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每天上百人临沧南汀河疯抢黄蜡石(组图)

每天上百人临沧南汀河疯抢黄蜡石(组图)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5月10日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被临沧人亲切地称为“母亲河”的南汀河异常热闹,每天都会有上百人蜂拥这里,带着锄头、铁锹、大锤等,不分白天黑夜在河道里寻找那些橙黄色的“宝贝”石头黄蜡石,被众多当地人谓之为“疯狂”。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临沧市在对河道污染进行治理时,有人惊喜地在施工现场发现黄蜡石,消息不胫而走。当时,大雨过后,临翔区菜园社区的张先生与朋友在南汀河工地间的小路散步,突然看见一块石头,“快看,那不是黄蜡石吗?”两人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看个究竟。“这下老婆的手镯有指望了!”老张说。

  前天下午,记者前往正在建设中的临沧市主城两河西河、南汀河治理工程南汀河施工现场进行采访。刚到临沧老冶炼厂,远远望去,位于临翔区南汀河中游南信桥和祥临公路穿城公路桥上已经停满了轿车、摩托车等交通工具,有数十辆之多。桥下就是南汀河,河床上熙熙攘攘,挖石的、买石的,如同集贸市场。这支“寻宝”大军不分男女老少手持工具,甚至有人举家前往寻至天黑才肯回家。据市民介绍,前几年也曾有过大规模的“寻宝”行动,但这样疯狂的场面,还从来没有见过。

  南汀河精品黄蜡石原石色彩艳丽石质细腻圆润,用其雕刻的工艺品更是令人爱不释手。“我现在收藏的石头,仅供人们观赏。”临沧的王先生收藏了一块高不过25厘米的原石,有观赏者出高价收购,可他却不愿意出让;另有一个名叫“花开富贵”的摆件,有人出价25万元也被他拒绝。

  据王先生说,他是收购、收藏石头的常客了。有一次,人们正在南汀河边热火朝天寻找石头时,一块黄蜡石刚从水里露头,远远看去光泽润滑,颇有经验的他一眼就看中了这块石头。“当时,挖石头的人跟我讲好,1000元出让给我,可是,后来他又反悔要加价。”王先生无奈加了钱才把这块石头买下,可如今,有人出价两万元了,但王先生还是“舍不得卖”。

  凤庆县某糖厂下岗工人王卫和有1年半的收藏黄蜡石经历。6年前,他曾举家到上海打工,期间过得也算可以。一年多前回到临沧后,看到了“寻宝”风潮后,他犹豫一番跟着进来了。此后,他领着妻子、孩子白天黑夜的到河道内寻找黄蜡石,“当时的力气可足了,就寻思着能找到价值高的石头。”现在,除了自己捡的,还有自己挖的,一共有30多吨原石。听起来是黄蜡石大户了,可当有人问他是否发了财,王卫和面露尴尬地笑着说:“我现在穷得只剩下这堆石头了!”

  黄龙玉:产自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小黑山自然保护区的龙江边,是2004年在云南发现的一种新玉种。由于其产在龙陵,又以黄色为主色,故得名黄龙玉。黄龙玉色彩丰富,“黄如金、红如血、绿如翠、白如冰、乌如墨”,籽料等品质好的黄龙玉品种硬度可达7度,与翡翠硬度相当。

  黄蜡石:黄龙玉在作为玉石开发之前,由于只作为观赏石被人收藏和买卖,并没有做更为细化的产品区分,因此被统称为“黄蜡石”。但随着对黄龙玉种类和硬度的进一步细化与区分,硬度和温润度达不到《黄龙玉分级》标准的称为黄蜡石。

  可以说,自2004年以来,石迷在南汀河上采黄蜡石的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根治。水利部门曾展开查处打击,但是,河防巡逻人员前脚刚走,挖石人后脚就一拥而上。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此乱挖乱采行为,不加以禁止,势必造成不可预见的生态灾害。

  据临沧水利部门相关负责人说,这样的乱挖乱采现象会使得原来平衡的生态变得不再平衡。首先是南汀河是高落差向下流,经过如此乱挖后,使得水流湍急的河道部位失去平衡,到了雨季来临时,带来的就是洪水伴随泥石流灾害的发生,防洪设施也就不起作用了;其次是地处下游的梯级电站水流量及落差不稳定,也就无法准确检测到上游下来的水流情况。

  对于当地人疯狂寻宝的行为,临沧市观石协会负责人认为,促成人们盲目寻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刚开始时,人们仅只是为了满足对石头的观赏价值;后来,由于黄蜡石在市场上的价格不断攀高,最终激发了大家寻石的热情。临沧观赏石协会会长何云生直说:“任何一个玩石的人,面对玩石热潮要都适可而止。”

  今年8月,临沧市成立了观赏石协会并举办首届奇石展,5万多市民前来观展。期间,省内外奇石专家也前来观展并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临沧黄蜡石有两大优点:一个是形态多样,一个是色彩丰富,质地较龙陵黄蜡石稍次,但不乏精品。由此,临沧黄蜡石在国内石文化的地位得到肯定。正因种种诱因的猛力推动,使得如今临沧又出现了新一轮寻石和收藏石头的“疯狂”热潮。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