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梧桐山沉香树惨遭盗伐续“淡定哥”回应了(组图

梧桐山沉香树惨遭盗伐续“淡定哥”回应了(组图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5月20日

  10月25日讯 (晶报记者 吴建升/文、图)本月11日与12日,晶报《梧桐山“植物钻石”沉香树惨遭盗伐》和《梧桐山管理处,读者叫你“淡定哥”》两文,连续报道了梧桐山沉香树被盗伐事件。日前,市城管局、市森林公安分局及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分别就此作出回应。

  管理处: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沉香树盗伐现象比较集中在每年春季发生,秋冬季节盗伐现象较为少见。我们根据这一特点在春季会集中力量加大打击力度。梧桐山上沉香树分布范围广、呈零星分布,大多分布在深山密林、人迹罕至的地方,且梧桐山风景区管辖范围较大(31.82平方公里),工作人员有限,这给珍稀树种的保护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同时,盗伐沉香树的人员多为无业人员,流动性强,深夜行动,没有作案规律,现场抓获难度很大。

  管理处:由于管理站巡防员属于劳务工,专业知识较为欠缺,无法准确回答记者提出的一些问题。另外,这些巡防员大多朴实、踏实,平日整日在山中巡查,只知道埋头苦干,不善言辞,并非有意刻意回避。我们也已经要求管理站对巡防员进行教育,要求无论是市民群众还是新闻媒体反映问题,都要详细记录,及时报告管理处,同时予以热情的接待。

  最后,感谢市民群众对梧桐山的热爱和对自然生态资源保护的热情,并感谢晶报对我们工作的监督。我们将一如既往下大力气,不遗余力地致力于梧桐山自然生态资源的保护和管理,充分尽到景区管理者的职责。

  管理处:今后我们将会继续加大保护和打击的力度,特别是在盗伐现象集中的春季,尽可能增派人手,对沉香树相对集中的重点区域进行24小时值守;联合森林公安分局不定期的蹲守伏击,力争现场抓获犯罪分子,并严格依法惩处。

  为了更加准确地掌握梧桐山风景区范围内存在的古树名木的数量、分布、年龄、生长状况等,我处将组织专业人员在现有记录的基础上,展开实地调查,力求更加翔实的记录植物信息,健全古树名木档案,以利于资源保护,并为森林公安针对盗伐古树名木违法犯罪行为开展的打击和侦察工作提供准确可靠的信息和数据。

  市城管局回应称:近日,媒体做了梧桐山沉香树惨遭盗伐的报道,引起了市城管局的高度重视,已责成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和森林公安分局要举一反三,加强管理和加大打击盗砍盗伐力度,切实保护好野生动植物资源。

  据市森林公安分局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我市森林公安机关针对沉香树盗伐案件开展了以打击盗伐团伙为突破口,切断“土沉香”的销赃渠道及犯罪链条的专项整治行动,并先后于2010年破获了“3·15”特别重大采伐、加工和走私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土沉香案件,2011年破获了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督办的“3·3”特别重大非法采伐、运输、出售和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土沉香案件,打掉盗伐团伙3个,有力地保护了我市森林资源的安全。

  对于梧桐山风景区又发现沉香树遭到盗伐的情况,这位负责人表示,森林公安分局按照市城市管理局、市公安局的部署,结合“闪电”、“猎鹰”行动的开展,已组成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力争快速破案。行动中,森林公安分局曾建金局长将亲自挂帅,对该批盗伐树木展开立案侦查。

  这位负责人还称,下一步,森林公安分局将联合梧桐山管理处对发案地段进行严密监控,并派出2名民警和10名森林巡防队员进行巡查,进一步加强摸底排查力度,不断加大对盗伐国家重点保护的濒危植物的打击力度。通过这些措施,坚决解决和打击一批市民关心的破坏我市野生动植物资源犯罪等突出问题。

  讯“3年来,我在梧桐山发现了不少沉香树,也眼睁睁看着它们被人砍掉,真心疼啊!”平面设计师吕绍武拿着一叠照片给晶报记者看,全是被砍沉香树的照片。

  为了证实他所述的情况,记者于10月7日和9日,两次随其上梧桐山查看,并向森林公安局及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反映了情况。据法律界人士表示,沉香树属国家二级保护濒危珍稀植物,盗伐者最高可判7年有期徒刑。

  有知情人员告诉记者,在梧桐山附近可能流窜着一些沉香树盗砍“专业”人员,这些人员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团伙,作案目标不仅在梧桐山,也包括深圳其它有沉香树生长的区域。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10月7日下午,记者随吕绍武沿着梧桐山北坡的马尾缝,溯小路而上。吕绍武是住在梧桐村的一位年轻画家和设计师,同时对植物研究兴趣浓厚。他告诉记者,沉香木之所以被誉为“植物钻石”,一方面是因为其价格贵过黄金数倍,同时也因为它濒临灭绝,在我国已极少见。梧桐山上没有成林的沉香树,只有少数零星散落在山野间。

  一棵碗口粗的树木横在路上,躯干已开始干枯,吕绍武介绍说,这就是沉香树。吕绍武说,健康的沉香树本身不会产生沉香木,只有当沉香树受到伤害或真菌感染刺激后,才会大量分泌带有浓郁香味的树脂,经多年凝结后才会形成沉香木。“所以盗伐者一般不会把树砍断,只是砍开一个口子,为的就是等树脂溢出来。”

  再往前,记者相继看到数棵粗大的沉香树,被砍成各式惨样。吕绍武介绍,一棵沉香树要长成,大约需要30年,这几棵大树成长时间肯定超过30年。

  在马尾缝,记者至少发现了十几棵被盗砍的沉香成树。而据吕绍武说,他在梧桐山发现的被盗砍沉香树远不止这些。

  10月8日上午9时许,记者致电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反映了马尾缝沉香树被盗砍情况,管理处答复尽快派人查看,记者提出:如果需要,记者可同吕绍武一起为查看人员带路,但未得到回应。

  当天下午4时30分许,在未得到回应的情况下,记者驱车赶到位于莲塘的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该处办公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发现这种情况,应该反映给梧桐山那边的工作站,而不是他们管理处,因为管理处是管理机构,哪能管得了很多具体的事。

  在记者询问调查情况后,该工作人员致电梧桐山工作站,回答是派了两个人上山查看,只发现了极少以前被砍过的。在记者再三要求下,工作人员答应,9日由记者给梧桐山工作站查探人员带路,再上山看一次。

  9日上午10时许,记者和吕绍武一起,带着梧桐山工作站的两个工作人员再上马尾缝。两工作人员不太愿意回答提问,并且走得很快,以至于并没注意到距离小路三五米外的山坡上被盗砍的几棵大沉香树。在吕绍武的提醒下,两工作人员停下并拍了照。

  记者把相关情况向深圳市公安局森林分局作了电话反映,接电的林警官表示,只要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查实盗砍情况并报警,森林分局会立即出动。他告诉记者,近年来森林分局对类似盗砍珍稀植物案件打击力度很大,每年都会抓住数十个盗砍者。但那些盗砍者多是夜间行动,也没什么规律,抓捕起来有一定难度。

  梧桐山工作站张站长也向记者证实,那些盗砍者神出鬼没,行踪飘忽,他们夜里经常去一些点上埋伏,疲于奔命,却效果甚微。

  广东成公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康告诉晶报记者,沉香树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依照我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规定,未经允许擅自采集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的,将处以违法所得10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按刑法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晶报记者 吴建升/文、图

  讯《梧桐山“植物钻石”沉香树惨遭盗伐》昨日见报后,引起了不少热心读者的关注,他们认为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以下简称“管理处”)在接到记者情况反映时表现出的“淡定”,是一种责任心缺失的表现,“完全是一种官僚作风”,而正因为相关部门责任心的缺失,才使得沉香树被盗现象屡禁难绝。

  昨日,记者就事件中的种种蹊跷,向管理处提出6大疑问,管理处表示,12日将给予答复。

  读者李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强烈推荐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为“深圳淡定哥”。“从早上9点多记者报料,到下午4点半,7个多小时,都不给记者回音,表现太淡定了,十足一个淡定哥。”他说,淡定背后是什么?就是对沉香树遭盗砍的无所谓。“沉香树是梧桐山的镇山之宝,作为直接管理者,镇山之宝遭破坏都无所谓,那么请问还有什么对你是有所谓的?”

  读者刘先生则对管理处无声拒绝记者及报料人带路表示强烈质疑:“梧桐山那么大,记者和报料人带路可直奔目标,而管理处的人自行上山,可能会走错路,也可能走对路也找不到目标。”他说,“可管理处为什么不让记者带路呢?是怕记者发现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吗?”

  读者孙小姐说,她看到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指斥记者不该向他们反映情况,而是应该去找区域工作站,还说他们是管理机构,没功夫管那么多事时,她非常吃惊。“记者或是市民并不都了解管理处的组织机构,直接找你们何错之有?再说,沉香树被砍是大事,更应该直接向管理处反映。而工作人员却轻描淡写地让去找管理处下的工作站,简直是一种冷漠,极度的不负责任!”孙小姐说,管理处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种官僚作风,难怪梧桐山风景区沉香树被盗砍会屡屡发生。

  市民陈先生有些激动地告诉记者,沉香树其实就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一些职能部门的职业良心和责任意识。他说,前几年他在仙湖植物园登山道上见过一棵超过百年的沉香树,当时很为深圳自豪,可2008年春天再去时,发现被砍掉一小半,一周后再去时,已只剩下半截子。他很想在网上发帖反映这件事,结果看到有一个网友已发过帖了。

  陈先生给记者发来了一段文字,是当年那位热心网友描述自己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的后果:“我首先拨打110,接电话的小姐告诉我这不属于公安局管,要我转打83245353森林公安分局电话,电话打通后,我将仙湖植物园里一棵百年沉香树被人砍伐的事向他反映,这位警察叔叔不耐烦地说,这事不属他们管,仙湖植物园本身有自己的管理处,要我找管理处去。我感到纳闷,森林公安分局不管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濒危树种被砍伐的事,那还管啥呢?难道就只管些花花鸟事吗?……我再次拨打110,这次接电话的小姐十分温和地跟我上了一次“政治课”:先生,首先感谢你给我们来电,但我们无权管这事,仙湖植物园有管理处,所以他们砍树自然有砍树的理由……言下之意你别多管闲事。”

  陈先生说,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对待记者的态度,其实和当年几个相关部门对待那位热心网友的情形别无二致。

  记者从介入调查梧桐山沉香树遭伐伊始,就很想了解管理处目前对沉香树是何种管护模式,10月8日早上向管理处通报情况时,提出希望就此沟通,当天下午赶到管理处时再次提此要求,均被无声拒绝。请问管理处,对沉香树的管护到底是何模式?

  据记者了解,马尾缝沉香树被盗砍情况,仅是整个梧桐沉香树被盗砍情况之冰山一角。请问管理处,作为直接责任单位,你们了解梧桐沉香树被盗砍的整体情况吗?盗伐人员主要是些什么人?

  贵处梧桐山工作站的张站长告诉记者,他们已将本次发现的沉香树被盗砍情况向上级做了汇报,那么请问将准备如何处理?如果现在没有沉香树的专门护管模式,那么下一步会有举措出台吗?

  10月8日记者向贵处反映情况时,请求与报料人员一起为贵处查探人员带路,贵处为什么不理会,到底顾忌什么呢?

  10月9日,记者及报料人与梧桐山工作站两位工作人员一起上山查看,碰到被砍沉香树,我们请他们判断,他们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中途刻意保持距离,记者几次不得不叫他们转回去查探山坡上的被砍沉香,这是何故呢?

  10月9日上山前,记者与张站长相约,回来时跟他聊聊沉香树保护的一些实践情况,回来时是上午11点,两个跟我们一起上山的队员消失了,张站长也不在,给人感觉是你们从上到下都在回避谈论沉香木的有关情况,到底为什么?晶报记者 吴建升/文、 图来源晶报)


沉香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