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水火生香景迈茶与绿奇楠

水火生香景迈茶与绿奇楠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7月11日

  茶的香,于人会有记忆,也会有前调、中调、后调的变化之美。较之单纯嗅闻的香品,它还多了一样,融于水,可咀嚼、可鼓漱的合水之香。

  云南大叶种茶生长在云南的各个角落,在不同的土壤、气候条件下,茶们就具有显著的山头特点。茶叶的香气,有的是在茶叶生长过程中生成的,有的则是在加工的过程中形成的。各类香气之间的平衡和各种成分相对比率的不同,便形成了各种茶叶的香气特征。古树茶的香气特征是树种在千百年间进化、蜕变,在生长地土质结构、气候条件下逐渐相对固定形成。

  不过,这种“固定”也蕴含了不可预测的变化,随时皆会有可见或不可见的因素在冥冥中影响着生长中的枝干与叶片,所以,每年、每季的茶叶风味各自不同。

  人们似乎习惯用自己熟悉的味道来命名新的体验。我们在老班章古树茶里喝到的兰香,在景迈古树茶里觉出的花蜜香,在老生茶里嚼出的参香,在熟茶里嗅到带甜味的枣香,甚至可以在一泡上好的古树茶冲泡了十来道后的尾水里喝出云南人热爱的“菌香”。这些香气,是茶叶与水充分交融后的美好结局,也是我们常见的状态。而干茶状态,或者是杯底香,又是与此合水之香有着细微或巨大的区别。

  冲瀹一款好的古树茶,在冲泡的过程里,由开头的浓烈饱满,到三四水的盈盈可赞,到六七水的温润持续,再到尾声的恋恋不舍。这里我姑且不说滋味,最惑人感官的就是它的香气变化。香,便如是可观行迹,不可琢磨。

  想起不久前一次奇楠沉香中“绿奇”的体验。某夏夜,翠湖里的海心亭的阁楼里,清友环坐,因午后刚下过雨,晚上的温度与湿度都很适合品香与瀹茶。

  一款百茶堂的老千两茶,汤色沉红如琥珀,力道绵绵。两三盏喝下去,周身温暖,毛孔张开,嗅觉也灵敏起来。应张兄之邀弄香,小瓶里密封着的绿奇楠,丝丝缕缕,半卷曲透着蜜褐色的油脂。闻听奇楠不用太高的火温,便烧炭至半透,薰出那滋味,果然是千转百回,头味、本味、尾味各自不同,果香、花韵似在其间,又无法用一个确切的语言来定义它。那香韵持续了很久,老千两茶已冲瀹了近三十泡,品香炉中还是余韵袅袅。或许在座者都象我一样在每一个时段里分辨、记忆这奇妙的味道,偶尔清晰、偶尔迷惑,或许,至美之味便是这样的在似与非似之间游弋,这样的迷住你的感官与神思。

  忆起之前曾咀嚼的奇楠,当时只觉得奇楠屑有几分粘牙,舌尖微微生麻及感觉微辣,而后喉间凉意渐起,如同饮了一盏好茶般开始回甘生津。后来,奇楠屑竟不知什么时候融化了去,只余口中一片清凉。而奇楠之香韵,遇一炉暗火,方才可摇曳生姿,香得一路跌宕起伏。

  大地上的植物,就是如此奇妙,草木躯干,于泥土雨露中蓄香纳芳,然后在水与火中融化释放。物物如何相生,冥冥中自有安顿。

  后来,还是经常会忆起那夜奇楠的味道,偶然袭来,莫名清晰,就像经常在记忆中嗅到玻璃公道杯底的景迈之香。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