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沉香越炒越贵树苗越种越贱 皆因资金盲目涌入

沉香越炒越贵树苗越种越贱 皆因资金盲目涌入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3月21日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一头轻一头重的原因在于大量资金盲目涌入,折射出投资渠道不足的问题

  沉香树脂的形成原因,在生物学上尚没有明确的结论。通常的观点是受到外伤(例如鼠吃虫咬、台风击断、人工砍伐)之后,出于自身的愈伤机制,沉香树会分泌出树脂来保护自己。非主流的观点,是通过受伤等偶然因素导致一些外部物质介入沉香树的新陈代谢过程,导致沉香树芯发生了非正常的酶转化,从而产生了沉香树脂。

  近年来,沉香成为民间玩家收藏的珍品,上等沉香的价格在几年内飙升了几十倍,最贵的上等奇楠沉香,每克售价达千元。受此影响,沉香树近几年在广东各地越种越多。然而,沉香价格虽飙升,沉香树的价格近两年却不断走低,长了三五年的售价也不过数百至上千元。缘何会形成如此一头轻一头重的强烈反差?羊城晚报记者日前来到广东最早大面积种植沉香树的电白县进行调查。

  在电白县马踏镇和观珠镇,沿途所见,不少山地、田野里都种满了沉香树,有的树径已长到碗口粗。在马踏镇,记者采访了培育沉香苗的老张。据他说,目前电白沉香品种以海南沉香、越南沉香为主。在他的沉香育苗场,种苗密布。近两年沉香种苗的生意不错,“但今年的价格却不如往年”。老张介绍,今年种苗价格比往年下降了30%左右,“造成这一原因是育苗的人越来越多,种植面积越来越大”。

  在观珠镇一处名叫沉香山的种植基地,记者见到漫山遍野种满了沉香树。据当地工人说,人工沉香树种植非常简单,生长也十分快,五至七年树干就可长到30厘米粗,有的长了10年的沉香树,直径有50厘米。

  在马踏镇和观珠镇,沉香树的种植和成品生产已成为当地支柱产业。羊城晚报记者见到,不少农户在自家的院子里加工沉香佛珠,有的在沉香树木中提取结香含量较高的木料。这些产品主要销往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大多价格不菲,具体定价视乎沉香木结香多少。一些用以香薰的沉香,价格便宜的卖到几元一克,贵的甚至达数百元一克。女户主拿出一块重约3公斤的沉香对记者说,几位北方客上午来到,出价20万元想买走这块上等野生沉香,但她心目中价位是30万元,最终没有成交。

  其实,沉香树是一种产量极高、生长极快的树种,一亩地里就可以密集种植200棵左右。但老张说,要等到结香至少需要五到十年时间,而且还不是棵棵树都能结香。

  据专家介绍,只有结香的沉香树才身价百倍。沉香一般自然形成,分布在含有黑树脂的树根或节的木心中,但并不多见。而通过树木自然损害结香,或经岁月沉淀所取出的沉香更是贵如黄金。

  前几年,人们认为沉香树就一定会有沉香,导致沉香树价格暴涨,最高时每棵可达数千元,并吸引不少资金投入到沉香树的种植。据出售种苗的老张说,过去前来购买种苗的大都是本地的种植户,但现在邻近的肇庆、云浮甚至远至粤东、粤北都有人买回种苗在当地种植。

  随着人们对沉香树的了解,不少种植户开始认识到,沉香树并不等于就会分泌沉香。而且树木长大后,也需移出一些沉香树,为有结香前途的树苗预留空间。因此,沉香树的价格近两年回落也是正常现象。

  从去年开始,在一些苗木批发市场,就开始有沉香苗木销售。据商贩说,前来购买沉香树的顾客大多是一些拥有别墅花园的顾客,以求驱蚊虫,洁净空气。不过由于了解的人不多,市场销售并不火爆,顾客前来购买往往要多方了解如何时种植、打理等一大堆问题。

  据这位商贩介绍,只有野生和生长时间长、树形好的沉香树才可能卖到上万元的价钱。然而,野生沉香树一方面受到林业部门的保护,数量极为稀少,另一方面移种很难,极容易死亡,市场上基本上没得买。而人工种植的沉香树越来越多,很难卖得起价,价钱比种植同样时间的桂花、几里香等大众接受的植物差远了。他表示,市场上大多把沉香苗木定位为低值苗木。

  随着全省沉香树种植面积的扩大,沉香树除了取香和作为庭园树种植的用途外,出路何在?佛山陈村花卉世界副总经理周悦认为,作为一种南方常绿乔木树种,沉香树和近年热炒的黄花梨树、红豆杉一样都是非常好的树种。尽管这些树种生长较快,但要成材需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沉香树最终还是应该回归其绿化的功能。如肇庆在20多年前,在城市干道上栽种的228株黄花梨,20年后的价格高达3000多万元,既为城市创造了财富,也增加了一道城市的人文风景。

  行家指出,在红豆杉被炒卖的背后,种苗和种植技术却没有落到真正的种植者手中

  沉香、檀香、降香黄檀、红豆杉、柚木……这些名贵树木过去只为专业人士所熟悉,最近几年却被炒得妇孺皆知。然而,今年入春后,它们中的一些品种被炒“糊”了:种苗价格开始下滑,其中就包括有植物“大熊猫”之称的红豆杉。

  “入春后,红豆杉价格开始出现低迷,除了特种园艺苗价格坚挺外,其它绿化苗价格直线元一株的红豆杉现在跌至380元也乏人问津。”顺德树苗商陈成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现在这株树干7厘米粗的红豆杉,估计不用300元也可拿下。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一株冠幅1.8米的红豆杉,从2000元被炒至6000元,今年春节前更是被炒至上万元。”陈成感慨道,虽然名贵树木的成品仍炙手可热,但其种苗行情已今非昔比。以被称为植物“大熊猫”的红豆杉为例,如今行情就进入低迷。在广州市北郊的帽峰山下,红豆杉园艺苗商李平介绍,种植名贵树木的收益期虽然比以前大大缩短,但毕竟不可能在三五年内收回投资成本。如今名贵树木种植热,有部分原因是种苗商、经销商背后的推手在起作用。“无非是你买我的种苗,他人再买你的。几经转手,导致种苗价格一路飞涨,而种苗和种植技术却没有落到真正的种植者手中,一旦这个链条断了,飞涨的价格便跌了下来。”李平总结说。

  2007年10月,全国珍贵树种发展论坛在肇庆举行。此后,南粤大地掀起了种植名贵树木热潮。来自江浙、福建、四川的种苗商、经销商盯上了这一商机,纷纷做起了名贵树木种苗的经销生意。有些干脆自己育种育苗,然后运到广东销售。

  “问题就出在这里。”李平以红豆杉为例解释,适宜广东种植的种苗,是南岭山脉以南的本地种南方红豆杉(左图,李维宁摄),而一些外省种苗商在其本地所育的种苗,来到广东后并不适应气候和贫瘠的山地。一些经销商为降低长途运输成本,还不惜将树头泥球弄得很小,造成树头根系损伤,有些经销商甚至用长途大客车底部的密封行李箱托运,苗木经密封的行李箱闷热挤压再几经转运,不仅树头失水率高,而且泥球松散脱落,运到目的地后成活率极低。

  “买到这种种苗,就会出现种不活或长不大的现象,这使种植者失去信心。”李平记得,有位清远种植户黎先生,几年前种下几十亩的红豆杉,上个月终于没了耐性,弃下满地病恹恹的红豆杉改去养鱼了。

  也并非所有的红豆杉苗都跌价。李平分析说,造成如今红豆杉市场低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产销未直接见面。炒家们在中间炒得热闹,但两头的状况却是:大量的名贵优良种苗困在种苗基地无人知,真正的种植者又买不到,而且“种植者不一定都完全懂得栽培种植技术,这也是一些种植者失去信心的重要因素”。

  投资市场总是有炒的成分,无炒不成市。但炒过头了,总要回归正常。红豆杉、沉香树的苗木价格大起大落,只不过是无数炒作的一例。

  俗话说,“十年树木”。名贵木材之所以贵,既有自身的稀缺性,也有其成长的“时间价值”。而炒作起来的泡沫,并不在此,而在于商家拼命夸大名贵树木的价值,甚至不惜欺骗,把沉香树结香的可能性说成百分百。

  一株冠幅1.8米的红豆杉,从2000元被炒至6000元,今年春节前更是疯狂了一把,被炒至上万元。此等情景,与这两年的“姜你军”、“蒜你狠”、“豆你玩”之类的炒作,其炒作的逻辑大体相似,无非是“游资”在其中兴风作浪。

  资本是逐利的本性。它们总在市场上追逐赚钱的机会。当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没有多少获利空间的时候,它们便转向物资,并借助种种似是而非的概念,玩转了商业的链条,玩起了“击鼓传花”游戏。当“游资”赚得盆满钵满开溜时,来不及撤离的投资客被人“揾笨”,市场上变得一地鸡毛,萧条零落、伤残满目。

  或许,名贵苗木价格从高处跌落,跌坏了投资信心。但当市场理性回归的时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未必不是重新开始的好时机。

  一波刚平,一波又将起。只要游资四处闯荡,便会有人制造出种种发财的神话和骗人的鬼话。下一个被炒的对手是什么呢,或许已潜伏待出。但无论如何,请投资人睁大自己的双眼,不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