲啊?”

  听到这话,其他剧组人员也开始起哄,他们这段时间都和柳问琴混熟了,对这个安静礼貌的青年观感都挺不错。

  柳问琴弹琴向来随性,现在大家推杯换盏气氛正酣,他也就从善如流地取出流泉,找到位置摆放好后举指起势拨弦发声。

  音符轻灵跃动,和以往让人不由自主侧耳倾听的沉静不同,它们灵巧地穿梭在酒杯和菜肴之间,反倒像是一颗颗火苗,不知不觉间点燃了大家谈话的兴致。

  而一旁的乐正海和蔼地笑着,他左看看柳问琴,右看看顾曲,笑容里慢慢多了点深意。

  顾曲这幅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看得宋哲瀚心底火气更盛,所幸他还有几分理智,强行按下心中咒骂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口气不甘不愿:“前面的数随便你填,这总够了吧?”

  安静坐在一旁的柳问琴突然轻笑了一声:“你那几个臭钱,怎么可能比得上子麒的一根发丝?”

  他的语气不急不缓,偏生又好像带了点理所当然的轻蔑,只听得宋哲瀚心头火起。

  “君仪说得对,当然不够,里面还得带上牵连君仪的那一份呢。”顾曲眉眼弯弯,宋哲瀚却分明从中看出了讥笑嘲讽,况且他看得出对方根本没打算伸手接支票,“要不这样吧,把你的家产全部赔给我,然后公开道歉,态度诚恳的话只要你再去牢里住上几年,这件事就可以这么算了。”

  他俩这样毫无诚意地一唱一和,瞬间点燃了宋哲瀚的怒火,他气急败坏,压抑不住之下口不择言:“少给我得寸进尺!老子有办法搞你第一次就能照样搞第二次!”

  顾曲这下真的是一头雾水了,他目光迷惑地转向柳问琴,只见柳问琴云淡风轻地开口:“像这次这样给手下人换个身份,再把人骗出去弄下山崖吗?不过还真得多谢你的没有脑子,因为这样,子麒才能好端端地坐在这里听我弹琴。”

  他说话时一眼都没有多看宋哲瀚,反而只是低头抚摸着琴面,指尖微动,琴上登时发出“铮”地一声利响。

  这一声琴音莫名刺耳到让人心烦意乱,淡然话语中暗藏的讥讽更是直接拨断了宋哲瀚脑子里理智的那根弦。他感觉怒火直冲脑门,好像只要能让对方哑口无言,说出什么话来都已经无所谓:“要不是因为你,按照计划顾曲早该冻死在那里,然后被媒体安上‘耍大牌自作死’的美名了!老子的计划明明没有问题,真他妈见了鬼了!”

  我家偶像画风清奇by关悦,我家偶像画风清奇乐文 关悦小说我家偶像画风清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乐文小说网立场无关。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