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手串 > 打开清代喜帖 看看“古人婚姻那些事儿”

打开清代喜帖 看看“古人婚姻那些事儿”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9月06日

  借着“白色情人节”来临,昨日蓉城又迎来新一波婚庆高潮。新人们向亲友散发的鲜红喜帖,虽然面积不大,但足以让大家分享他们心中的甜蜜。那古人结婚时的“喜帖”又是什么样子呢?

  上月底,四川档案馆馆藏巴县(现重庆)衙门档案被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昨日,该馆首次面向社会公布巴县档案中涉及婚俗档案的部分,其中不乏存世稀少的“庚帖”和“喜课”。虽历经200多年历史,这些只有方寸大小的清代“喜帖”却讲述着巴蜀人,乃至古代中国的婚庆习俗变迁。

  省档案馆首次对外公布馆藏清代婚俗档案,清代民间结婚用的“庚帖”类似于现在的喜帖,结婚也要过六道程序

  昨日,打开省档案馆摆放档案的库房,清代衙门档案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三分之一。搁置档案的书架高高挺立,几乎可及天花板。徘徊在书架间,浏览着盒子上标注的年代,这么多档案该从哪里看起?

  副研究馆员陈翔介绍,巴县衙门档案刚被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由于数量庞大,档案从新中国成立后开始整理,经原西南博物院、川大历史系、再到省档案馆几代档案人的努力,直到2000年初才整理完成。目前,省档案馆馆藏的11万余卷巴县衙门档案中,涉及民俗的档案达3000余卷,保存了180多年的古人“结婚喜帖”更属于文物类的珍品。

  中华民族历来都有“存史资政”的习惯,但由于旧时战火频繁,地方基层政府存世的档案极为稀少。抗日战争期间,为躲避日机轰炸,巴县档案被紧急放置在重庆沙坪坝的一处破庙中。但由于缺乏保管、风吹日晒,不少档案变成一堆堆难以分开的纸糊。更有部分档案被乞丐取出烧毁,用作取暖。

  在一张道光八年订立的档案上,显示出一场短命的婚姻:婚书订立还未满一个月,巴县新娘陈吕氏即将与其订婚的邱家告到巴县衙门。巴县衙门随即开堂审理,发现陈吕氏原来的丈夫陈永顺不但没死,而且正是前夫因家贫将她“图财嫁卖”。立下婚书后,邱家准备将陈吕氏带回原籍江西完婚时,陈吕氏担心邱家会再次将她“贩卖”,故而告上衙门。

  陈翔说,目前馆藏的巴县衙门档案中,婚俗档案大部分都带有悲剧色彩。这是因为这些档案均为涉讼婚姻,相当于现在的打官司。“婚姻闹到打官司的地步自然会有悲剧色彩。”陈翔说,我们不能单纯根据这些档案推断封建社会里的婚姻全是悲剧。

  翻开一份份泛黄的档案册,清代民间结婚用的“庚帖”和“喜课”,依旧充满了喜庆色彩。在省档案馆首次刊出的“庚帖”上,虽距今180余年的历史,但其上红色犹存,图案清晰可辨。

  这张“庚帖”的右边上部刻绘着正在行礼的一对新人,下面绘着5名观礼嘉宾,翘首以盼。“庚帖”中间则用描金竖条方框,写上男女双方生辰八字。与其配对的另一张则写有“天长地久”,一条长长的阶梯上,新郎携娇妻沿梯而上。主婚人则立在梯级上端等待着婚礼的开始,整个庚帖中充满了喜庆气氛。

  陈翔说,传统婚姻仪式历来讲究“六礼”,清代“六礼”衍化为“请庚、探问、报期(请期)、行盘、妆奁、迎娶”六道程序。其中,需要落在纸上的,只有“请庚”和“报期”。这个婚帖便是一种“请庚”,即男家与女家,互相留下对方的生辰八字,请人测算是否相合后留下的凭证。而“请期”则是请人测算、挑选适宜举行各项结婚仪式的吉日良辰和规矩、禁忌。其内容一般也要写在红纸上,并由男家告知女家,称作“喜课”或“彩课”。“这个算得上当时的订婚协议,看得出古人很看重缘分。”

  有结婚当然也有离婚,在一份道光年间的离婚档案上,一个名叫王德盛的男子立出了“甘愿休妻改嫁“的文约,原因竟是“年荒”让他穷得养不活老婆。文约上同时提到,两人离婚属“夫妻友好协商”。但道光四年,名叫蒲洪福的男子则是以妻子“不守妇道,不孝公婆,不敬夫主”为由离婚。

  陈翔说,在中国古代,离婚一般都是男方提出的,而且分“休妻”和“出妻”之别。一般来说,休妻表明女方并无大的过错,而“出妻”则是女方触犯了“七出之条”,是有大过错的。

  奇怪的是,这两份文约不但有当事人的手掌印,还有一个脚印。对此,陈翔推测,手印是男方的,脚印是女方的,因为古代男尊女卑。而且文约上有脚印必有手印,但有手印却并不见得有脚印,这表明离婚由男方说了算,女方是否同意无关紧要。陈翔笑着说:“哪像现在,不少离婚都是由于女方看不惯男方提出的。”

  巴县衙门档案现存11,3020卷,是国内现存数量最多、内容最丰富的清代县级地方政权档案,以其独特的历史研究价值被中外史学界誉为“文献宝库”。该档案涵盖内容极其丰富,在地方司法、民俗、科举等学科领域中选任一个研究题材,均可找到大量的研究材料。其内含的原始凭证包括土地房产契约、行帮协议、婚约等等,几乎涉及到民间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和层面。

  2010年2月22日,经“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工程”国家咨询委员会会议审批,四川省有凉山彝族毕摩文献和清代四川巴县(即现在的重庆)民俗档案文献两组档案文献进入第三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