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风云乍起的沉香激荡拍场三十年

风云乍起的沉香激荡拍场三十年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09月29日

  2015年1月19日,在一场不知名的拍卖上,一个不大知名的拍卖公司皇家国际,创下了沉香拍卖的最高纪录80公斤的沉香木原木拍出了5940万元的天价。超出估价的十倍,比之前占据最高纪录的越南沉香观音像高出了两千多万人民币。一时争议如潮。

  这争议继续到今年春拍。北京保利春拍,一把“明 乾隆御题仲尼式沉香木百纳琴”拍得1667.5万元,使得对沉香的关注热度重新上升。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拍卖公司香港珩隆,为其头号春拍头号拍品“释迦摩尼奇楠沉香佛像”开出了10亿元的天价。这更是将沉香炒上了热门。

  对于这些,有人嗤之以鼻,又是炒作;有些人思索如今市场沉香的大热,以及接来下沉香会有何表现。本文则是为大家梳理和回顾沉香在中国拍场一路走来的表现,一起看沉香拍场这三十年。

  其实沉香现身于拍场的时间并不算晚,它在国内拍卖形成之初便夹杂于各种杂项角落之中,只是身影寥寥。根据可查询到的资料来看,国内最早有关沉香的拍卖是在1995年北京翰海春拍上,一件“明晚期 沉香木八仙祝寿摆件”上拍,成交价为60500元。仅此一件,价格在如今看来颇低。

  按理来说,这件摆件,材料说的是沉香木,并非沉香。但就如沉香鉴定家胡晓鹏所说,从古至今,沉香的名称都没有被规范过。在古代和市场早期并没有沉香和沉香木之分,密香、栈香、沉水香、琼脂等等,沉香木(白木香)与沉香这两种称呼通常也是不被特意进行区分的。沉香木与沉香是由于沉香市场兴盛之后,由于一些商人的不当竞争使用结香很少的白木香,或将白木香进行高抛(高温抛光使油脂渗出后聚集在表面)造成高油的假象欺骗消费者。所以大家就开始用沉香木(没有结香的白木),与沉香(有明显结香的沉香木)进行区分,以此让大众区分两者之间价值的不同。

  而这件“明晚期 沉香木八仙祝寿摆件”,结香程度较高,符合沉香的标准,因此就是我们今天所称的沉香。在拍场前期,许多名称为沉香木的拍品,其实也为沉香。

  而在1995年之后的拍场上,也偶有沉香上拍。多为雕刻品,如笔筒、摆件等等,名称也多为沉香木或为迦楠、奇楠。但价格和数量一直都较低,不受重视。到2006年,北京匡时秋拍上,才出现第一个过百万的沉香拍品 “明 沉香木雕山水人物笔筒”,成交价为143万元。

  在2011年之前,沉香过百万的拍品只有4件。成交价也多是略超百万,且拍卖公司多声名不显。在这二十多年间,可谓是除了古玩圈里一开始就注意沉香的人外,少有外人关注。

  转折点在2011年,这是沉香拍卖史上最具标注性的一年。香学宗师刘良佑十几年香学传播聚集的能量,在这一年突然爆发,原本小圈子古玩圈里对沉香的关注变为大众齐聚炒沉香。而这份热度开始影响到拍卖领域,沉香料、沉香艺术品从这一年开始屡创高价。

  2011年6月4日,在北京古天一春季拍卖会上,一件“江春波雕刻山水人物沉香杯”拍至392万元,创下新纪录。然而让人惊讶的是,仅四个月后中国嘉德秋拍,一盒重约3000克的清代沉香料以713万元的成交价迅速打破这一纪录,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

  更让人迅雷不及掩耳的是,在嘉德拍卖的两个月后即2011年11月,澳门中信“书画、佛像、陶瓷、玉器杂项”拍卖中,一件重4414克的“沉香观音像”拍出了4600港元的天价。这是拍场上沉香第一次上千万,并且这个价格依然排在如今沉香拍卖的第二名。另外,此专场中的另一件拍品“印度尼西亚白奇楠 沉香”亦拍出了1150港币的价格。

  2012年,北京保利春拍上,一件估价为600~900万元的“清乾隆 沉香雕仙山楼阁嵌西洋镜座屏”以520万起拍,经多家追逐后以超估价两倍多的价格 2070万元成交。这个价格虽不及澳门中信的那座观音像,但以北京保利老牌的资历,这个拍品更受关注,并且品质更有保证,许多媒体和行家更认同这个价格才是沉香拍卖的记录。

  2013年是沉香原料的崛起。在秋拍的战场上,中国嘉德香港秋拍上,日本藏家旧藏的“上上金品伽罗贡香”创下了沉香材料拍卖的最高记录 1840万港元。台湾品香协会首席顾问郑明源评论其为:“实属绝品好香,可列为越南系之顶级。”但这一记录在两个月后即被打破。上海嘉禾3460克的“奇楠王”拍出了2990万元的价格。

  2014年依旧是沉香原料的狂欢,沉香原料成交价登上三千万。在这一年里,有4件拍品价格超千万,其中有3件为沉香原料,1件为摆件,且都出自同一场拍卖。

  而2015年文章开头就有提及,一个新纪录的诞生,并且更多的关注。而最有争议的估价10亿元拍品被诸多人嗤之以鼻,小公司的又一场炒作而已。

  上文中,提及2014年四个过千万的沉香拍品都来自一个专场,而这个专场在沉香拍卖中务必提及。

  此专场名为“荣斋善泽 沉香,茶,香具”,由北京翰海举办。北京翰海是众多拍卖公司中最关注沉香者,自拍卖之初就有沉香拍品出现,这么多年来一直陆陆续续有沉香上拍,2011年之后都有相关的拍卖专场出现。

  而这次“荣斋善泽 沉香,茶,香具”专场,有158件拍品上拍,其中62件为沉香。总成交额 22171.598万元,成交率79.75%,沉香拍品中仅有两件流拍。沉香拍品多为摆件,亦有手串和原材料出现,而其中以原材料的价格最高。其拍品近代 达拉干沉香料成交价为3622.5万元,创下沉香原料的最高记录。“近代 沉香一苇渡江摆件”拍得3312万元。另有两件来自越南和印尼的原材料上千万。

  从2012年开始,沉香相关的拍卖专场陆续出现,多以和茶道、香道或者佛教用具组合出现。如2012年北京匡时的“雕镂方直”香道具专场,2013年北京传是的一炷神怡沉香,补天遗韵赏石等等。

  单独的沉香专场亦有出现。2013年,北京传是秋拍举办“可以清心沉香专题”,上拍23件沉香。成交率不错,为78.26%,但其总成交价仅为122.705万元。同年,上海嘉禾举办“百香之王海南野生沉香”专场,拍品不多,26 件,成交率96.15%,仅有一件流拍。总成交额也达3986.245万元,比之前者算是成绩斐然。2014年,北京保利举办“重器无锋,大巧不工云水山房沉香”专场,97件沉香上拍,最后拍得4100.555万元,近一半拍品流拍。

  为了防止流拍,增加卖点,诸多拍卖行以名家雕刻、名家收藏为卖点吸引买家。如北京翰海的“荣斋 善泽沉香,茶,香具”专场多件拍品由李凤强雕刻而成,并且诸多件拍品来自台湾藏家赵明明。传承有序的拍品一向为拍场买家所偏爱,但对于名家雕刻的引进,沉香领域的众人看法不同。

  沉香专家刘加祥认为这是好事,真正好的雕刻会给沉香添上新的生命。而胡晓鹏却提醒大家:影响沉香价值的关键因素还是结香的多少和品质,名家雕刻有一定的附加值但需理性面对,这种附加值不宜过高。市场上也看到很多雕琢精巧的沉香艺术品,但原料品质上乘者寥寥无几,希望大家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

  拍场上或高或低,价码不一。然而这些价格靠谱吗?这是否代表着沉香的确被主流拍场市场所接受,真正热起来了?这些价格是否存在一定的水分和内部操作?这要分具体拍品公司和拍品来看。

  刘加祥从二十年前开始关注沉香,一路看来、品来,对沉香的鉴定、赏玩、拍卖都十分熟悉。在他看来,近几年的确是沉香拍卖的黄金时期,而这是沉香的一种回归,它开始逐步地被人关注、重视,然后开始价格回归,回归到它应有的地位。诚然,作为拍品沉香具有一定的劣势:它自古以来就非常稀少,出现不多,且每件东西都不雷同,形成的结果就是没有完整的价格体系。

  就如北京保利所拍的“清乾隆 沉香雕仙山楼阁嵌西洋镜座屏”,有人说2070万高了,但刘加祥觉得着实不高。“这些明代清代沉香的器物,本来就应该加上文物价值、历史价值,而它本身的价值就要比现在的好、要高。但它的价格没现在的这些香高,就是因为人们对沉香的认识还是远远不够,现在懂老沉香的还是人少。”

  然而,排行榜上的价格并不都是价格公道。排名前二的两件拍品价格是公认的水分,只为炒作而已。一为公司不靠谱,二看拍品不如何。北京翰海去年的那场沉香大拍刘加祥也认为并不一定靠谱,真正的成交并不是面上列出来的数据。

  沉香还是得找靠谱的卖家,这对于散户玩香还是拍场买香都适用。这也是刘加祥对大家的忠告。

  “会的,沉香会一直涨。因为真正老的东西还没达到它的价值。”在问及沉香今后是否会依旧大热时,刘加祥这么回答。

  市场上的乱象只会影响不入流的买家,真正的买家不会被这些东西迷惑。未来沉香市场仍会比较活跃,但拍卖并不是沉香的主场。就如中国野生沉香家族收藏第四代传人汪力所说:“真正收藏价值非常好的沉香一般都不会拿出来拍卖。因为沉香其实不缺销路,沉香在业内已经流通得非常完全,供求的匹配已经存在,不需要去拍卖。”在拍场上真是需要关注的是那些老东西,老沉香。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