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疫情之下世界贫富差距正在拉大

疫情之下世界贫富差距正在拉大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5月19日

  2020年7月23日,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报告,特斯拉净利润同比增长550%,股价也持续上涨。

  在媒体的聚光灯下,马斯克的火箭升空、探月车正在研发、neurolink脑控技术已经可以操控音乐、特斯拉汽车正在从世界各个工厂中源源不断地产出,再送到不同中产阶级的停车库里。

  他被媒体称为人类之光的同时,一则灰暗而不受关注的新闻,却照向了更加深邃的真相

  5月11日,马斯克为了企业利润,强行违反新型冠状病毒卫生令而重新开放了其弗里蒙特电动汽车工厂,并在推特上宣称:“要抓就抓我”。

  结果,不出意料地在7月15号,该特斯拉工厂就有超过130名工人被检测出COVID-19阳性,人类之光的科技工厂,爆发了本可以避免的疫情。

  关于特斯拉工厂疫情爆发的事情,马斯克本人并未做出任何回应,当地县政府卫生署也未作出任何回应

  在南美,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预计失业率将从去年的8.1%增至13.5%,贫困率剧增,将有4500万人沦落为新赤贫阶层。

  在东南亚,掘墓人已经成了风口工作,印度尼西亚的Pondok Ranggon公墓,已经有了大约50名掘墓人,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5小时。

  他们每天要为逝者挖出20个坟墓,插上白色木棍,注明死者名字,出生日期,死亡日期。

  据路透社报道,印度自3月开始全国封锁,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停运,印度有1亿多名农民工,他们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佣人、建筑工人、清洁工、小贩、司机、厨师、保安农民工的收入各不相同。

  但在印度政府强硬的新冠政策之下,穷人开始了自己的生命博弈,1是感染新冠病毒,2是隔离在家活活饿死,3是走路回家累死。注意,公共交通停运,他们得走路回家。

  于是,留下的家庭,选择借高利贷,背负更高的债务,或者签订卖身契,被雇主剥削,这种形式在人权组织口中成为“印度的现代奴隶制”。

  一位叫做Lalitha的女士,在五年前,她怀揣着12000卢比(1500美元)到孟买奋斗,五年后,她在疫情之下徒步返回了安得拉邦故乡。

  不计算通货膨胀的话,经过五年的奋斗后,她现在的银行存款里只有7,500卢比(100美元)。

  报告统计显示,中国家庭税前年收入在五万及以下的家庭中,有53.5%的家庭财富在疫情之下减少了。

  据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显示,截至7月28日,全球总确诊人数已经达到了1649万人。

  因为新冠病毒的感染能力实在太强了,超过SARS,平均一个感染者,就大约可以感染1.5-4.5人。

  据2020年5月的人类发展报告办公室统计,新冠肺炎,其每日杀死的人数,已经超过了4000人。

  在新冠肺炎的阴影之下,据人类发展组织2020年第一季度的研究,人类发展指数达到了-0.02。

  要知道的是,在2003年非典、2008年金融危机、2009年猪流感,都未曾让发展指数小于0。

  而人类发展指数是用来衡量一个文明、国家的人民寿命、教育、收入的一个指标。

  在英国,据英国统计局(ONS)5月的调查报告显示,英国贫困地区居民的新冠致死率是富裕地区的两倍。

  根据美国今日新闻的一项调查显示,平均年收入低于35000美元的家庭中,每一万人中有117.4例感染者。

  而平均收入高于75000美元的家庭中,每10000人中只有51.8例感染者。

  二、生活方面,穷人出行大多依赖公共交通,人员流动复杂,穷人居住的地方,通常人口也较为密集,感染风险更大。

  购买洗手液要不要花钱?拥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用水龙头洗手要不要花钱?能够宅在家中,把食物囤满冰箱、点上外卖,要不要花钱?

  在英国财富排行榜前20%的群体中,有过半的家庭因为疫情,减少了生活支出。

  但诡异的是,在英国,只有30%的穷人成功节省支出,更有27%的人表示,疫情加剧了他们的日常开销。

  我们知道的是,在疫情之下,口罩、疫苗、线上教育、线上办公等等成为了风口行业。

  但你可能有所不知,在疫情之下,末日地堡、私人小岛、游艇租赁,也成为了隐匿的风口。

  早在1960年代,美苏冷战时期,成百上千的美国富人就开始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末日地堡”,用于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但在疫情期间,一个叫做RISING S的公司,靠着帮富人建造防疫地堡,迅速敛财。

  根据一位从事私人岛屿出售与租赁的CEO, Chris Krolow表示:“对于想远离疫情的人们(富人们),一座与世隔绝的私人小岛,可能是地球最安全的地方。”

  另一处很热门的岛屿也是位于加勒比海,巴哈马的蓝岛(Blue Island),这座面积为2平方公里的小岛,售价7000万美元。

  但钱可以给富人带来细心的私人医生、更快速的核酸检测、提前批的疫苗,可以自我隔离的别墅、地堡、游艇、小岛。

  于是,在新冠疫情的放大下,世界贫富的鸿沟,正在越来越大

  世界银行警告说,该病毒今年可能使4000万至6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预计全球人均收入将下降4%。

  国际劳工组织(ILO)在4月估计,在未来几个月内,一半的劳动者可能会失业,这种病毒可能使全球经济损失10万亿美元。

  全球还有数十亿人没有互联网,他们在疫情隔离之中也失去了和亲朋好友交流、上网课的权利。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因为疫情红利,人们都得居家购物,身家增长了1500亿元人民币,蝉联世界首富。

  扎克伯格也踩了一波红利,人们使用facebook的频率大大增加,让扎克伯格的财富在此期间增长了250亿美元。

  也同样有报告显示,在同时期内,福布斯榜单上600多位亿万富豪,他们的总资产猛增了4340亿美元,有很大一部分是科技巨头。

  比如说你会发现,很多新闻上有头有脸的富豪们,他们多是通过科技、互联网在疫情中迅速赚钱。

  据《纽约时报》报告,显示由于疫情的影响,电影院、餐厅等公共场合的关闭,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会花费更多时间在网络上。

  此数据为1月15日到3月24日期间,在疫情期间,主流应用网站的网络流量呈增长趋势。

  根据纽约时报(NY TIMES)分析数据显示,疫情的扩散迫使人们改变网络使用习惯,使用网络去完成工作和娱乐消遣已成为人们的日常。

  看直播的twitch,看短视频的抖音tiktok,都蹭上了疫情快车,但报道体育赛事的ESPN,就相应下降了。

  在中国,可能你也发现了,你每天花在屏幕上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今年6月,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调查显示,有34.2%的受访者每天使用手机在5小时以上,有89.9%的受访者认为有必要在使用手机方面养成自律的意识和习惯。

  也就是说,你在不间断地将时间注入给这些互联网公司,推动这些科技富豪的财富水涨船高。

  一方面,旧时代的“工厂主”们,机动车、家具、橡胶、材料、机械等领域,在疫情之下损兵折将。

  这些传统工业的剥削方式,在疫情的放大下,愈发拙劣,没等疫情缓和就强行复工,在美洲屡见不鲜。

  也被许多经济学家批判,比如美国的左翼经济学家理查德·大卫·沃尔夫是这么说的

  但另一边,新时代的科技巨头们,他们的新剥削工具更为先进隐蔽,叫做“福报”、“居家办公”以及“996”。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