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寻香之旅

寻香之旅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2月10日

  作为中国香道协会副会长、中国香文化产业基地(上海)品鉴中心主任,任刚对于沉香有着很深的感情,对于沉香文化也有着深入的研究。采香、藏香、痴香、爱香……当世人皆知沉香价贵,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藏香热潮时,他却甘于静坐书斋,潜心问学,用他自己的话说,越研究得深入对于沉香就越是喜欢。不装腔作势,不充内行,点香、品香,就只是他的生活方式,就像有人每天早上都要喝杯咖啡才醒得过来,任刚是一天结束要点炉香,才算是休息到了。

  “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很特别。”出席私人社交活动,任刚经常被人这么问到。他从不用香水,隐隐的异香来自胸前那块沉香雕琢的挂牌。

  早春的申城接连下了十多天雨,人的心也如同被雨浸透一般,发酸发霉。第一次去雍荷堂也正是那样一个雨天,空气中微微荡漾着潮湿的霉味,才踏入吴兴路一栋花园小洋房里,一股似有若无的雅香袭来,瞬时给人的感觉温馨而干燥,抗拒着屋外浮动的潮湿。

  落座于会所的木凳上,不说话也不思考,只是静静地看着烟香袅袅,茗着手中那盏沉香茶,茶香盈胸,忧郁与纷乱缓缓淡去,心慢慢地清醒起来,与主人任刚坐而论道,此时才真正领会到宠辱皆忘的境界。

  作为曾经的皇宫宠儿,沉香如今已经走出宫闱,走向民间,供人们欣赏和收藏。在这一页苏醒的中式香文化记忆中,任刚是个早就上路了12年的先行者,彼时,世人皆不识沉香为何物。

  作为中国香道协会副会长、中国香文化产业基地(上海)品鉴中心主任,任刚对于沉香有着很深的感情,对于沉香文化也有着深入的研究。采香、藏香、痴香、爱香……当世人皆知沉香价贵,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藏香热潮时,他却甘于静坐书斋,潜心问学,用他自己的话说,越研究得深入对于沉香就越是喜欢。不装腔作势,不充内行,点香、品香,就只是他的生活方式,就像有人每天早上都要喝杯咖啡才醒得过来,任刚是一天结束要点炉香,才算是休息到了。

  任刚待客的那杯茶里已足见心血。接过他递来的茶,只尝了一小口,立刻为茶中的异香所打动,这种香不张扬、不霸道,只是丝丝缕缕、隐约又长久地浸润着鼻尖和嘴唇。自诩曾喝过不少好茶,却从未喝过这么香气慑人的茶。细看茶色淡淡的金黄,喝到口中,温润软滑,有点清甜味。

  我不禁向任刚投去好奇的眼光,他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笑意,娓娓道来,“你是在好奇什么茶叶会染有沉香味?其实并不是茶叶有沉香的熏香,而是这里本没有茶,是由上等沉香木研磨成粉后再以110℃的高温冲泡而成。这是我研究很久的秘方,不外传,这样能将沉香香味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茶,只有我这儿才喝得到。”对此,他颇为得意。

  好一杯沉香茶,让人吐气如香,提神醒脑,且安静心灵。一旁熏着香,细细品饮着手中这盏沉香茶,竟觉得一股久违的沉静内敛之气从体内慢慢散出。正是这股被称为东方独有的“伽罗”香气,让人不由想起禅寺的幽幽之境,让品茶多了一分仙风道骨的意境。禅茶一味,禅香何尝不是一味呢?茶和香结合在一起会让人全身都生出妙香来。

  用沉香煮水泡茶的习惯自古有之,简单到只要将几片小小的沉香放入纯净的水中慢慢煮沸,再以之沏茶,便可以为茶添上几分异香。方法虽然简单,但却妙在它的味道上,沉香木可以说是所有木头中最芳香的,也极其坚硬,别看用来煮水的沉香体积小,能量却是巨大的,一小块沉香木可以经过上百次的烹煮,味道却能依然如故。如果有一天,觉得沉香的香味变淡了,可以拿出来将它晒干,之后这神奇的木头又会重新冒出油脂,香味不改当初,实在是非常耐用。

  四座凝神静气,幽香氤氲其间,营造出一个远离尘嚣的小世界。泡上茶,焚上香,看着蒸汽冉冉,茶香四溢,满啜细饮,妙趣横生……这便是任刚这类爱香之人享受生活之美的方式。

  年轻时,任刚就对中国传统物件有着浓厚的兴趣,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沉迷,字画、瓷器、漆器、古玉、竹雕和翡翠,济济一堂。从他眼睛看进去,可以发现里面住了一个老灵魂。他坚持自己对艺术品的认识是有次第的,起初只是停留在欣赏艺术品蕴含的思想和带来的视觉享受,直至接触沉香,他才恍然这种自然界诞生的木化石才是最高层次的奢侈品。

  或许源于这些年来终日与沉香为伴,已到知天命之年的任刚看起来样子却很年轻,神采活泼,谈兴极佳。说起和香结了不解之缘,追究源头,任刚回忆说:还要从一件沉香雕件说起。

  12年前,一位台湾朋友拿了一些香材让雕刻大师去做艺术品,朋友慷慨地削了一些让任刚闻气味,当淡而悠长的细致香气静静逸开,任刚一闻,当场“岔题”,问道:“嗯?这是什么?”那是沉香,五代时期泉州罗隐那首“沉水良材食柏珍,博山炉暖玉楼春”诗中的“沉水良材”,说的就是它,自古一片万金。

  而任刚这一问,就开启了他12年的寻香之旅。到现在都回不了头,也不想回头。

  任刚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生意伙伴中,无论是中东、印度的贵族,还是日本皇室,千百年来世代品香,且手中也藏着大批好香,这让他如入宝山。

  他是幸运的,寻香之初便接触到了大藏家,甚至可以在几吨的香材里挑选他想要的。顶级藏家在世界各地采香的地方也都有合作的香头,任刚有机缘看到各地的香材,包括没有加工前最原始的样子,这也迅速让他对沉香的认识有了极大的跨越。

  “每一块沉香的背后,都是故事。那里面有笑,有泪,有生命的代价,也有寻觅的乐趣。”纬度在18度至20度的东南亚地区都产沉香,12年来,任刚几乎踏遍了越南、柬埔寨、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所有沉香的产地,并与釆香者深度接触,他深深感到这是一个趣味盎然,却又艰辛万分的职业。

  “原始的深山密林往往瘴气弥漫,采香人艰辛跋涉于其中,用命去搏,抵抗着蚊虫、高温、长途,并一直不断地艰难地寻找……沉香是受创后木质心及根节中树脂渗漏到伤口处,经真菌感染后,在受创伤口处浓缩结晶,是不腐之木。因此,仅仅一片薄如蝉翼的沉香,都需要采香人诸多的经验、智慧和勇气。说到底,沉香是大自然的赐予,并非慷慨而无尽,这也是其珍贵的本质。”

  如今,许多沉香玩家和收藏爱好者还在津津乐道海南沉香和菀香,但对真正的沉香精品——东南亚、印度沉香却知之不多,甚至未曾见识。雍荷堂内,淡淡的沉香味弥散在空气中,各种沉香被有序摆放着,12年来,任刚搜罗到了世界上已经被发现的所有沉香种类。

  任刚一直把自己的收藏做成陈列馆形式,展厅里有一块印度棋楠,任刚给它取名为“刺破青天”,直至今日任刚对于初识此香时那股令人振奋的香味仍念念不忘。

  那是一件天然的杰作,任刚认为世界收藏范围内不足十件。而任刚告诉我们的另一个数据是,全世界拥有印度棋楠的收藏家不超过十个。这种只产于印度、尼泊尔、不丹交界一条森林带中的印度沉香早已于200年前绝迹了,外界都将越南沉香奉为神物,实则印度沉香才是真正的香中圣品,而如今,人们也只能从前人留下的只言片语中去品评其妙处。

  任刚最喜欢的沉香是壁立万仞的山子一对,横纹化石代表它们漫长的岁月。他见过上百吨沉香,唯见此一对,感觉它们仿佛有生命,非常吸引人。两块将近两公斤的沉香,没有摔坏,逃过香农的砍刀,形态美丽,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然而看中的沉香无法独卖,必须几百公斤一起买去,任刚当时只能一咬牙买下了全部香材。

  12年锲而不舍的追求,这一缕香缘也许早已渗入了骨头里,融进了灵魂的深处。任刚从一见痴狂到再起天香,恰如铅华洗尽,月明风清。

  卢梭曾说过:嗅觉是记忆和欲望的感觉。如果当初一闻倾心是欲望的感觉,那么12年后的今天,经历岁月的洗涤,欲望早已变得淡而又淡。香也早已沉在了任刚的内心,浮世的喧嚣已化作青烟袅袅,然而余味不散。一缕香缘铸就了任刚十二载的收藏人生。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