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文化·莞香园扶贫队的三个小故事

文化·莞香园扶贫队的三个小故事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5月15日

  这是发生在长安驻翁源县扶贫队的三个小故事。严格来说,它们不完全属于扶贫工作的范畴,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长期驻村工作也许是枯燥的、琐碎的、按部就班的,但这三个小故事折射出他们的人格和性情。他们善良、热情、有责任感,热爱美好的事物。

  年前的一个晚上,驻坝仔镇的四个“”在江尾镇开完会后返回坝仔镇,四人同车,梅村的裴少波书记,珍珠的柯于攀书记,上洞的卢兆川书记,还有芙蓉的王国华书记。

  突然,开车的柯书记说:“兄弟们,路边好像死了个人。”车继续开着,大家都把头探到车窗外,果真看到一个人直挺挺地躺在路边。

  这年头,扶个摔倒的老人都可能会被讹上,世风如此,难免人心寒。说到掉头,大家有些迟疑。这一迟疑,车已经开过三四百米了。众人沉默。

  可是这事真就能让它过去吗?真能做到熟视无睹?不能啊。王国华说:“我们是来扶贫的,四个人在场,管它呢,不怕被讹上!”于是果断掉头。

  四人来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跟前,一个人指挥交通,拦车绕行;一个人拿出三角牌在公路上做标识,给120、110打电话。王书记和卢书记不停地叫那个病人,王书记来自卫生系统,对急救有些经验,于是对他胸部进行按压,大概三分钟的时候,病人呆滞的眼睛终于有了反应,随后120和110都到了,病人被抬走。

  这个人得救后曾带家属来找过这四位书记表达谢意,说要送一面锦旗。他们皆表示不必,来这里扶贫,如果见死不救,那良心怎么过得去?救人也是自救。

  洪建武是驻坝仔镇上爱村的。去年,他了解到低保户肖幸福虽然享受着政府低保,但家庭生活条件仍然艰难。

  肖幸福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没有劳动能力,一生未婚未育,抱养了一个女儿叫肖翠珍,当时读大三,在广州一家公司实习。肖幸福曾居住在泥砖瓦房,是他的唯一住房。去年政府下文要拆除破旧泥砖瓦房,肖幸福响应政府号召决定拆除重建新房。当时房屋预算价6.4万元,除政府贴4万元,还差2.4万元。

  驻村洪建武心里十分着急,虽说2.4万元并非是一个大数目,通过借贷并不影响肖幸福新房重建进度。但他还是认为差这笔钱是这件好事中的一个遗憾。于是,他利用个人的社会资源,积极联系东莞爱心人士,经过多番努力和沟通找到东莞刀具协会。最终,由东莞刀具协会出资2.4万元作为肖幸福家房屋建造缺口资金。2019年11月份肖幸福入住新房。

  今年,大学毕业的肖翠珍找到了工作。他们一家也顺利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的聂秀梅,自去年5月她驻村以来,就把美妙的歌声带到那里。翁源县很多镇的人都知道从长安来了一个会唱歌的。

  聂秀梅是龙仙镇河口村驻村。长期以来,在长安从事群众文化工作。从她驻村的第一天起,她就意识到河口村的文化工作是一个巨大的空白。

  河口村毗邻翁源县城,每当夜幕降临,县城里的人都去广场休闲娱乐,跳广场舞。而河口村则是一片沉寂,人们早早熄灯睡觉,没有任何文化活动。先前,扶贫队用引导资金在村里建了一个小广场,聂秀梅打定主意要把河口村的广场舞队组建起来。在这方面,她极有经验,曾策划过很多大型的晚会和舞蹈比赛。

  于是,她跟河口村两委商量此事,得到了他们的一致支持。当她在村里发起倡议,没想到前来报名的妇女非常踊跃。

  去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翁源县组织举办了“我和我的祖国”全民健身日广场舞展演,当时时间十分紧迫,聂秀梅手把手教那些零舞蹈基础的妇女成功跳了一段比较复杂的扇子舞。“她们每一个人都兴致极高,学得很认真,一遍一遍地重来,从不叫累。”聂秀梅回忆说,当她们穿上漂亮的服装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笑意。

  这是河口村第一支广场舞队。村民第一次登上备受关注的舞台。从无到有,非常激动人心。因为那些欢快的舞步,纯净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如今的河口村,每当夜色笼罩,华灯初上,小广场早早地就放起了音乐,人们陆陆续续从家里来到这里,妇女们开始跳舞,老爷爷们则推着婴儿车在旁边观望,孩子们在嬉戏,聂书记在一旁放音乐,指导她们的舞步。

  塞壬,1974年出生于湖北,现居东莞长安。已出版散文集《下落不明的生活》《匿名者》《奔跑者》等。曾两度获《人民文学》年度散文奖;获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第十六届百花文学奖等。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