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楠沉香 > 便民的“经”怎能念成坑农的“调”

便民的“经”怎能念成坑农的“调”

admin 沉香手串 2021年09月13日

  《大河报》以《瓜还没卖先出五百瓜农直呼“伤不起”》为题,报道了在巩义市瓜果临时便民点卖瓜的瓜农,需要统一购置帐篷、太阳伞,否则就不能在市执法局规划的便民点继续卖瓜。(7月7日《大河报》)

  政府设立瓜果临时便民点的初衷,无疑是既为市民购买瓜果提供方便,又为瓜农果农出售自己的产品提供便利,是典型的惠民举措。既然是惠民举措,作为具体负责相关工作的职能部门,就应该切实让老百姓实实在在感受到其便民惠民的实际内容才是。

  而当瓜农刚刚到“便民点”去卖瓜的时候,没有体味到任何的便民惠民滋味,倒是必须先拿出500元钱,只要不能拿出这个钱,就没有资格在那里卖瓜果。如此说来,要到便民点卖瓜果,是必须先交500元钱的“入场费”了?

  胡说!政府的便民工程,怎么会收取什么乱七八糟的“入场费”?完全是误会,那是相关部门为那些瓜农果农想得太周到了,担心他们卖瓜果的时候,被风吹着被雨淋着被太阳晒着,所以为他们准备了漂亮的帐篷、太阳伞(至于质量如何?暂时不做评价,虽然已有瓜农反映新伞领到的时候就有个洞,但也许那并不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而是产品特色呢!)想想看,在漂亮、统一的帐篷与太阳伞下卖瓜卖果,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太阳晒不着,多么惬意!在城市有如此整齐划一又漂漂亮亮的小摊,又是多么的“形象”!

  问题是,城市形象的维护一定要给瓜果摊临时卖一点瓜果的农民配上价格昂贵的帐篷与太阳伞?考虑了农民的意愿吗?他们承受得起吗?便民举措,怎能如此带强制性地节外生枝,增加农民的负担?

  即便城市形象高于农民利益,必须让到城市里来卖一点瓜果的农民付出些成本,不能白白享受“便民点”这一免费午餐,那么在《致瓜农的一封信》中为什么没向他们公开提及需要统一帐篷和太阳伞的要求,并向他们说明理由,而是只作为单位内部的文件?既然只是内部文件,又怎能明目张胆地做?既然给它取了一个“押金”的美名,在收取的时候为什么又没有写清楚?

  还有蹊跷的,便民点的帐篷与太阳伞怎么又蹦出个通讯公司?既然是通讯公司提供的帐篷与太阳伞,而且上面印了广告,这就清清楚楚说明,帐篷与太阳伞,都是通讯公司的广告宣传品。真是奇了怪了,政府便民点,企业来打广告,这本来是完全可以的。但却让瓜农果农来为企业的广告宣传支付广告费!这真是太具“创意”了!而且作为“押金”,要想退回的条件是那广告宣传品“完好无损”。无疑,能够做到从而领回自己所交“押金”,唯有如网友所说,千万不要打开用,只当神供奉在那儿做“护身符”。否则,怎能做到“完好无损”?

  本来是便民惠民的好经,结果被职能部门念成了坑农的调,原因是不言而喻的。但,这样的事又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其危害性同样不言而喻。因此,如今显然需要更有权威的部门来对此做法说不。


沉香手串