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温州人海南种植最大沉香林 最高每克5万元[图]

温州人海南种植最大沉香林 最高每克5万元[图]

admin 沉香手串 2020年12月05日

  黄金的市价每克约350元,但央视日前报道的一种名贵木料——沉香,价格最高却被炒至每克5万元,足足是黄金的140倍!

  作为一种极具投资潜力的稀有木料,沉香近年成了“疯狂的木头”。在从事该行业的人士中,温州人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如浙江最大的沉香馆便是温州人开办;此外,在海南,温州人牵头投资的企业种植了百万株沉香树种,成为海南最大的人工沉香培育基地——

  不久前,由温州人叶克投资的“雨润众生”沉香馆在杭州劳动路挂牌开张。该馆在浙江省内尚属首家,展卖的“沉香”价值高达数千万元。本月,“雨润众生”的沉香将进驻马云、丁磊、陈天桥等8名浙商投资的江南会所,上演一场高端会所“顶级木头秀”。

  日前,记者在“雨润众生”店中看到,重量只有9.35公斤的“木头”,却价值350万元人民币;一块只有几克的“朽木”,也要几千元。据该店经理称,他们的客户以及爱好者,也有不少是温州人。

  沉香多指瑞香科白木香植物,既是名贵香料又是中药,它是植物受外伤或真菌感染,大量分泌浓香的树脂凝成。由于很多密度大于水,遇水即沉,故名沉香。作为一种极具投资潜力的木料,近年不少沉香从日本、中国台湾转至上海、北京等地,浙江的沉香热也随之而起。

  叶克原为沉香爱好者,但市场的商机却吸引着他将自己的爱好做成了事业。目前,他的店内除了大量昂贵的藏品外,还是有一些沉香制的线香,多为几百元一束。此外,还制作了一批沉香茶,定价在三四百元一盒。目前销售点也已扩展到了温州。据了解,叶克是省内首个试水沉香线香等产品的商家,目前国内像他这样把沉香产业化的玩家并不多,有也多为台湾、北京等地人士。

  据透露,眼下沉香价格日益走高,日前央视爆出最高5万元一克的消息后,沉香市场又涨了20%~50%。业内人士坦承,他们对此又喜又忧,喜的是市场被看好,忧的是担心爆炒陷入瓶颈。沉香品种有几百种,其中奇楠是越南产的极品沉香,“雨润众生”也有1万元/克的奇楠,但5万元/克实在有点夸张,这不排除少数炒家想借机出货的缘故。

  沉香芳香避秽,古时一直都是皇帝出行的必备用品。而作为最名贵的香料,鉴香、品香则成为老祖宗传承下来与茶文化并举的雅事。此外,沉香木雕明清时相当流行。从2003年开始,明清两代的沉香木雕就屡屡创下拍卖高价,2008年,一件越南黄奇楠雕刻作品“水生三宝”更是创下了222.2万元天价。沉香“疯狂木头”之名不胫而走。

  随着沉香价格逐年走高,早早嗅到商机的温州人便开始了动起了种植“沉香树”的念头。早在六七年前,苍南人丁宗妙与一班同行,便在海南成立了海南香树资源发展有限公司,与当地农户共同种植能提取沉香的白木香树,丁宗妙也因此成为国内最早着眼于沉香树种植业的投资者之一。

  丁宗妙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正与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等国家级科研单位展开合作,承担了“白木香快速高效结香技术研发与推广”等“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在白木香结香技术及优良种苗培育等科技项目中有重大突破,获得多项技术专利。公司在海南长期租用土地近万亩,与海南各地区的农户合作种植沉香已达上百万株,是海南最大的白木香种植公司。丁宗妙同时透露,他们在海南种植的白木香树树龄最高的已经可以采香,但他们的沉香并不是市场上价格奇高的沉香,而是主要用于制药和香料的沉香,价格约为一两元一克,他们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设立了海南沉香系列产品分销网点。

  药用的沉香等级很低,因此涨幅并不大。记者走访了市区几家药店,了解到价格仅在1.17元/克上下。温州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的郑建靖告诉记者,在他们看来,目前只有瑞香科的白木香是有药用价值的沉香,而工艺品市场的沉香鱼目混珠,市民切莫以此为药材,台湾此前曾有人服用了假沉香而致死的案例。郑建清同时透露,沉香药材是由国家控制的,只要渠道正规,不会有假货。

  沉香形成通常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人工培育10年至20年只能生产出树脂含量极低的沉香。由于上等沉香取得极为困难,不少从业者以假沉香或品质低劣沉香鱼目混珠。

  在妙果寺商场和一些销售沉香的网点,记者暗访发现部分商家在卖全黑的高密度的“沉香”手串,价格为几百元至一两千元,据说能落水即沉。但业内人士称,这种“沉香”多为泡油、加色、加压、加香料的假货。油脂高的沉水沉香手串,最少也得5万元一串,市场上几千元一串的沉香手串,大多沉不了水。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奇楠,其余的沉香都得是沉水的,才具收藏价值。多数沉香在常态下香味很淡,只是在燃烧时才芳香四溢。一些销售网点的假沉香看上去虽难以分辨,但仔细闻一闻、试一试水、特别是取细末烧一烧,是可以查出真假的。

  “沉香的水很深,温州人不是没有被骗的经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古玩行家告诉记者,由于沉香的品种繁多,温州能识别之人很少,导致了很多玩家“敬而远之”。

  但温州仍有“潜龙在渊”的资深玩家。比如市区一名俞姓先生,他手头便有上百种沉香标本,一年烧掉的沉香至少超过十来万元。

  俞先生这些沉香主要取自台湾商人手中。他告诉记者,眼下号称几万元一克的奇楠,三四年前七八百元一克,他手头存有的红土沉香,三四年前一克35元,现在也涨了10倍。有资金雄厚的温州商人曾想请他作顾问,涉足沉香市场。在记者采访的前一天,一个上海的同行还前来找他斗香。除俞先生外,另据黄杨木雕大师叶萌春透露,他也曾帮一位温州人加工过一块沉香木,当时价值十多万元,此人找他加工后一转手,便换了一辆60多万元的奥迪车。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意外发现,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一名叫陈进财的台湾商人便在温州办有沉香加工厂。记者日前联系到陈进财时,他说1994年,他将沉香拿到温州首位黄杨木雕国家级大师叶润舟处加工,随后办了加工厂,把加工后的沉香销往台湾,但不久后工厂停办。陈进财透露目前他仍在做沉香生意,目睹了沉香热从中国台湾、日本蔓延到大陆的全过程,近年他手头的沉香70%都销往北京、上海等地,与这些城市相比,温州的销售还只是“毛毛雨”。由于沉香有提神醒脑功效,温州从去年开始流行一种可插入香烟的沉香片,一盒销售三五百元,主要在一些娱乐场所销售。

  据了解,眼下国内销售的沉香多来自于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由于大陆沉香热势不可挡,一些不法商贩屡屡无证携带沉香入境,结果被海关罚没。与此同时,东南亚等地的沉香鱼目混珠事件也越来越多见,部分在印尼等地从事矿业的温州人也曾有意涉足沉香进口,但因风险过大,最终选择了淡出。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