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谭松韵:李尖尖脑路清奇让我觉得很可爱

谭松韵:李尖尖脑路清奇让我觉得很可爱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4月14日

  2020年对谭松韵来说是作品成绩喜人的一年。年初她和任嘉伦主演的古装剧《锦衣之下》备受关注,她饰演的“袁今夏”精灵可爱,圈粉无数;8月,她主演的都市家庭成长剧《以家人之名》霸屏热搜,引起各大社交平台对相关剧情的广泛讨论。日前,谭松韵接受采访,分享了她对自己所饰演的主人公李尖尖一角的理解,以及关于家人、兄妹之情、爱情的看法。

  虽然这些年主流媒体一直在呼吁大家要懂得欣赏女性多样的美,但一个严峻的社会现实摆在面前就是,少女感依然是国内女演员为自己争取重要角色时的不二武器。而从影以来一直少女感十足的谭松韵,无疑是令同行羡慕的。有观众好奇,谭松韵在保持少女感方面是有什么秘诀吗?对此,谭松韵回应表示自己并没有刻意保持少女感,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少女感,“我觉得是因为李尖尖这个角色,可能我脱离尖尖也没那么少女感,包括后面的戏也不是少女感。”在她看来,少女感这个词没有好坏之分,她也没有刻意保持,“我的脸就是这样的,状态呢,就是根据角色的需要来变换。”只是角色会挑人,天生冻龄的谭松韵从李尖尖的十几岁演到二十几岁也毫无违和感,这是她自带的优势,大家也不用过分羡慕,只要欣赏就好了。

  南都娱乐:这部剧有很多泪点,也有很多笑点,而且特别多的名场面,拍摄过程中你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什么?谭松韵:我们这部戏问每一个演员,他们都会说拍得很开心,氛围特别好,通过看导演、看花絮,也看得到我们的创作氛围是一个很专业、但又很轻松的环境,所以出来的好多东西都是即兴的、有意思的。印象很深的场景也很多,感动的、悲伤的、好笑的、温暖的,都有。比如,我们在超市里,还是小时候的我们去买零食,有一个拿锤子打哥哥,然后哥哥又把锤子放回去(的场景)。这些其实都是当下即兴的,大家就这么给演了,有很多这样的东西。在这部戏里,我们生活中的相处方式就是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南都娱乐:看片场花絮,宋威龙、张新成叫你“谭摄”,你们在片场拍了很多大片吧?之前发的几波都很好看,什么时候把库存发给大家做福利?谭松韵:的确拍了好多照片,还有他们的绝美大片,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发呢。

  南都娱乐:剧中的两位老爸李海潮和凌和平,你觉得他们在家里的地位或者在孩子们心中的定位有什么不一样?和他们合作有什么感受或收获么?谭松韵:两位爸爸特别好,我们也把他们当成父亲,也是朋友,所以能看到里面很自然的家庭氛围。南都娱乐:分享一下和剧中两个哥哥对戏的感受?谭松韵:我们五个在一起都特别有代入感,大家的相处方式也特别像戏里的那样,像一个家里出来的孩子。南都娱乐:你怎么理解尖尖对两个哥哥不同的感情?对他们干涉尖尖恋爱这个行为你怎么看?谭松韵:其实两个哥哥管着尖尖谈恋爱这个事情,作为观众的话,我会觉得管一管也挺好的,也是一种爱的体现。但是对于尖尖来讲,她会觉得可能小时候可以,因为小时候大家在一起,还是大哥管着我,我哪怕拒绝,我不喜欢,我耍脾气,或者是答应大哥,我觉得都是比较(说得过去的),起码他们的感情是没有断的。但是经过了九年再回来,本来尖尖对他们这个心结就没解开,然后现在他们就直接特别强势的来干涉尖尖的生活,我觉得还是会有一种说“凭什么”这样的心理吧,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让她发泄出来吧,不然她老是在哥哥们面前伪装感情,也不知所措,这样他们的问题永远都解决不了。

  南都娱乐:作为李尖尖来说,怎么理解剧名《以家人之名》,因为最近演到哥哥因为爱干涉妹妹的人生,你觉得家人之间是否存在“安全距离”?谭松韵:如果两个哥哥管尖尖,还是小时候那种感情的话,我觉得安全距离其实不太存在,今天也不会有“你们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这种想法。她生气的不是哥哥们管她,其实她生气还是因为当时哥哥们走了。南都娱乐:大家都很羡慕李尖尖,有这么好的一家人,她乐观积极的性格也很受大家喜欢,你怎么看待这个角色?在饰演她的过程中怎么去理解这个人物的?谭松韵:我很喜欢李尖尖的一点,是她治愈别人的方法不是那种特别鸡汤的,就是她的脑路清奇,这一秒你可能觉得她会这么做,可是她却是另一种思路,而且另一种思路你还会觉得很可爱,也没毛病,这是让我觉得很可爱的地方。

  南都娱乐:李尖尖是个木雕师,为了这个角色有没有做什么技能上的准备?谭松韵:对,因为她是木雕师,所以在进组、我们开机前有请老师教木雕,因为我从小画画就不好,也要从画画开始学,大概上了两节课,画画,然后雕、打磨这些。南都娱乐:剧中李尖尖高中时期和工作时期不管是时间跨度,还是性格上的转变,都很不一样,你是怎么看待和诠释出这两个不同阶段完全不一样的李尖尖?谭松韵:转变的话,我觉得之前的李尖尖就是人间加油站,她是家里人所有人的加油站,是他们的小太阳,直到她最爱的哥哥走了,两个哥哥都走了,那是对她一个很大的打击,也是让她成长的很重要的一个节点。有两个哥哥宠着她可以肆无忌惮,天不怕地不怕,爸爸也不会要求她一定要考第一。要求很低,哥哥又宠,没有什么太操心的,可是哥哥走了以后,她自己慢慢也长大了,自己要有责任感了,就不会那么肆无忌惮了,这个蛮心酸的。

  南都娱乐:怎样实现从亲情到爱情的心理转变?谭松韵:首先,这个亲人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所以变恋人以后,从恋人再往后走,又变回了亲人,这也是我们这个戏想要说的,就是只要相互珍惜、相互爱护,哪怕没有血缘也能成为一家人。南都娱乐:你个人喜欢哪个哥哥?谭松韵:在尖尖心中,大哥小哥,手心手背都是肉。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