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文玩手串真的过时了?!

文玩手串真的过时了?!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4月24日

  “星月菩提价格大跌超7成”“崖柏大跳水,价格降8成”“南红市场如过山车,2年前能卖两三千,现在只能卖400块”……

  本来没觉得什么,毕竟是“旧闻”,文玩在1年前,价格就已经暴跌了。但是好久不联系的朋友纷纷来问候了:“你们这行还能行吗?”

  再联想起来前段时间潘家园、十里河等文玩市场的整顿,也难怪别人这样想:文玩手串这真的是要玩完了的节奏么?咱今天就来侃侃。

  “2015年上半年,那时候是文玩最火的时候,感觉全国人都在玩文玩,大街上每个人手上都戴着手串。无论是什么,只要有货源,就不愁卖。”

  暴跌的文玩,其实是一次市场泡沫的破灭,它不是偶然,背后有着很多必然的因素。

  文玩圈里,有句话叫“盛世文玩,乱世黄金。”这句话不一定完全准确,但的确体现了文玩跟经济大环境的关联。

  文玩的腾飞得从2009年开始讲起。那一年,4万亿推进市场以后,产生了很多连锁反应,文玩开始和投资理财联系在一起。那时候,“专家”在潘家园一旦被认出,就会被围住:“你看,我这手串值多少钱?”

  手串成为一种时尚,跟文化创意产业联系在一起,被各大媒体报道,电视上一些文玩鉴赏类的栏目也开始走红。泡沫也从此开始。

  在2012年下半年时,各种材质的手串谜一般的流行,在大街上,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条手串。

  2014年起,文玩市场中迅速蹿红,便跟文玩市场的游资跟风炒作有很大关系。“最开始文玩市场就没有崖柏,崖柏是一个被造出来的名词。”一位圈里人回忆。当时,在炒作之下,崖柏作为一种新兴名木,其投资价值被普遍看好,大量资金开始入市抢购,造就了崖柏天价文玩的傲人身份。

  2014年-2015年,崖柏火热,什么样的崖柏都可以卖出去。当时,一串崖柏手串从几十元一路猛涨到几百几千,甚至十几万,一跃成为与紫檀、黄花梨比肩的文玩新贵。

  在2015年的时候,文玩行业达到了顶峰,很多文玩的市场价格远远高于它们本身所应有的价值。狂热之下,潜伏着危机。一些资本开始有更好更多的投资热点,一部分资金去风投,一部分重新杀入楼市。

  2015年下半年,崖柏、滴血莲花、品相一般星月菩提价格开始下跌,2016年,文玩市场泡沫彻底破碎。

  文玩市场泡沫的破灭,还跟自身有关。随着前几年微商的火爆,很多微商团队进入了文玩微商行业。因为缺乏相应的文玩知识,又过度的追求利润,导致文玩微商出现很多乱象,假货泛滥,偷换概念屡见不鲜。

  其中,崖柏的崩盘也跟假货横行有关。华北地区太行山脉岩石缝中枯死的崖柏,木质密度高、油性大,柏木香醇厚,加上量少、不可再生。但是2014年很多普通的松柏,开始冒充崖柏进入市场。

  不仅仅是崖柏,“造假金星”的小叶紫檀,注胶的南红,菱镁矿做成的绿松石,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出现。这造成了大众对文玩的认识有了很大偏差,对市场丧失信心。

  文玩市场的走向,也跟它本身的属性有关。文玩产品,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它的消费群体偏向小众。跟风之后,留下的文玩爱好者,毕竟是少数。这便决定了它的供需关系。

  2013-2014年也是星月菩提最火的时代,100元进货,600元就能卖出,商家利润可以达到400%。但是2015年末2016年初,国内星月菩提种植面积开始增大,大量星月菩提涌入市场,星月菩提量价齐跌。

  后来这几年供需关系发生变化,此前大量囤货的商家为了资金周转开始降价甩卖,最后恶性循环。

  “好的货,它出来是不收不愁卖的,中间的话,反而是停滞不前,一般的货很好走,因为它价格下去了。”

  前两年,南红市场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只有拿不到的货,没有卖不掉的南红。但随着市场逐渐饱和,南红价格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低端产品的跌幅甚至超过六成。

  “好的货,它出来是不收不愁卖的,中间的话,反而是停滞不前,一般的货很好走,因为它价格下去了。”一位南红商家说。在这场文玩泡沫中,川红九口料跌幅差不多百分之五六十,联合料跌幅百分之二三十,而原矿保山南红,基本上没有太多跌幅。

  如今,南红、绿松石、蜜蜡等非再生资源半宝石类文玩,精品货价格不跌反涨,克价过万仍然不愁卖。

  而金刚菩提、文玩核桃之类的,虽然在这场泡沫中,量价齐跌,但是其中的精品,仍然是千金难换。

  各大文玩市场的整顿,也不过是卖方市场的一次洗牌,买方市场也更加的理性。以前,滴血莲花也好、库克也好,一旦出现一种“新面孔”,商家炒作一番,编一个故事,便可以卖出天价,买家蜂拥而上,从来不愁卖。

  如今,买家更加理性,前段时间龙鳞凤爪菩提一出来,1800元的售价,很多人便开始质疑它的“身份”,没有人再愿意为其买单。

  如今,对于文玩爱好者来说,用合适的价格,买到心仪的文玩何尝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文玩泡沫的破灭,并不会让文玩手串销声匿迹。文玩不仅仅是一个手串,一个雕件,一件装饰品,它背后独特的文化底蕴,造就了它的生命力。

  如今走在大街上,拎着鸟笼子,撸串的人,仍然不少见,很多人的腕间,仍然缠绕着文玩手串。它所特有的魅力,也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90后,00后,不断地加入文玩的行列,也将慢慢延续下去。

  经过一年多的洗牌之后,今年的文玩市场,已经开始企稳回暖,恢复到正常有序的市场环境。

  记得《双城记》中,第一句话便是“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对于现在的文玩,也是这样:“这是文玩最好的时代,这是文玩最坏的时代。”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