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一航读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读片分析总结会

一航读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读片分析总结会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3月12日

  2016年1月7日,中央电视台记录频道CCTV9晚间20:00的《特别呈现》陆续播出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为故宫90周年献礼,在故宫博物院的大力支持下,《我在故宫修文物》摄制组破例进驻这个全国最为保密、最为神秘的文物修复单位——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拍摄。历经5年的项目调研,4个月的不间断纪实拍摄,3集的纪录片完整的展示了我们眼中庄严肃穆的文物修复工作的另一面。

  “匠人精神”在如今这个快餐化、娱乐化、功利化的21世纪已经显得弥足珍贵,《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正是将严肃的工匠精神进行拆解,赋予它浓厚的人情味,在厚重的历史气息里,与现代风格或者说现代科技悄然融合,正如片中提到的一句“修复文物是穿越古今与千百年前进行对话的特殊职业和生命体验”,此片也是今人与古人穿越千百年的心灵交流。

  人物是纪录片的核心,它是影片的“驱动器”,决定了情节的发展与故事的走向。选择一个值得推敲的人物,纪录片就算成功了一半。

  在电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按照青铜组、木器组、钟表组、书画组等不同工作组为划分依据,塑造了许多鲜活的人物形象。陶瓷组的老师傅王五胜、钟表组老师傅王津、青铜组老师傅王有亮,还有书画组的杨泽华等等等等。人物不仅自身性格多样,是“圆形人物”,而且自身也充满了“戏剧性”。

  例如青铜组的王五胜老师傅,对着镜头说,他退休后想先换一辆车,还想试一试年轻人喜欢玩的滑翔伞,颇有一股“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滋味,既塑造了一个“老顽童”的丰富形象,又让观众忍俊不禁,印象深刻。

  再例如书画修复组的杨泽华师傅,他虽然已近不惑之年,但是却十分看重现代科学理念、技术与传统修复工艺的结合,他利用现代科技成果,对古画进行扫描,从而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修复。这种“新与旧”的碰撞,摩擦出了一种属于时代的独特火花。

  这种“新旧”对比,同样体现在年轻的修复师傅的形象之中。他们都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青春的活力与古老残旧的文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他们仍能平心静气,在老师傅的带领下,传承工匠精神。

  台湾民间信仰为多神信仰,涵盖天、地、人、自然现象及灵魂(祖先崇拜),另外融入了佛教、道教与儒家文化在内,因此庙宇内可见道佛儒诸神并存。常见的信仰对象包括土地公、妈祖、王爷(例如:五府千岁)等。民间信仰与日常生活有密切关系,一般人祈求神明的庇佑与指点,藉此安抚民众,养生送死,让百姓平安度过每个生命阶段。另外台湾的民间信仰内涵具有功利性质的“互酬性”。由此民间信仰孕育而生的宫庙文化,包含了庆典、祭祀以及透过乩童(灵媒的一种,藉由神鬼上身来进行神鬼人之间的沟通)问事、收惊和祭解(改运)等内容。

  人物是纪录片的核心,它是影片的“驱动器”,决定了情节的发展与故事的走向。选择一个值得推敲的人物,纪录片就算成功了一半。

  在电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按照青铜组、木器组、钟表组、书画组等不同工作组为划分依据,塑造了许多鲜活的人物形象。陶瓷组的老师傅王五胜、钟表组老师傅王津、青铜组老师傅王有亮,还有书画组的杨泽华等等等等。人物不仅自身性格多样,是“圆形人物”,而且自身也充满了“戏剧性”。

  例如青铜组的王五胜老师傅,对着镜头说,他退休后想先换一辆车,还想试一试年轻人喜欢玩的滑翔伞,颇有一股“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滋味,既塑造了一个“老顽童”的丰富形象,又让观众忍俊不禁,印象深刻。

  再例如书画修复组的杨泽华师傅,他虽然已近不惑之年,但是却十分看重现代科学理念、技术与传统修复工艺的结合,他利用现代科技成果,对古画进行扫描,从而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修复。这种“新与旧”的碰撞,摩擦出了一种属于时代的独特火花。

  这种“新旧”对比,同样体现在年轻的修复师傅的形象之中。他们都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青春的活力与古老残旧的文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他们仍能平心静气,在老师傅的带领下,传承工匠精神。

  台湾民间信仰为多神信仰,涵盖天、地、人、自然现象及灵魂(祖先崇拜),另外融入了佛教、道教与儒家文化在内,因此庙宇内可见道佛儒诸神并存。常见的信仰对象包括土地公、妈祖、王爷(例如:五府千岁)等。民间信仰与日常生活有密切关系,一般人祈求神明的庇佑与指点,藉此安抚民众,养生送死,让百姓平安度过每个生命阶段。另外台湾的民间信仰内涵具有功利性质的“互酬性”。由此民间信仰孕育而生的宫庙文化,包含了庆典、祭祀以及透过乩童(灵媒的一种,藉由神鬼上身来进行神鬼人之间的沟通)问事、收惊和祭解(改运)等内容。

  北京故宫是我国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宫殿式古建筑群,具有我国古代建筑最高水平的代表性。节目开头介绍各修复文物工作组时采用了典型的中国风格表现手法——泼墨,加上与故宫颜色相对应的朱红色与黑色重叠,将零碎画面紧密结合起来。且整部纪录片大部分镜头在故宫内部拍摄,与众多文物特写相搭配,显得更为古色古香。

  之前中央电视台也播出过一部大型纪录片叫做《故宫》,是从故宫的建筑艺术、使用功能、馆藏文物和从皇宫到博物院的历程等方面来讲述故宫的。而《我在故宫修文物》切入点不在于故宫而在于修文物的人,视角更小但人文气息却更为浓厚,着力于讲述修文物的人与文物间的关系。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这些人几十年如一日在光鲜亮丽的故宫博物院背后做着同一件事情,虽普通但让人动容。

  大量大特写、短镜头来展现已修复和正在修复的文物细节处,例如第一集开场的康熙皇帝60大寿时32扇屏风的特写和钟表组的王津修复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法钟,使用多个固定静止镜头来表现文物的精美细节以及从侧面反映修复工作的艰难与精细。而转场多使用空镜,多为全景或远景拍摄故宫,自然衔接各个工作组与小事件。虽以速度极快的短镜头为主,但第一集中陶器组的纪东歌在礼拜一闭馆时骑自行车穿越故宫的长镜头让人印象深刻,纪东歌发自内心的笑容与骄傲感十分耀眼,修复工作虽然枯燥但他们都享受着这份工作给他们带来的哪怕是细枝末节的快乐。

  《我在故宫修文物》中以旁白与人声为主,这是纪录片的特点与惯例,旁白起到解释与抒情的作用,例如第一集陶器组的王武胜来到展览馆看马过程中旁白与人声交叉解释了为什么他为什么来到这里、来这里做什么,又如“陈杨要开始缂丝了,为了修复它,开门见喜春条”,这句话在旁白口中虽然语气平平,但是,“缂丝”两字一出,便能体现出文物修复是多么的耗时费力。特殊的是第二集37分钟到39分钟,有一段长达两分钟的独白,是屈峰作为手工艺术家对艺术创造的领悟,也是一名普通的文物修复者对文物保护的心声,也是本片想要传达的中心理念——人与文物。本片的音响多是师傅们在故宫修文物时发出的各种响声,比如敲击瓷器发出的声音、雕刻木器发出的声音等等只会在特定条件下发出的音响,营造了浓厚的工匠气氛。还有一部分属于人多时的嘈杂吵闹声,与工作室内轻轻的敲击声形成对比,一边是故宫内游人的热闹气氛,另一边是故宫后安静沉稳的修复工作声,犹如闹市里的一片净土。

  近年来,我国涌现出了一系列优秀的电视纪录片作品,例如《大国港口》,《西进》,《舌尖上的中国》等,部分优秀作品还推出了院线电影以扩大影响力,着实令人觉得我国电视纪录片的拍摄水平在逐步提高,这和国家政策的支持和影视工作者文化自觉的进步有着直接的关系。本次提到的《我在故宫修文物》也属于其中之一。不过,观罢《我在故宫修文物》的三集电视版和院线版,却令人觉得本系列着实是优缺点并存。

  我们先从本系列的优点开始说起——《我在故宫修文物》电视电影化的历程是发迹于电视纪录片,然后进一步剪辑成电影长度后在院线放映,从三集电视片来说,聚集的画面,理念,剪辑,叙事都遵循央视级电视纪录片的一贯制作标准。

  从基本形态来说,电视版《修文物》属于典型的说明性电视纪录片,即以解说词串联出场人物和重要信息,以形成节奏,结构故事,加上本次的选题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物精华部分,所以解说词也很好的承担了对一般观众的科普功能,完善了一些历史知识和专业知识的空白,可以说是做到了科教价值和审美价值的统一。

  从本系列片的结构来说,本系列片的结构比较明确,即轮番介绍不同种类的文物修复者,以来牵扯出其背后的工作方法,文物信息以及修复者对于文物的情感,师徒之间的情感,对于展现庞杂的文物体系和数量众多的修复者,这种结构也是必要准确的。

  本片的切入视点我觉得是很有特色的,和以往处理重大历史题材的做法不同,《我在故宫修文物》放弃了一味乏味的历史介绍和歌功颂德的说教,反而以最贴近生活的修复工作者为切入点,配合简单采访,使得观众一边了解文物修复的手法和复杂工艺,一边感受到一种亲切却难以企及的生活方式——即相对慢节奏,有耐性的生活方式以及修复者默默无闻,不沽名钓誉的工匠情怀,可以说代入感极强,寓教于乐,这一点上和《舌尖上的中国》是类似的。

  再从基本视听语言的角度来说,本系列片的景别采用了一种空境,全景,特写配合的大体原则,每种景别分工明确,干净利落——空境负责交代故宫环境,以来和喧嚣的外部世界环境形成对比,构建起故宫陈旧质感与外界浮躁节奏的对比关系。全景加特写,首先交代了文物修复者工作时体型,动作,手法,如消瘦的钟表修复师,昂扬向上的年轻人学徒,仔细搬运文物的雕塑修复师,交代了文物修复工作者最直观真实的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以来服务于电视纪录片的基本要素——真实感,使得观众很好的被带入其中。再之,全景的大量使用使得观众可以看见除了工作者之外的故宫风貌,人行走于故宫之中,投身于文物之林,古今对话的感觉油然而生,展现出了现代人和故宫这一文化系统的亲密关系。加上本片是文物题材,细节特写配合全景的蒙太奇剪辑,最大程度的展现了文物的历史风貌,例如修复者给古琴仔细的修补漆面的特写镜头与修复者弯腰的动作组接,既体现了文物的历史感和古人做工之精细,也体现了文物修复工作者的坚守与耐心,构建起了快节奏工作方式和工匠情怀的对比,而且适当间接插入的生活环节,例如工人合作收集古树的杏子果实的片段,全景和特写的搭配使用给人一种工作生活完美结合的亲切的快乐,也赋予厚重故宫一丝昂扬的生机。

  做个总结,本系列片不仅构建出了最基本的人与文物的关系,还构建起了人与故宫的关系,故宫与外界的关系,学徒与师傅的关系,新技术和传统手法的关系,很是耐人寻味。

  大体说完了电视记录片版本,我们再来说说电影版本。必须承认的是,电影版本继承了上述电视版的一系列优点,不过电影版却更展现出一系列电视节目电影化带来的问题,首先第一位,就是纪录片性质的划分问题——电影版取消掉了解说词,加入了一些观察式纪录片特有的客观固定镜头,这本身没有问题,可是电影版中却几次出现记录者的干涉性声音,如影片一开始,一位女工作者骑车与故宫中,摄影师直接搭话聊天,显得电视感十足,严重削弱了电影感。最重要的是搭话聊天属于评判客体的介入式纪录片手法,假设处理不当,就是和观察式纪录片的固定镜头手法很不搭调的,足见导演对于电视电影界定的失准和随意。而且电影版放弃了说明性纪录片的解说词,使得一些技术手法难以被观众理解,教育功能大大削弱。

  电影版的剪辑也有一定的问题,具体的问题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开场直到出片名前的一系列细碎剪辑中很难令人看出出场者的职业,跟文物有关系的镜头也是基本没有,以至于片名——我在故宫修文物一出现,甚至有一种疏离感。二是电影版的呈现由于没有解说词辅助,很多技术手法一般观众难以理解,例如猪血混合石灰的古琴修复调漆手法,没有了解说词帮助,看起来就像在往古琴上涂抹泥土,艺术美感大大降低。同时还显得各个修复工种呈现一种没有主次的罗列,且转场,改换环境也有点突兀和缺少指向性。众所周知,结构人物在影片中的刻画比重即有计划的取舍对电影是非常重要的,这难免有点令人怀疑廖庆松这一剪辑指导的名号是不是个吸引票房的噱头。

  加之由于取舍不足,本片重要信息交代的不清楚,使人觉得文物修复的工作很难说有一个最终期限或者短期内要达到的目标,使这样一个90分钟的电影版纪录片失去了影片最重点的叙事要素——悬念,完整观影时就像在翻阅一本古文字典,而且没有现代文解说的乱序版本。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