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一片万钱海南香

一片万钱海南香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0月24日

  海南自古就以香料闻名,其中最负盛名的是沉香木。 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沉香文化是中华民族千年文化传统中被遗忘的一块瑰宝。在古代,虽然我国海南和马来西亚、越南、印尼等地均有沉香出产,但是品香文化确是由中国开始的,并传播到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

  关于海南沉香,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作出这样的评价:“占城不若真腊,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如今,在我国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品香文化开始再度兴起,而因为海南沉香品质上乘,尤受品香人青睐。

  沉香,学名琼脂,琼即海南,说明以前最好的沉香产自海南岛。海南沉香一般要十至三十年才能产香,而这个树龄的油脂主要集中在主干的表皮,一般的树头部位、丫叉部位、创伤口部位都易于结集油脂,这种沉香只适宜于药用方面或提炼精油,这种低级别的沉香近年通过人工种植也可获得。而一些有二百年以上树龄的老树,油脂结集得较好,甚至于树干的芯部也富含油脂,此种沉香特别珍贵,因可加工雕刻成各种工艺品流传后世,为达官贵人所收藏。

  在万宁兴隆旅游区岑香坊,陈列着林杰多年以来收集的海南沉香,在有些人眼里,那可能就是一块块烂木头,而在岑香坊主人林杰的眼里,件件都是无价之宝,从认识沉香,爱上沉香,痴迷沉香至今,林杰成了海南沉香文化的传播者,他把沉香称为生命的延续。

  关于海南沉香,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作出这样的评价:“占城不若真腊,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占城,指今天的越南南部,真腊指柬埔寨。黎峒,指的是海南琼中五指山一带。

  为什么海南沉香品质上乘?林杰说,首先是海南气候优势特别适合沉香树生长,适合结香,大凡成熟的沉香树木在遭遇创伤破损后,出于植物的本能都会分泌树脂(也是一种抗体)来弥补创口,而这期间,沉香树的创口部恰巧被一种叫做黄绿墨耳真菌的微生物所感染,海南的气候,特别适合这种微生物生长。第二个优势是资源优势,在海南目前保护的原始森林中有野生沉香的品种。

  本身名贵的沉香,近年来市场价值水涨船高,而近些年来,国内沉香界一直在流传,海南沉香已经绝迹。林杰不以为然,由于国内很多经营沉香的人都是以外香为主,如越南香、印尼香、马来西亚香等,手中基本没有海南香,加上利益的因素,所以就有意或无意去中伤海南沉香;而海南本土沉香爱好者和收藏者,缺少对海南沉香及其文化的宣传和弘扬,林杰说,他之所以收集海南沉香,旨在向外界澄清,上等的海南沉香依然存在,他要树立和维护海南沉香的品牌。

  今年的欢乐节主会场设在万宁兴隆,此时的林杰正在积极的筹划,准备在欢乐节上办一个沉香展,向众人展示海南的沉香。

  为何迷上海南沉香?林杰告诉记者,约在六、七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迷上海南香。那一次,林杰和朋友去上海,在上海一古玩城里,几位香友正在细品海南沉香,突然来了一位香客,走到香炉之前,虔诚地拜了三拜,对大家正在品味的沉香大加赞赏,拜完之后,众人才知道这位香客来自日本,这位香客虔诚地说,即使在日本,如此高品质的沉香也不多见,日本许多香基本上是各种配料制作而成的香,像这样纯天然的香只有小部分人才能品到。

  此后回到海南,林杰开始沉迷于海南香的收集,他放下手中的其他事情,深入到五指山、白沙、保亭、陵水、乐东一带,慢慢地结识了很多香农。

  林杰介绍,正是因为深入到香农之中,使他不开始对海南沉香有了较多的了解。自古以来海南的沉香都很珍贵,海南的香农对沉香的采集很谨慎,他们不会进行破坏性采集,对尚未成熟的沉香都会自觉加以保护,使得海南沉香的品质至今仍保留得很好。

  而最近这几年,由于海南沉香价格的上涨,一些岛外采香人来到海南中部山区,对海南沉香进行盗采,有些人甚至为了采香,将整棵沉香树都砍掉,十分可惜。林杰说,正是因为这些年来他持之以恒地坚持收集海南的沉香,才敢用实物来说话———海南的沉香并没有绝迹。

  沉香文化是中华民族千年文化传统中被遗忘的一块瑰宝,原本它是与食文化、酒文化、茶文化并存的四大文化之一。在古代,虽然我国海南和马来西亚、越南、印尼等地均有沉香出产,但是品香文化确是由中国开始的,并传播到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

  沉香进入中国人的生活,最早是以药材形式,据史料记载沉香可“理诸气调中,补五脏”。发展到唐宋时期便走进了人们生活的不同层面。比如,古代文人赋诗作画抚琴之前,都会焚一炉香,可净化空气,安定心神,让人心生喜悦的情绪。如今人们出门前可能会喷一些香水,那么古人则会配戴香囊。此外,沉香还可用来煮水泡茶,或搭配不同配料制成饮品,古人将这类饮品称为“沉香饮”,有多种配方,起到不同的保健治疗功效。目前,林杰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和挖掘。

  虽说中国是熏香文化发源地,但唐宋以后一千年里,由于战乱频仍,士大夫精神生活趋于粗疏萎顿,香席仪式与诗、词、乐、舞、棋等纯粹艺术形式一样也日渐式微,终于在风雨飘摇中火尽灰冷了。反而在日本,在鉴真和尚东渡引入熏香后,品香文化在日本发扬光大。

  走到一块玻璃柜前,林杰停住了脚步,他说,这里面是一块奇楠,是上等的沉香。林杰介绍,沉香结香可分为四类,其一:熟结;其二:生结;其三:脱落;其四:虫漏。而奇楠为沉香中极品,很多奇楠香入水半沉半浮,但是上好奇楠也一样入水则沉;多数沉香不点燃时几乎没有香味,而奇楠则不同,不燃时也能散发出清凉香甜的气息。

  如今,在我国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品香文化开始再度兴起,而正是因为海南沉香品质上乘,受到品香人追捧。海南沉香的药用价值很高,品质佳的沉香产量极低,物以稀为贵,而极品沉香价格昂贵,一香难求!

  自宋代起,中国文人间渐渐流行起一种品香活动———香席。最传统的香席为“隔火熏香”,使用的香具被称为“炉瓶三事”,即香炉、箸瓶(内放香箸、香铲、香匙、香取)与香盒。品香时,若是小香炉,可以一手持炉底,托起香炉至胸前,一手轻罩以聚集香气,靠近香炉缓缓吸气品香。好的沉香层次极为丰富,随着炉温和时间的变化会有多种味道呈现。

  林杰介绍说,常温下的沉香香气淡雅,熏烧时则浓郁、醇厚且历久不散,像品红酒和咖啡一样,沉香的味道也会发生层次上的变化,好的沉香香气集中而保持的时间相对较长。品香时,要一手托起香炉,一手半握拳,将香炉放在颌下离胸口约一拳的位置。先让自己静下来,深深吸一口香气,缓缓控制呼吸,头慢慢偏向右边的方向将气吐出。连续缓慢重复三次,便是一道完整的品香程序。

  在岑香坊的一角,是林杰的品香室,在一个根雕的茶桌旁,我们享受复原了唐代士大夫生活。

  茶桌上罗列着香具,品香炉釉面温润如玉。还有同样材质的取火罐、香炭盒、香盒和香渣碟。一个七孔香插筒分别插着紫铜竹节款式的香匙、香夹、押灰扇、探针、顶花、灰铲、香帚。林杰从一个瓶子里取出一段顶上奇楠香示客,长约八寸,木质密致,乳白带黄,从外形看与一般白木无异。

  林杰先在桌子上将品香用的一应工具规则地摆好,品香一如品茶,需要静心领会。接着他用特殊的工具将一小块炭点燃,要保证每一个部位都能烧透,这一步保证后边品香的关键。

  在等待炭燃烧透彻的时候,林杰开始用刀具来切割沉香。由于价格昂贵,且香味浓郁醇厚,每种香只需要小米粒大小的一点就够了。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