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人间有味是清欢_读书频道_凤凰网

人间有味是清欢_读书频道_凤凰网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1月28日

  我喜嗑不加任何调料的瓜子,热炒一翻便得。不嗜这一口的人肯定不理解,没有味道的东西,有什么好吃呢?其实如果真的无味,谁会喜欢吃它?它自然有好味,只是不易得。胡乱嗑两粒,只如清风乱翻书,白白地而已。

  需有一段足够长的闲暇时光,一份真正消停下来的安宁心情,一粒粒相继嗑来,细碎绵长,它的味,好在渐深,有那么一个不需急躁积聚而生的过程。在我看来,这种白炒瓜子是天下零食的最佳代表。好的零食,必是能让人久食而不饱、食多而不腻的。能反复地吃、长久地吃,越吃越香的零食,才会让人上瘾。此瘾入心,是纯如清水的依恋之感。

  天下至味,莫不是始淡而渐深,渐深而至纯的。像那种号称印度来的奇南香,浓密之味不讲姿态地扑腾而起,直如猛汉恶形,兜头压脸,躲都躲不开似的。那不是对好人雅士该有的嘴脸。所以这种香多被点在公厕里,充当扫除腐恶之味的勇士,最终与厕味混作一团,香臭莫辨。

  喜读唐诗的人,最终也会读出那份诗中至味,亦在于深而不杂。唐诗的数量不可谓不多,姿态情味不可谓不繁,当得起浓艳二字。但那诗中的情感,细吮之下,只得一个纯字。好像人类在历史里越活越老,越古代的人,感情就越近似孩童,容貌情态之美,绝不亚于成人,心地却单纯了许多。

  记得当年曾与一位旧友相携出游,走了很多路,却没说几句话。到了上海郊区一处靠近长江入海处的乡下,已是夕阳西下。长日将尽,我们只在那滩涂边的岩石上坐着,天将黑时,旧友忽放声唱了一句京戏:“荒村沽酒慰愁烦……”然后我们就在暮色之中踏上归途,一路少言。好像跑了这么远的路,只为对着晚潮落日来唱这一句戏似的。她来唱,我来听。

  旧友早逝,已亡故经年,但只要有这一段无言的记忆,她的全部,便已满满地在我心里。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